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节
    thu oct 08 10:00:00 cst 2015

    没等杜讪回答,木木先出面挡掉了:”杜讪今天和我有事要商量,不能去。”

    ”有吗?”他本人一头雾水。

    ”有有有。”

    木木甜孜孜地肯定,jack自讨没趣地走开:”好啦好啦!约会就约会,直说就好啦!”

    jack调侃的话害杜讪误以为真的是要约会,等到下班以后,大家都走光了,木木从她计算机中叫出档案,要杜讪过来看。

    ”这给你坐。”

    她让位给杜讪,杜讪坐下后,才知道原来那是一份企划书。

    ”这不是前几天说的那个海洋游乐园的案子吗?”

    ”是啊!还不算完全好,不过大致上就是这样了。”

    ”原来你在忙这个啊!”

    杜讪细细浏览,同时佩服木木的工作能力:

    ”你真的很会写企划书耶!细节都想到了,而且这个开幕礼的点子好赞,帮客人做脚印模子送给他们。”

    听到这里,她笑了起来:”傻杜讪,这是你自己想到的点子啊!”

    ”我?”

    ”还不只这个,你看这个可以在傍晚和夕阳合照的观景台也是……”

    她靠过来,朝杜讪腿上坐,杜讪吓一跳,匆匆朝另一张椅子伸出手:

    ”我、我再帮你拿椅子。”

    ”没关系,这样就可以。”

    她根本没发现他的尴尬,移动鼠标,开始对他解说企划书的内容,杜讪坐立难安地听,听到一半,突然按住鼠标,瞪大眼睛:

    ”等一下!为什么会是我的名字?”

    木木写好的企划书上并没有压上自己的名字,而是杜讪的。

    ”我对这案子本来就没兴趣嘛!是因为听见你说了好多想法,才想把它们具体化,当然是要放你的名字啊!”

    杜讪极力坚持:”不行!我根本没什么想法,写出企划书的人明明是你!改掉!”

    ”要我改掉的话,我宁愿整个档案删掉!我又不是为了放上我的名字才这么辛苦的。

    ”……”

    木木”说到做到”的气势似乎更胜一筹,杜讪挣扎一会儿,投降:

    ”那……至少你的名字也一起放上去吧!”

    一听见他们两人的名字要放在一起,木木心花怒放地照办,然后继续解说。不过过不久她又发现杜讪有点心不在焉。

    ”怎么了?”

    ”那天jack说的对,这是个大案子,通常都是主任以上的人物负责的。我们这么做不太好吧?

    ”很好!总经理说任何人都可以提案,你担心什么?而且这跟海边有关,不是你很熟悉的地方吗?难得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才行!”

    她说得热血沸腾,杜讪反而显得无欲无求:

    ”我觉得只要每天可以把份内工作做好就行了,要把握什么机会?”

    ”表现的机会啊!赢得成就感的机会啊!累积工作经验的机会啊!难道你甘心每天重复一样的业务工作过日子吗?把握机会不是等别人告诉你可以做,你才去做;真的想要,就必须随时随地有放手一搏的觉悟!”

    木木的话很有道理,也很强势。说真的,相当有说服力。

    杜讪几经犹豫,才说:”那就试试看好了。”

    木木这才笑逐颜开,她信心满满地握拳:”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到底!”

    他听了失笑道:”干嘛讲得那么严重?就算这个企划案没有被采用,我也不会在意的。”

    她愣一下,那神情很微妙,像是受伤,又像是感到很意外。杜讪一时分辨不出来,不禁问:

    ”我说错什么吗?”

    ”嗯?没有。”

    她露出阳光笑脸,彷佛前一秒的踌躇是杜讪的错觉,然后把文件页面往下拉:

    ”再来是这个,没有他的话,我们企划案就不可能胜出。”

    杜讪低头看,以为看错,于是又从头将案子看一次,转头大叫:

    ”你想叫子建来代言?不可能啦!他那么忙!就算他可以,经纪公司肯定不愿意让他接这种这工作的吧!”

    ”你放心,明天早上我就把企划案交给主任看。过了主任那关,我反倒比较不会担心黄子建的问题。”

    ”为什么?”

    ”因为他一定会答应的。”

    杜讪拿着一种奇异的眼神打量木木,又敬佩又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你做任何事总是很有自信的样子?天底下到底有没有什么事是你没有把握的?”

    她搁下鼠标,想了想,回头望向他:”有啊!爱你的时候。”

    他瞪大眼睛,动也不动,不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木木柔柔一笑,偏起头:

    ”虽然我一直对自己信心喊话,不过事实上却什么把握也没有。因为,你的心是在你身上,不是我可以掌控的东西,我只能藉由不停告诉自己你爱我,才不会觉得一无所有。

    人们几乎走光的公司大楼,几净的窗开始结上一颗又一颗的晶莹水珠,在这座城市浮亮的灯光映照下,发出星子一般的光。和木木在一起,杜讪常常能感觉到有小小的热源在胸口发烫,甚至有时候它像燎原的火苗,烧呀烧,将世界的一切都焚卷进去。

    即将要被燃烧尽净的恐惧以及对那份炙热温度的沉溺交织在这个雨夜。他真的喜欢她,到底该怎么做,他的感情才能跟她一样,那么强大,而且无庸置疑。

    窗上水珠的影子一点一点地落在他们身上,他亲吻她的时候四周好安静,静得彷佛全世界的细雨都落在他们脚边一样。

    他们讨论企划案到深夜,杜讪才从送木木回家。隔天一早便将企划书交给主任,主任很意外这么快就有结果,他认真阅读,下午,他把杜讪和木木叫去,称赞他们做得很好,还要整个部门一起全力支持这个案子。不过,他和杜讪一样,对于找黄子建这位大明星来代言有些疑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