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节
    thu oct 08 16:00:00 cst 2015

    ”冯懿,木木可以一起来吗?”

    冯懿和木木同时露出费解的表情互看一眼,而杜讪慎重其事地接下去:

    ”一直没机会跟你说,她是我女朋友,所以,我想带她一起去。”

    木木睁大双眸,没看杜讪,也没看冯懿,更不管直嚷着不敢相信的拉拉。她只是呆着,飘忽得不知身处何处,不过不要紧,手还牢牢让杜讪握在掌心。

    后来冯懿有什么反应,木木完全没印象了,等她终于回神,自己正和杜讪一前一后地走在外面街道。

    ”你要买哪里的饮料?”

    四下寻找饮料店的杜讪打住,回头问,发现她留在有几步距离的后方。

    ”怎么了?”

    她凝视他关心的脸孔和宽大的背,想对他笑一笑,却只觉得眼眶湿热。

    ”木木?”

    ”我突然……好想抱你。”

    ”咦?”他心中一惊,以为她真的打算在人来人往的街上飞扑过来。

    ”不过,同时又好想一直站在这里,看着你。”

    他迟疑一下,为了她既矛盾又可爱的想法失笑:”你到底怎么了?胡言乱语的。

    ”我很好啊!”木木澜漫地笑:”大概是太幸福了吧!”

    杜讪留在原地望了她一会儿,启步朝她走去,重新牵起她的手:

    ”我带你走,你就边走边看吧!”

    木木呵呵笑几声,调皮追问:”可是我还想抱你,又该怎么办?”

    他怔住,拿她没辄:”什么怎么办?”

    ”你不能只解决想看你的问题而已,我告诉你,我现在真的愈来愈想抱你了,怎么办?怎么办?”

    杜讪为难地愈走愈快,她也淘气跟上,像个要糖的孩子追问不停。蓦然间,杜讪毫无预警停住脚,原以为会撞上他手臂,下一秒却陷入杜讪怀里。

    她顿时反应不过来,不同于上回在广场那个拥抱,这次杜讪以轻柔的力道搂着她,在一分钟的静默过后,他的手掌又悄悄揽住她的头,在她发间低语。

    ”这样总行了吧?”

    木木没有回答,她将说不出的欢喜深深藏入他怀里。

    很多时候,她常常觉得自己会死掉,当幸福的感受满溢到心脏无法负荷的时候。她不怕死,她害怕的是,如果自己真的死了,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像她这么爱杜讪了。

    刚进入初冬的时序,杜讪和木木的企划案不仅通过公司内部审核,成为争取游乐园开幕广告代言的案子之一,后来还击败其他公司所提出的案子,获得游乐园上层主管的青睐。

    杜讪的主任高兴极了,自掏腰包请大家去餐厅大吃一顿,然后宣布全体企划部员工全力投入这个广告企划案,直到游乐园的开幕活动结束。

    有了其他同事一起加入这项工作,原本不是很有信心的杜讪也渐入佳境,开始用心去策划该怎么让案子更臻完美。至于他和木木的恋情在每天的朝夕相处下,成为同事们心照不宣的公开秘密。

    冯懿的”六个脚印”花店生意蒸蒸日上,黄子建的新戏杀青,偶尔可以见到他到杜讪公司商谈代言的事,另外听说他有可能会接拍一位名导演的电影男主角,如果报导属实,那么他的身价将翻涨好几倍。

    当他们的人生正顺顺遂遂地前进,从老家却传来不好的消息。

    村子的里长在上班时间打电话给杜讪,说奶奶中风,现在在医院急救。措手不及的杜讪在电话中不断说奶奶从没中风过,怎么才一次就这么严重。

    没人知道奶奶什么时候在家中客厅昏倒,下午邻居拿着刚捞上的鲜鱼要送给她才发现,送到医院时脑出血的状况严重,情况并不乐观。

    杜讪赶忙向主任告假,木木顺势说她也要一起去,不料当场被主任挡下来。

    ”这个案子的负责人可是你们两位喔!两个都跑掉的话,说得过去吗?而且人家明天下班前就要看到整体草案了耶!”

    她气急败坏想再反驳,杜讪先一步央求她让步:

    ”我自己回去没关系,奶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公司这里就麻烦你,有你在,我比较放心,拜托。”

    木木不情不愿地吞忍下来,然后对杜讪承诺:”不用担心案子,我说什么也会在期限内赶出草案,然后马上去找你。”

    ”嗯!我到医院就打电话给你。”

    杜讪草草收拾好东西,直接到车站乘车回去。重要时刻没能陪在他身边,木木失魂落魄地跌回座位,一方面担忧奶奶病情,一方面祈祷杜讪都能应付得宜,不论结果是好是坏。念头一转,她改为瞪住正在悠哉讲电话的主任,都是这个人害的,超级不通情理!她决定发挥百分之两百的工作效率,一口气拼完草案,然后将假单一把丢在主任桌上!

    木木斗志燃烧起来,今天又再次破天荒地留下来加班到半夜。

    大约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杜讪来电,她倦意全消,急忙问:

    ”奶奶怎么样?还好吗?”

    手机另一端陷入一阵沉默,不过才三秒钟,已经足够让木木心凉一半。

    ”还在昏迷,指数只有三,医生说随时都有可能……”

    毫无生气的嗓音又归于死寂。她沉沉呼吸了两次,轻声问:

    ”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不用了,我就在她身边,还是束手无策……”

    ”交给医生吧!你该做的,就是待在她身边,把奶奶黏得紧紧的吧!”

    她那半命令式的教训口吻好久没听到了,杜讪笑一下,柔声唤她名字。

    ”木木。”

    ”什么?”

    ”她出事的时候,我为什么……不在她身边呢……”

    哽咽的自责,害她眼睛一热,喉头酸得紧。为什么他们相隔这么远,情绪还是传染得厉害?

    ”别问这种没有答案的问题,你现在好好照顾奶奶就可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