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节
    thu oct 08 00:00:00 cst 2015

    铁路大叔发现黄子建过于靠近列车的身影,马上吹起哨子要他退后。

    黄子建完全不理会,既忧忡又不舍,热切地和车内的奶奶对望,他想要说点什么,一句话也好……

    ”你要上车吗?”

    铁路大叔终于走过来关切,以为他没能赶上火车。大叔准备要用对讲机请车掌开门,在一旁观看的杜讪连忙高兴催促:

    ”子建,有话上车再说。”

    ”要上车吗?”

    铁路大叔见他动也不动,搁下对讲机再问一遍。

    黄子建痛苦地望了奶奶一眼,垂下搁在窗上的手退后一步:”不用了。”

    他再度从奶奶面前抽离,叫杜讪和木木登时愣住。

    ”为什么?”杜讪转为生气,上前抡起他上衣。

    ”我等一下有饭局!”轮到黄子建用力挥开他的手。

    ”别吵啦!奶奶在看呢!”

    木木上前在两人背部巴了一掌,他们才意识到正要启动的列车。

    里头的奶奶见他们没在争吵,稍稍放心,笑瞇瞇挥手,在三个人的目送下,坐着火车离开。

    等到火车尾灯在隧道那一端远去,黄子建才面向愤怒难平的杜讪,淡淡解释:

    ”饭局是跟很重要的赞助商一起,我不能不到。”

    杜讪还怒瞪着他,不愿与他说话。黄子建也够识相,打算在其他乘客认出他之前闪人,不过他还记得向木木道谢:

    ”谢谢你用信息通知我。”

    她回以娇媚又虚假的微笑:”才不是为了你呢!”

    有几个眼尖的路人开始对黄子建指指点点,他匆匆穿越人群,快步跑下地下道,消失在杜讪和木木百感交集的视野。

    ”是你告诉子建我们在火车站的?”他问。

    ”是呀!就赌他会来替奶奶送行。”

    ”嗯!他真的来了。”杜讪对着地下道轻轻叹息。

    木木打量他惆怅侧脸,晓得他此刻复杂的心情,为了黄子建的出现而惊喜,又为了他的离去而生气。也许还不止这些,若再回溯到造成今天这一切的那段过去,又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结了吧!

    ”要不要去看芒草?”她没头没脑蹦出这句话。

    杜讪一头雾水:”芒草?”

    ”哎呀!走就对了。”

    她嫌解释麻烦,拖着他往地铁售票口的方向走。

    ”我还要回去上班耶!”

    ”跟我一样请假嘛!走吧!走吧!”

    这次杜讪没做多少抵抗,任凭她自作主张。今天的心情真的不太适合上班哪……

    他们在喜舟站下车,杜讪立刻有所警觉:

    ”该不会要去你家吧?”

    ”不是,在我家附近。”

    他们在街上走,午后,路上并没有很多上班族打扮的人,因此他们感觉更像翘班跑出来。起初,杜讪不太自在,但随着木木不时露出童心未泯的笑容,告诉他芒草长什么样子,他便逐渐放松。

    木木说的那个地方在郊区,他很讶异在大大理地区竟然还有这么大地坪的郊野。他们沿着大排沟走,排沟对面就是一大片白色芒草。

    排沟旁的路并不宽,另一边则是一排住家的后面,一扇扇后门紧闭,偶尔会有骑脚踏车或开车的人经过。

    ”换边。”

    杜讪将走在外侧的木木拉进来,自己换到靠马路那一边去。这个小动作让木木对他甜甜笑一笑,随即指向前方一个半毁损的围墙。

    围墙右半边塌陷得比较严重,里头的红砖裸露,刚好让木木当阶梯一层一层踩上去。她在墙头上立正站好,朝下方已经看傻眼的杜讪扬手招呼:

    ”喂!上来呀!”

    杜讪个头高,走在不知何时会崩塌的围墙反而摇摇欲坠。当他终于顺利来到木木身旁,忍不住往后望:

    ”这是人家的墙吧?我们这样没关系吗?”

    ”别担心。这家好几年没人住了。”

    她老练地坐下,从包包掏出太妃糖,分一个给杜讪:

    ”听说这房子闹鬼,一直卖不出去。”

    杜讪再次观察身后屋子,果真有荒废多年的萧条。

    ”你对这附近好像很熟。”

    ”熟啊!我们家刚搬来大理没多久,我就发现这个地方,算是私房景点喔!”

    她停一停,眺向对面的芒草,让自己沉静下来:

    ”讨厌大城市的时候就会来这里。”

    ”你老家到底在哪里?”

    一提到她怀念的老家,木木又变得精神奕奕:

    ”在苗乡,我们家附近刚好是杜鹃花的景点之一喔!”

    她滔滔说起老家附近有什么被报导过的简餐店,每到五月杜鹃花季,平常冷冷清清的街道和店家一下子全塞满人,警察忙着指挥交通,路人忙着拍照和捡拾散落的杜鹃花。

    ”从我们家公寓往下看,真的是很有趣的景像。芒草和杜鹃花都是白色的,大概是这个缘故,我喜欢来这里。”

    杜讪听完,跟着转向那片芒草,风来,宛如羽毛的雪白芒花宛若波浪起伏。木木按住一边长发,凝神观赏,芒花舞动的姿态不知怎的,就是比其他植物多了分伤感。

    再美艳的花海,也不若芒草的沧海桑田那么能触及心坎呢……

    ”秋天到了呢!”

    杜讪心有所感地呢喃,她”嗯”一声,忽然伸直按住头发的那只手,指着前方说:

    ”那里面有个坟墓喔!”

    ”啊?”杜讪不相信,翘高下巴,对那片浓密芒草左探右探:”骗人,哪有?”

    ”是真的。你仔细看。”

    她指得更卖力,一脸认真,杜讪只好再次半信半疑地张望。那片芒草长得茂盛,有一波没一波地翻涌,就算真的有,也很难找得到吧!

    ”啊!”杜讪挺起上身,张大嘴巴:”有了!真的有耶……”

    在一阵压得特别低的白浪间,墓地灰色的水泥砖露出了一小角。

    ”它有故事的喔!五年前有一位老先生的老伴过世了,她生前特别喜欢芒草,所以老先生就在她的墓地四周洒下芒草的种子,芒草繁殖得很快,就变成现在这么一大片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