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节
    thu oct 08 14:00:00 cst 2015

    黄子建一开口质问,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她仍然淡定地装无辜:

    ”我只是说,如果你不来,万一发生不可收拾的事,就不要后悔,这样而已啊!”

    ”这样就是威胁了吧!”杜讪第一个发难:”我们不是来找子建谈公事的吗?”

    ”谈公事就要先过他经纪公司那一关,而且百分之九十会被打回票,我才不干那么没效益的事呢!”

    他们两个兀自争吵起来,黄子建倒也颇能随遇而安,他坐上拉拉毕恭毕敬奉上的椅子,扯扯勒紧的领口,十分莫可奈何:

    ”我也不是说溜就能溜,别强人所难嘛!”

    ”抱歉啦!有劳你走一趟。”

    她的道歉没什么诚意,接着对冯懿提出厚脸皮的要求:

    ”不好意思,方便借用你们的店谈事情吗?”

    冯懿说,就当还他们提拔这间小花店的人情,这点小事不算什么,还把”休息中”的牌子挂在门口。

    当她拖着拉拉去工作,拉拉还依依不舍地在黄子建身边打转,直说有什么需要尽管叫她。

    清场了,木木递出企划书给黄子建,顺便简洁明了地说明一遍。他听完,思索一会儿,又微笑地将企划书还给她:

    ”以个人交情来说,我很愿意帮忙。不过还是得说声抱歉,我想我的经纪公司不会同意我接下这份工作。

    杜讪连忙问:

    ”你觉得哪里有困难?我们可以讨论看看,这都可以做调整的。或是……我们直接去你公司正式拜访?”

    黄子建笑得几分怜悯,他搭住杜讪的肩,一派哥儿们的诚恳态度:

    ”杜讪,我就是以我们家公司的立场先回答你,像这种类似的案子,他们已经推掉很多个了。这种工作对我的知名度帮助不大,代言的收益又不如其他工作来得好,公司实在不缺这一个机会。”

    他还好心说,可以帮杜讪介绍其他艺人。一直不动声色听他们讲话的木木突然开口,强硬表态:

    ”这个企划案不是你就不行。你是我们打倒其他对手的王牌,所以另找他人这件事连考虑的必要都没有。”

    她的霸道叫工作台那边的冯懿和拉拉不由得放下手边工作,朝他们那边看去。而黄子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依然保持迷人的困扰笑脸,摊摊手:

    ”就算是这样,我也爱莫能助啊!”

    ”……”

    木木直挺挺和他对峙半晌,低头从包包拿出手机,按了几次屏幕,叫出什么影像,然后将画面转到他面前,重启甜美笑容:

    ”黄先生,还是请你答应吧!”

    不晓得那画面是什么,只见黄子建剎那间变了脸色,快速抬头瞪她:”你……”

    杜讪觉得奇怪,探身过来瞧,吃惊大叫:”你什么时候……”

    那是一段用手机录像的画面,背景在火车月台,镜头清楚拍到黄子建和列车中的奶奶离情依依的场景。

    ”当时只是想,这可是大明星黄子建真情流露的一面耶!利用价值一定很高吧!”

    她不理会黄子建投射过来的怒气,扬声对频频探头的拉拉说:

    ”拉拉!你一定也很想看喔!”

    ”等一下!”黄子建出手抓住她手机,终于勉为其难地答应:”我知道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感激不尽。”

    为了赶拍戏,黄子建不能久留,他一起身,杜讪便为不该用这种卑鄙手段和木木争吵起来,冯懿则到门口送他,他原本走了,又站住,走回她面前,轻声说:

    ”在这里的外景拍摄,就到今天而已,我不会再来了。”

    她微微讶异,微微酸着心。黄子建接着从外套口袋拿出一张被塞皱的纸,交给她。

    ”盖好这栋房子需要五千万左右,还差一点,这个目标就可以达成了。”

    冯懿不懂。他刻意压低的嗓音很柔和,和他此刻提起这张建筑设计图的神情相仿。

    ”我要赚很多的钱,给我奶奶盖一栋大房子,大到每个老家的人都知道这是谁的家。里面有奶奶喜欢的大厨房,还有方便她爬上爬下的电梯,她就不会天天抱怨关节痛了……这是我当年离家的第一个念头,你一定觉得很俗气吧?”

    家乡的人都说他利益熏心,宁可留在大理赚钱,也不肯回老家探望奶奶。老实说,冯懿也有相同的怀疑,如今这恍然大悟宛若温暖的洋流,从那张设计图错纵的线条渗透指尖,又汩汩涌入心底。她将设计图还给他,和煦微笑:

    ”是很俗气,但你奶奶一定很高兴。”

    他也笑了,带着说不出的感伤,大概是意识自己连坦诚这份心意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向冯懿无病**。

    冯懿又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上次你说我什么都不说,那是因为我不能对你打情骂俏,你不买账。我能对你说的,只有真心话而已。”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第一次常与她针锋相对的黄子建令她无话可说。冯懿没有丝毫不甘心,反而深深感到欢喜。那个会在海滩疯狂奔跑的男孩又回来了,偶尔说着似是非真的话,偶尔深情款款地安静着。

    杜讪隔了一段距离注视他们,再垂下眼,面对那份企划书,把脑袋放空。木木的思绪倒是很满,她看看那两人,再看看杜讪,最后往咬牙切齿的拉拉瞥了一眼,将一切看在眼底。

    黄子建离开不久,杜讪也准备告辞,冯懿连忙留住他。

    ”我刚刚忘了说,我妈交代,他们周末过来的时候邀你一起吃饭,好久没见到你了,难得在大理一起聚一聚,星期六晚上方便吗?”

    ”呃……我……”

    他还在犹豫,原本站在身旁的木木相当突兀地掉头往外走:”我去对面买个饮料。”

    不过,她一下子就被拉回来,莫名其妙望望杜讪伸出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