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节
    thu oct 08 04:00:00 cst 2015

    不过杜讪最后那个吻让她整个思绪空白,容不下一丁点思考力,她呆呆由着杜讪抚捧她脸庞,没辙吐气,然后郑重告诉她:

    ”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就是喜欢你,这样而已。”

    慢慢地,她听进去了,双颊红起来。

    ”你喜欢我?”

    她问。杜讪这才为那一连串失控的举动感到腼腆,他吞吐一下:

    ”喜……喜欢啊……”

    他有点跳针,木木反而开始恢复一些淘气,进而追问:

    ”是想要我当你女朋友的那种喜欢?”

    ”对……对啦!是、是那一种。”

    他愈来愈紧张,深怕木木接下来的问题会叫他难以招架。然而,她不再说话了,杜讪看着她,她正无声微笑,那道弯弧勾勒得深亮,他从不知道原来笑容也能够这么闪耀、坦白。每当她很欢喜,甚至很幸福,那些情感便会毫无保留地随着她的笑容绽放。

    ”那么,那你……”

    木木急于想问他什么,可是突然住嘴,她咬咬唇,神色没来由黯淡了些。

    ”我考虑考虑。”

    ”呃……咦?”

    木木的态度急转直下,登时害他无所适从。

    ”考虑考虑。”

    她低着头,又重申一次,然后说她先回去了。

    ”嗯,好。路上小心。”

    杜讪实在想不透,也许木木没有当初那么喜欢他也说不定。尽管心中难免失落,最终也只能目送她踏着略显犹豫的步履离开。

    那么,冯懿呢?你不喜欢她了吗?

    刚刚没能问出口的问题,如今还在木木心头盘旋。杜讪说喜欢她,那个时刻太美好,她深怕开口一问,梦境就会碎掉。

    一不小心,她绊到石头,停顿一下。

    不对。她在干嘛?杜讪说喜欢她耶!严格算起来,她是击败冯懿而让杜讪告白的吧!现在是在考虑什么鬼啦!

    杜讪抬起眼,发现木木不走了,正在奇怪的时候,她居然回过身,定定望住他:

    ”你真的喜欢我?”

    她的音量不小,一副把这里当作自家庭院一样。杜讪尴尬地让道给一个骑着脚踏车的阿桑经过,心一横,也豁出去!

    ”喜欢啦!要讲几遍啊?

    于是,木木又笑了,她的笑容真的很美丽,甚至让他觉得就算被当场拒绝也无所谓了

    还看得出神,木木已经迈开脚步,朝他奔来,她跑得快,才回神,木木已经冲上来,紧紧抱住他颈子!

    ”哇啊!”

    一阵突来的冲击,杜讪吓得赶紧伸手接住她,她在空中转了半圈落地,却仍搂着他不放:

    ”我答应。”

    ”咦?”他被她吓得惊魂未定。

    ”我答应,我愿意!”她呵呵笑着。

    杜讪呆了几秒才会意,缓缓露出笑容,复述她的话:”你答应?”

    类似求婚的话,让她双颊绯红,她歪着头,柔声说:”傻杜讪。”

    就算任何事,只要他开口,她都会答应。她是这么地爱他喔!

    她那些没说出口的真心真意,杜讪彷佛有心电感应,他拉起她的手,凝视一会儿,轻轻说:

    ”其实,不用为我做什么,我还是喜欢你。”

    忽然有种现在就死掉也没关系的感觉了…

    不仅如此,杜讪说完,还将她搂近,不过他似乎并不习惯这种动作,小心翼翼的力道,害怕把她弄疼一般。

    ”谢谢你喜欢我……呃……这个意思并不是我是因为想感谢你才说喜欢你,而是对于你喜欢我这件事,我觉得……很庆幸……我这样是不是愈描愈黑啊?”

    她安静听了一会儿他略微急促的心跳,将他拥紧:”不客气。”

    杜讪和木木正式交往的事,第一个知道的人是jack。

    从芒草田回来当晚,jack便问起他怎么后来没再回去上班,杜讪这才吞吞吐吐从实招来。

    不料jack的反应相当大,他诚惶诚恐地退到沙发角落,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

    ”你……你终于落入她的魔掌中了吗?”

    ”什么魔掌?不要乱讲。”

    杜讪不太愿意深入这个私人话题,自顾自收拾桌上碗盘。jack反而更好奇,凑过来,兴致勃勃地探问:

    ”欸,她怎么逼你就范的?强吻你,然后要你负责?对吧?”

    ”没有啦!”他推开他的头。

    jack还不死心,又挪回来:”喂!透露一点嘛!你们是怎么开始的?”

    ”你很烦耶!”

    ”你是不是对她发誓,从今以后你会忘记冯懿,只爱木木一个人,这么肉麻兮兮的啊?”

    他原想捉弄憨直的杜讪,却见到杜讪暂停收拾的动作,愣住。

    ”怎、怎么了?是有说,还是没说啊?”

    杜讪还是没吭声,jack脑筋一转,发现新沿海:

    ”喔─!你果然被木木霸王硬上弓了喔?”

    啪!杜讪拿起jack平常在翻阅的杂志朝他身上扔去,难得出现发怒的表情:

    ”就说不是。是我自己说喜欢她的。”

    jack惊讶得合不拢嘴,杜讪不理会,兀自走进没开灯的房间,不料脚下绊到什么,害他小腿撞到墙边柜子。

    借着客厅透过来的灯光,杜讪看清楚脚下东西,地上有几本从书柜上掉下的书和杂志,大概是白天出门太匆忙,随手把书塞成一堆,后来又通通掉出来了吧

    他弯身一本一本捡起,捡到其中一本时打住动作,是那本毕业纪念册,怎么这么巧?原本应该要在角落里静静尘封的,却三番两次闯入他现在的生活里

    杜讪专注凝视着纪念册封面,好久,真的好久,没有翻开第一页,他将书本一一放进书柜,完成这一连串的小工作后,才动手开灯。

    ”好痛。”

    刚刚撞到书柜的小腿,看起来应该会有不小的瘀青。

    ”对了!”

    想起什么,杜讪走到另一边矮柜,拉出其中一层抽屉,翻出一条蓝色药膏,是”喜疗妥”,自言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