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节
    thu oct 08 12:00:00 cst 2015

    ”通常大明星不会接游乐园的case。”

    他说就算案子呈上去,上头也会质疑这一点,到时说不定会有打回票的可能。

    ”那如果现在就敲定,他们就没话说了吧?”

    木木冷不防爆出狂妄的话,尽管面带漂亮微笑,却也吓出杜讪一身冷汗。主任似乎挺了解木木这个人,他慈眉善目地将企划书交还:

    ”加油,等你们的好消息。”

    由于主任相当看好这份企划案,而且也有意思利用它来挫挫其他部门的锐气,所以非常重视杜讪他们的提案。当他们回座,同事纷纷过来对他们的提案大表惊喜,杜讪客气直说都是木木的功劳,不很适应这种受尽恭维的场面。偶然间,当他为难的眼神和木木对上,原本若有所思的木木快速堆起笑脸,稍后便起身去洗手间。

    她洗了手,关上水龙头,一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直到姗姗姐也进来,两人相视一笑。姗姗的套装沾上早餐的酱油,沾上水猛搓衣襬。

    ”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

    原来姗姗瞥见刚进门时木木倒映在镜中的落寞神情。姗姗是她在公司里比较要好的同事,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平常也对八卦有高度兴趣,可是她很识相,晓得哪些话不能随便乱讲。

    木木欲言又止地低着头,姗姗耐心地等,直到她终于决定开口。

    ”我……是不是做了多余的事呢?”

    ”多余的事是指?”

    ”那份企划案与其说是我们两个合作,倒不如说杜讪是被我赶鸭子上架的。”

    木木转过身,背靠洗手台:

    ”其实在写企划案之前,我也有想过杜讪对这种事一定没辄,他本来就是一个没什么野心的人。”

    听完她的征结点,姗姗又继续搓洗污渍:

    ”你从后面推他一把,这不是正好?男人还是要有点野心比较好。”

    ”但是,我并不是为了杜讪的事业才这么做。当他说希望能公私分明,我虽然能够理解,还是感到一点寂寞,直到看见企划书上我们两个放在一起的名字,才觉得好多了。”

    也不管姗姗是不是会发现他们正在交往,木木回答得十分坦率。姗姗不追问也不探究详情,走去厕所拿卫生纸出来吸干衣服上的水,说:

    ”那这样就好啦!你觉得好多了,他也不反对这份企划案,皆大欢喜。”

    ”可是如果……”

    她在情急之下想接下去问,声音却被一阵上涌的恐惧情绪淹没。姗姗露出困惑的表情,木木改口笑道:

    ”没有。谢谢你听我牢骚。”

    ”不客气,你在这里就像大家的妹妹一样,随时欢迎。”

    姗姗推开门出去。等那扇门再度阖上,木木才又回身面向镜子,端详着不用武装的自己。忧虑的眼眸,有些褪色的微启嘴唇,有几根发丝没扎好,垂到耳朵前。

    她拆开后脑勺的发夹,长发一口气散落在双肩。木木再度望望镜中的自己,有点累。

    如果他很勉强怎么办?如果他并没有那么喜欢我……

    杜讪停红灯,回头看看坐在自行车后座的木木,直到她也抬起眼来。

    ”你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安静?”

    ”……安静地坐车不是很好吗?”

    ”昨天熬夜,想睡觉了?”

    ”不想啊!”

    ”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很健康。”

    ”那,心情不好?”

    她没作答,净是用充满兴味又委屈的复杂眼神望着他。杜讪耐不住,说:

    ”喂,没事乖成这样,让人很担心耶!”

    比起那些乱七八糟的烦恼,现在杜讪操心的神情和半抱怨的语气,便叫她重展笑颜,兴冲冲一把将他搂住:

    ”现在心情很好啦!”

    这一抱,害杜讪自行车蛇行了几公尺,一路跌跌撞撞经过”六个脚印”外头,不同以往的,店中穿梭着从没见过的工读生忙进忙出。

    杜讪还在纳闷,就听见木木故意扬高声音说:”好奇的话就过去看看呗!”

    ”唔?不、不用啦!又没有什么事。”

    木木瞄了他一眼,突然跳下车:”那我去看看。”

    ”喂!木木!”

    他赶忙停好车,跟上去。冯懿才向木木打过招呼,又见到杜讪进来,露出的微笑显得有些不知所以然。

    ”杜讪,怎么了?”

    ”呃……这个……”

    先贸然闯进来的明明是木木,反而害他答不上话。幸好木木接着调侃:

    ”事业做很大嘛!请工读生啦?”

    ”多亏上次跟你们公司合作,这里的生意好很多,尤其最近的婚礼不少,我和拉拉忙不过来,暂时请工读生一起帮忙。”

    杜讪点点头,替她们高兴:

    ”太好了!你有跟伯父伯母说吗?我记得他们本来想叫你收起来的,现在一定放心了。”

    ”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周末会过来找我,顺便看看这家店。”

    他们开始聊起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家乡事,拉拉不在乎,她正忙着指挥工读生,木木静静地看,并没有像以前会有妒火中烧的情绪,有的是……是一种更接近挫败的感受。

    好奇怪,当杜讪说出”我喜欢你”的那句话,她以为那就是终点,不过脚下所踏上的,似乎是患得患失的漫漫长路,无止无尽。

    大概是再度察觉到有人异常安静的关系,杜讪不禁转向木木,她匆匆弯起嘴角,表示没什么事。木木总是让他看到笑容,总是很活泼,很有朝气。不过,没有人的心情一直都是晴天的吧!

    不多久,两个工读生出去送货了。木木走到一旁打电话,杜讪走过来提醒:

    ”我们该走了,还有正事要找子建。”

    ”喔!我约他过来了。”

    杜讪吓一跳,连冯懿也讶异地停下手边工作。

    ”这什么意思?你刚就是打电话给他吗?”

    ”是啊!片场那些人多口杂,还是约在这里比较清静。”

    杜讪正想说”子建有工作,哪能随随便便就过来”之际,黄子建真的出现在门口!

    拉拉用力倒抽一口气,嘴巴张得好大好大!黄子建像是用跑的过来,还在喘,他将在场的人看过一遍之后,视线落在老神在在的木木身上。

    ”你那通威胁电话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