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节
    thu oct 08 18:00:00 cst 2015

    挂了电话之后,她卯起来赶工作,用杜讪的笨问题不停反问自己,在他这么难熬的时刻,为什么她不在他身边呢?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杜讪联络上在沿海的父母,他们的班机半夜就会抵达。他来到医院的交谊厅,拿出手机,不知是第几次拨打黄子建的电话。他焦急地来回踱步,当电话另一头跳入语音留言,杜讪不死心,又再重拨一次,等了好几声铃响,终于有人接听了。

    ”喂?杜讪,我现在不方便讲电话,有工作……”

    ”奶奶中风了!

    他硬是打断他,万般着急:

    ”现在在加护病房,医生说情况不乐观,子建,你快来……”

    ”……我晚一点再过去。”

    ”晚一点?什么时候?”

    ”我等一下有一个很重要的试镜,那个角色非拿到不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总之如果一结束,我……”

    ”你现在马上过来!那个该死的试镜有比奶奶重要吗?”

    杜讪失了控,愤怒大吼,吓到旁边路过的护士

    ”对我来说,比生命还重要。”

    不含情绪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

    杜讪怔怔然静止所有动作,只有拦挡不住的泪光自眼眶淌落。很痛很痛的感觉,像利刃,切割他的记忆!现在正在跟他讲电话的人真的是一起长大的子建吗?大家都说子建变了,只有杜讪还相信他仍然是他的好兄弟。

    ”你不来,再也见不到了怎么办……?子建,算我求你,奶奶最疼你,你快过来……”

    杜讪无助按着额头,巴不得这一刻用拖的也要把他拖过来:

    ”别再让自己后悔了……”

    杜讪的心情,黄子建不是不懂,尽管如此,在注视屏幕来电显示几秒钟后,他毅然按掉”结束通话”的按键。

    站在窗边天人交战着,他想着试镜,也想着奶奶,两边都无法放弃的煎熬令他闭上眼。

    ”子建,快过来。”

    经纪人在门口朝他招手,他快步跟上,沿路听着经纪人耳提面命。这次来参加试镜的艺人不少,其中不乏所谓的a咖演员,每个都势在必得的样子。如果黄子建能够拿下这个角色,别说知名度大开,片酬翻涨,接演这名导演的戏,就连将来被提名金马奖都颇有希望。

    不用说别人说,黄子建早就非常清楚,他最关心的是拿到这次片酬以后,房子的建筑基金就够了,随时都可以开始动工。当初他舍弃一切,为的就是这一天,他要让当初看不起他和奶奶的人亲眼见证,他可以让奶奶享尽荣华富贵。

    ”我不会让给别人的。”

    然而当晚的试镜,除了导演难搞,几个大牌的前辈演员占用掉不少时间,一拖再拖的结果,直到中场休息,都还没有轮到黄子建。

    微寒的十二月天空,直到木木上了火车才开始飘雨。她为自己庆幸了一下,找好座位,然后拨手机给杜讪,杜讪没接,于是留讯息告诉他,她刚顺利向游乐园的主管做完草案简报,现在要过去找他了。

    接着还想打上一些安慰的话,不过反复删掉几个字以后,她发现自己在安慰别人的字句上相当词穷,最后只好作罢,转为看看窗外雨景。

    细细水流好几次切划过她在玻璃上的倒影,忐忑不安的表情清晰可见。她别开头,深呼吸,试着改变紧绷心情,这样杜讪才不会见到这张苦瓜脸。

    一整个晚上都没接到杜讪消息,也许奶奶是撑过来了。都拖这么久,应该就不算是病危了吧?她擅自为”病危”下定义,然后开始设想最有可能的结果。

    最坏的是,她是说”最坏”,万一奶奶变成植物人,她可以想办法将奶奶转到大理的医院,请个细心的看护;如果奶奶只是行动不便,没办法自理生活,那更有理由把她接来大理就近照顾,当然还是要请个细心的看护……总之,只要是钱可以解决的事,都不是问题。

    她还在鬼打墙似地盘算着,手机作响。一见是杜讪来电,木木开心接起电话:

    ”杜讪,看到我的讯息了吗?奶奶还好吗?咦……?什、什么时候?这样啊……那,不用来车站接我,我坐出租车去你家,嗯。”

    她慢吞吞将手机收进包包,发呆一会儿,倒向椅背,再度面对清冷的雨景。

    ”我果然不是安慰人的料哪……”

    这雨,淅沥沥,淅沥沥。或许比她更懂得体贴人的心情吧!

    大理的雨势愈来愈大,经纪人见黄子建老倚着窗边站立,挺烦躁的样子,顺口要他放轻松:

    ”等一下就轮到你了,你放心,听说前几位的试镜者导演都不满意,我们的希望很大喔!”

    ”……你后悔过吗?”

    ”啊?什么?”

    不知道他是对着外头的雨说话,或是对着摸不着头绪的经纪人。经纪人以为他指的是工作,以振奋的音调为他打气:

    ”不用怕什么后不后悔,全力以赴,尽力而为就对了。”

    ”嗯……也是呢……”

    忽然,下一秒还心事重重的黄子建,掉头跑走了!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连让经纪人出声喊他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眼睁睁看他离开门口,离开试镜会场,离开所有的机会。

    杜讪的爸妈和一些亲戚昨晚都来到老家,经过一天的沉淀,伤心情绪的高峰期也过去,他们开始商谈后事应该怎么办理。

    灵堂就设在客厅,奶奶的遗体平稳躺在方正坚固的棺木中,还没封棺,才刚从外面进来的杜讪看得见她宛如熟睡的面容。

    屋内正在认真谈事情的长辈们没注意到他,他就站在门口静静地看,一种奇怪的违和感袭上心头。医生宣告奶奶某一个时间点,死了,但为什么现在的她看起来好像上前摇摇她,就会再清醒过来一样。如果奶奶没有死,肯定不会安份睡觉呢!家里客人这么多,她会忙进忙出地准备水果、茶水,或是炒一盘拿手好菜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