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节
    thu oct 08 02:00:00 cst 2015

    她得意暂停,发现杜讪正用一种匪夷所思的古怪表情看她。

    ”怎么了?”

    ”这个肯定是骗人的吧!”

    ”是真的!我为什么要编故事骗你?”

    瞧她鼓起腮梆子,他踌躇一下,才低声说:”为了让我转换心情,不会想东想西。”

    木木怔住,有被看穿的困窘而浅浅脸红。

    杜讪对着自己下垂的双手片刻,再看她,笑了笑:

    ”谢谢,带我奶奶去找子建,还带我来看芒草。”

    ”……先说好,虽然我愿意为你做很多事,不过今天是为了奶奶喔!还有,那个老先生的故事是真的。”

    ”咦?”

    ”是真的。”

    她再度举起手,指住排沟旁的小路上一个白发苍苍的人影:

    ”他就是那位老先生,每个月都会来扫墓。”

    杜讪讶异的目光随着那位老先生慢慢走入芒草田间,七十几岁的年纪,看上去还相当健朗,手拿一个准备装垃圾的塑料袋,见到他们两个年轻人坐在墙头,起先吓一跳,稍后亲切地颔颔首,继续朝那个淹没在白浪间的墓地走去。

    不一会儿,他略微伛偻的身形也被淹没了。

    木木见旁边的杜讪还看得目不转睛,不服气地:”怎么?你还不相信啊?”

    ”不是……”

    他一面眺望远方,一面微笑:

    ”真的有人可以相爱到老呢!”

    她喜欢他的感触。

    杜讪真心的感触,让她体会到一种绝对的纯真,还有遥远的距离。

    至于那道距离是之于年岁,或是还有其他的事物,她一时分不清楚。

    只觉得额头作疼了起来,不是很严重,从刚刚就一直隐隐刺痛。

    她碰碰额头,想起应该是在会场被撞倒在地的时候造成的。杜讪注意到她的举动,跟着恍然大悟,硬是把她的脸转过来:

    ”对了!你的伤口一直没有处理……”

    ”又没有怎么样……应该没有怎么样吧?”

    她不放心的是破相问题,匆匆拿出随身镜,照见额头上那道红肿的带血伤痕,失声哀叫:

    ”天哪!好丑喔!”

    ”笨蛋,那不是重点吧!不要动。”

    他掏出卫生纸,谨慎地帮她把伤口周围的血迹擦掉。由于这算细活,聚精会神的杜讪非常靠近她。木木很少在这么近距离下面对杜讪(当然她投怀送抱的不算),不知不觉变得紧张。

    她由着他端起自己下巴,处理额头伤口,顺便贪婪地将他笨手笨脚的着急模样收在眼底。如果对方是杜讪,那么她一定也可以爱他到老。

    她忽然明了方才意识到的距离感,是她并不会长驻在杜讪生命中的距离。

    一想到这儿,她轻轻抓住杜讪扶住她下巴的手:”可以了。”

    ”血都干掉,不好擦。我看我们等一下得先找间药局……”

    ”已经不痛了。

    她柔声说,却是强颜欢笑的神情。杜讪愣了愣,不明白她突来的悲伤。然而,某一部的灵魂懂得,当他面对冯懿的时候,左边胸口的位置也会酸酸、痛痛的。

    他望着她,在她清明的瞳孔中照见自己,深知自己一直住在她心里。她痛着,好像受伤的人是他一样。

    他们在同一个世界,没有其他人的世界,紧密相依。

    当那片白色海浪沙沙沙起舞的时候,他们接吻了。

    不是刻意,没有勉强,彷佛在那一刻,洪流中的某一个时间点,那个心濒临破碎又几近圆满的分界,他们就应该亲吻彼此。

    杜讪捧着她的脸,稍稍离开,木木看上去朦朦胧胧,他还闻到舒服的香味,木木不擦香水,那是名牌乳液的味道,会想起年少时二三事的怀念味道。而那些年少轻狂早已随着几次芒草的花开花落消逝,要紧抓住最后的什么似,他又轻轻吻了她,感受到鲜活的心跳,又快又激烈,不知道是他的或木木的。他睁开眼,这一次木木的神情透着困惑和羞涩。

    她的脸,蓦然间在他眼底好清晰!这并非意味杜讪从前没有好好看过木木,而是她的存在在他生命中倏地深刻许多,不再是稀薄表像,而是像火所用力烙下的印痕。

    那份炙热瞬间叫他清醒!杜讪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惊讶退后。

    他失措的反应叫木木受伤,很痛!她想大概是和那次拥抱如出一辙,亲吻,是为了一时的感激之情。

    ”我要回去了。”

    她宣告式地说完,表现出什么事都没有,快速起身,轻盈走下围墙阶梯。每走一步,心像碎掉一般地剥落着。

    ”木木!”

    ”我自己走路回去,我家很近。”

    她头也不回,兀自往前走。杜讪跳下围墙,追上去。

    ”木木,等一下……”

    ”明天我就会去上班了,不用担心。”

    ”我不是要说这个,你等一下啦……”

    原本顾着往前走的木木回过身,倒退走,然后轻松告诉他:

    ”你该不会在意那个吻吧?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那又没什么。”

    ”你在说什么啊?正因为不是小孩子,所以不可能没什么的吧……”

    ”那么如果你是要告诉我,”

    她收起笑脸,不再藏匿愤怒:

    ”刚刚那个吻,是因为你很感谢我,或者是你不小心的,那我会很生气,很生气!”

    ”我没有……”

    ”你如果闭嘴,那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宁可那样,也不要听你说……

    还来不及说完,杜讪一个箭步上前,一手将她拉近,蛮横吻她。

    他的举动完全在木木的意料之外,直到杜讪离开她的唇,她都还说不出话。

    杜讪不好意思地看她一眼,无奈的语气:”先听别人把话讲完行不行?”

    靠着聪明伶俐的天份,她一向可以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那是木木众多的自信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