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节
    thu oct 08 20:00:00 cst 2015

    可是那个总是活力十足的奶奶,无论在这个家的哪一个角落,已经怎么找都找不到了。

    杜讪退到外头,想到后院养的鸡饿了一整天了,于心不忍。他找出饲料,才刚走进鸡圈,那些鸡拍着翅膀蜂涌过来,围着他咯咯叫个不停。

    他不是很认真地朝地上撒出几把饲料,然后观看牠们挤成一团抢食物。

    ”杜讪。”

    听见冯懿的声音,他才注意到她来了,她右手提着一个闷烧锅。

    ”我带海鲜粥来。我妈说,你们可能会忙到忘记吃午饭,一起来吃吧!”

    他抱歉地扯开一点笑容:”我其实还不饿。”

    冯懿并不勉强,她弯身将闷烧锅搁在地上,探头朝简易的鸡圈瞧:

    ”在喂鸡?”

    ”嗯,也不能一直让牠们饿下去。”

    他跟着回头看,把饲料罐放回原处,转开接在墙上的水龙头冲洗双手。洗完,发现冯懿还沉静地注视他。

    ”他没有回来?”

    轻描淡写的问法像微风,稍不注意就会错过。

    起初,杜讪不太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后来才四两拨千斤:”没有,他……很忙。”

    冯懿点点头,稍微抬高下巴,打量起这幢历史悠久的平房,又因为屋瓦所反射的太阳光而瞇起眼:

    ”在这个地方盖起一栋海边所有人都知道的大房子,你能想象吗?”

    冯懿说话不会没头没脑,杜讪困惑地等她说下去。她告诉他关于那栋黄子建将希望全寄予上去的房子,然后补上一句:

    ”他那个人一向很幼稚,为了一栋房子不回来,的确很像他会做的事。”

    杜讪低下头,又蹲下去,一时的百感交集使他找不到适当的词语。冯懿来到他身边,跟着蹲下,柔声说道:

    ”幸好你在。奶奶生前你就守在她身边,现在还是在这里。你奶奶……并不是一个人喔!”

    温柔的力量,他一向无法招架,杜讪的头垂得更低,他一只手紧抓头发,背部微微抽搐着。

    ”但是最重要的时候我不在……她昏倒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我还宁愿在这里的是子建,那样奶奶一定会比较高兴,天知道她想他想疯了,她想疯了……”

    ”杜讪。”

    见他激动起来,冯懿伸手抚抚他的背,一次又一次,然后在他比较冷静的时候,像要分享什么秘密般地轻轻说:

    ”不一定哪!你奶奶告诉过我,她最不放心的是子建,最让她感到骄傲的,则是你。”

    大彻大悟的悲哀一如洪流,将好多奶奶昔日身影的记忆冲刷而来!他再也抵挡不住,狠狠痛哭。

    人们哭泣的时候,应该说什么好呢?节哀顺变?这一点感情也没有。不要太难过?听起来像废话。我会一直陪着你,又显得矫情了。

    木木在脑海里一一过滤掉不中意的安慰话,直到她停下脚步,这才明了

    原来什么话也不用说,只要一起拥抱悲伤就好了。

    她望着在院落的杜讪和冯懿。那,如果伤心的人是她自己的话,又该怎么办……?

    奶奶人缘好,来访的左邻右舍络绎不绝,嘴上反复感叹着”怎么那么突然,她身体明明很硬朗”,而且通常都是红着眼眶离开。

    杜讪将木木介绍给父母认识,儿子女朋友令他们很满意,若是在平时,肯定会高高兴兴地一起吃个饭,可是现在时间点不对,喜悦之情很快就被愁云惨雾吞没。

    木木不知算是世故还是识大体,主动帮忙许多事,招呼客人、联络葬仪社等等,这更讨杜讪父母的喜欢。她亲切地跟四周人应对进退,独独就是没跟杜讪说过一句话。

    杜讪的母亲总算想起大家都还没吃午餐,出声提议:”对了,我们到外面随便吃一吃再回来好了。”

    ”啊!”

    杜讪跟着站起来,拎出冯懿带来的闷烧锅:

    ”伯母做了海鲜粥给我们。”

    ”我拿进去处理吧!”

    木木轻快上前拿走他手上的闷烧锅,直接绕进厨房,还是没有跟他对上视线。

    海鲜粥是冯懿母亲的拿手菜,锅盖一打开,鲜甜的香气四溢。她找出汤勺和汤碗,一勺又一勺将米粥捞起,平均分配到每个碗中。

    机械式的动作重复几次,速度也放缓下来,最后她只是对着白花花的蒸汽出神。

    ”木木。”

    杜讪不知何时来到厨房门口,她听见了,却没有回头。

    ”刚刚在院子……”

    说到一半,杜讪的母亲越过他,也走进厨房,笑说:”我也一起来,不好意思让客人这么忙。”

    ”没关系,这个很简单。”

    木木乖巧回话,两人并肩站在桌前忙,被晾在门口的杜讪不得不再把话咽回去。

    吃饱饭后,杜讪爸妈出门去了,不知要办什么事。杜讪来到客厅,发现木木就坐在棺木前的一张椅子,安静注视奶奶的脸。

    ”木木?”

    她动也没动,半晌后,淡淡地说:

    ”我啊……对生离死别的事真的很没辄,遇到这种场合,就完全不晓得应该做出什么表情、说出什么话,脑筋一片空白。平常,我可以看场合说出漂亮又得体的话,可是再漂亮再得体,在难过的时刻根本就派不上用场。我明明也很喜欢奶奶,现在却没办法跟你们一样伤心,更别说要为她流一滴眼泪了……说到底,我这个人挺冷漠的吧!”

    杜讪在她身边坐下,贴心按住她的手:”不用勉强啊!你今天来这一趟,我想奶奶一定很高兴。”

    ”我其实是不放心你,希望在非常时刻能够待在你身边,会安心一点。我这个人……好像把所有的感情都放在你身上了,今天才突然发现,如果把你从我的生命中抽离,那我会剩下什么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