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节
    thu oct 08 22:00:00 cst 2015

    这是她打从到老家以来第一次正眼面对杜讪,杜讪却迟疑了,不明白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因为连木木本身看起来都很迷惑的样子。

    这时,大门口毫无预警迎来猛烈撞击!吓得两人同时转向门口!

    ”奶奶呢?”

    黄子建喘着气,一下子便撞见那只直挺挺躺在客厅的棺木,整个人被冻结一样,只有脸上神情从惊讶,转为不敢置信,又变成彻骨的心痛。

    他还是赶来了啊!木木才这么想,身边杜讪早已一个箭步冲过去,抡起他衣领,用力将他往墙上撞!

    ”你现在来干什么?你来干什么?奶奶昨天半夜过世的!王大伯来了,林叔来了,卖鱼的青娥嫂也来了,连冯懿的爸……奶奶曾经为了你跟他大吵一架的冯懿的爸,他都来了!可是你呢?”

    木木诧异地站起身,她没见过杜讪暴怒的可怕样子。黄子建眼底没有杜讪的人,也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他牢牢望住棺木中奶奶的脸,喃喃自语:

    ”死了……?”

    这句话更燃起杜讪满腔怒火,他朝他脸上挥上一拳!又一拳!黄子建很快被打倒在地,椅子也被撞翻。

    ”你满意了吗?你舍弃老家、舍弃奶奶,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啊?混账!”

    杜讪又抓住他衣服,疯狂摇晃形同行尸走肉的黄子建,骂着,哽咽着。原本想上前阻止的木木最后选择留在原地,默默看着他们两兄弟大闹灵堂。

    后来幸亏杜讪的父母回来,见状,连忙将两人分开,杜讪母亲还死命拉住他手臂,深怕他继续动手,一面斥责:

    ”在灵堂打成这样,象话吗?不能让奶奶好好地走吗?”

    杜讪不管,净是狠狠怒瞪着黄子建。黄子建站在棺木旁,伤心欲绝地凝视奶奶良久,才慢慢转向杜讪,扯出苦苦的笑:

    ”为了什么……?叫我怎么回答……”

    杜讪对他的恨意还在瞳底燃烧,烧出了过烫的热意,溢满眼眶。

    ”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杜讪的话,似乎比刚刚的拳头还令他心痛,他绝望地踉跄一步,杜讪父亲拍拍他肩膀,蔼然地说:

    ”好了,回来就好,好好跟奶奶告别吧!”

    没想到黄子建却推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奔出门外。

    ”咦?”

    冯懿从外头正要回家,远远望见神似黄子建的人影从堤防跑下沙滩。

    他回老家来了?冯懿快步追上,可是无法太快,微跛的左脚拉下不少速度,因此才跑到一半,便看着黄子建毫不犹豫地往海里跳。

    她知道黄子建从前就有个习惯,只要情绪大起大落的时候便会去海里游泳。

    想必他已经看过奶奶了。既然没有好好待在家里,难道被长辈教训了吗?或者跟杜讪起冲突?

    她站在岸边,胡乱设想各种可能性,不过,浪一阵一阵打来,甚至弄湿她的鞋,都还没见到黄子建浮上来的身影。

    ”黄子建!黄子建!”

    不祥的预感。冯懿着急地搜寻海面,今天风大,那些白色浪花比往常要可怕许多。太久了,他下去太久了……

    冯懿决定朝海中跑,当海水淹至腰际,她伏下身开始划水,偶尔比较大的浪打上来,几乎淹过她头顶,她咳了几声,继续奋力和潮流搏斗。

    ”黄子建!咳咳……黄子建!”

    眼看迎面又是一道长浪,她下意识闭气,接着整个人被强劲的水花压入水面下…

    有只手实时揽住她!她不用睁开眼睛,也知道那是黄子建。

    他半拖半拉地将她带上岸,浑身湿透的两人一起跌坐在沙滩。

    ”你到底在干什么?很危险耶!”等到能够顺利呼吸了,黄子建向她发脾气。

    冯懿不亏是冯懿,纵然是在危急时刻,还能极力保持冷静。她苍白着脸,颤着声音说

    ”我看到你跳下去,一直没有上来……”

    ”那你也不能跟着一起跳!你是好学生,老师没有教过你吗?”他这脾气发得有点无理取闹。

    ”我没有想太多。”

    ”你应该要想的!更何况你的脚……”

    犹如触碰到不能碰的痛处,黄子建倏然住嘴。冯懿等不到他继续说,动手抹去脸上的水滴:

    ”该好好想的人是你。已经走掉一个奶奶还不够吗?”

    这句话很有效地叫他噤声,黄子建负气瞪住沙滩上被他们脚步狼狈拖行过的痕迹。

    他安份了,冯懿才审视他脸上瘀伤,问道:

    ”跟杜讪打架?”

    ”……都是他打的,我没动手。”

    他顿一顿,想到该问的事:

    ”你为什么会回来?”

    ”我已经回来三天了,店里忙了好几个月都没休息,这次给自己放久一点的长假。黄子建,到我家擦药吧!”

    ”你回去就好,我想一个人。”

    冯懿无视他的冷淡,反而伸出手,轻轻握住他的,无比坚定:

    ”别再一个人了。”

    他倒吸一口气,面对她纤细的手深蹙眉宇。他觉得他还在那片海溺着水,奶奶走了,他的救赎也跟着化为乌有。冯懿的手一如汪洋中的浮木,他反握住她,感受到冰透的温度。

    ”很冷吧?”

    ”现在十二月。”

    黄子建抱住她,要帮她取暖般,安静搂着。海风扫过他们**的身体,是冷得发抖,不过彼此的体温是炙热的,他们就这样维持了几分钟,黄子建才将脸埋入她小小的肩窝。

    ”我已经是一个人了……”

    黄子建并没有在外面流浪太久,杜讪和木木一起出门找人,终于在海边找到他和冯懿。

    在寒冷的海边喧泄过情绪,黄子建冷静不少,寡言,但总是安份地回去那个家,和大家一起吃晚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