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节
    wed oct 07 20:00:00 cst 2015

    ”我……我很好,只是今天有点状况,不方便过去,我明天就会去公司了。”

    ”喔!那……”

    他挣扎着想谈关于那个拥抱的事,不过就算要谈,上班时间也不是个好时机,只好放弃:

    ”明天见。”

    放下话筒,坐在他前座的姗姗刚好回来,随口问:

    ”谁打来的?”

    ”喔!木木,她今天要请假。”

    她觉得好笑:”请假就请假,你干嘛一脸复杂?”

    ”什、什么复杂?”他忍不住碰自己的脸。

    ”就是……又失望、又严肃、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整理着卷宗夹,笑他的困窘:

    ”别担心,没有那么可怕。会让你这么伤脑筋的人,表示她在你心里也占了不少的份量,就这么简单。”

    姗姗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感兴趣的话题不外乎是小孩和柴米油盐,不可否认的是,说起道理又有几分历尽风霜的说服力。

    被看穿了心思,杜讪难为情闭上嘴,拿起刚刚赶到一半的数据,再瞄向一旁座位。

    真的很伤脑筋,他八成哪里病了,明知道她不在那里,却不时看见她熟悉的笑脸在眼前一闪而逝,特别是没来由觉得少了什么的时候。

    木木回家以后,仗着今天休假,悠悠哉哉花了一个钟头时间泡澡,喝光一壶茶治宿醉,又翻完一本时尚杂志。

    客厅时钟指着下午一点,她无聊地将杂志扔开,想了想,决定出门打发时间。

    她到大理东区逛街,并不是真的想买东西,只想藉由置身在拥挤人潮中那份独特的孤寂感好好厘清思绪。

    杜讪的话她很生气没错,但是后来跟黄子建聊过,她又不是那么生气了,相反的,还有那么一点高兴。

    照黄子建的说法,虽然杜讪还不确定,可是已经有把她列入珍惜对象中考虑了吧?他总算注意到她了对吧?

    只要一想到这里,木木便会反常地脸红心跳!她最受不了自己这么不对劲,照理说,如果下次杜讪再抱住她的话,那么她一定非把他当街扑倒不可!

    这时不远处的服务柜台有个交谈声响引起她注意。木木仔细一看,惊讶叫出声:

    ”奶奶!”

    她快步跑上前,杜讪的奶奶一发现她也吓一跳。奶奶身上穿的似乎是十几年前买的紫色绣花套装,卷卷的头发整齐扎了髻,脚上套着一双磨破皮的赭红色平底鞋。

    即便特别打扮过,还是跟这个五光十色的城市格格不入。

    ”木木喔!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今天休假来逛街啦!奶奶才是怎么会在这里呢?有什么问题吗?”

    柜姐堆起专业笑容,很有礼貌地回答:

    ”这位太太好像走错百货公司了,我正在告诉她京华城该怎么走。”

    木木表示由她来接手就行,接着问起奶奶的计划:

    ”奶奶要去京华城喔?离这里有一段路,叫出租车,我陪你去好了。”

    奶奶赶紧摆摆手:

    ”不用啦!你继续逛你的,不用特地陪我。而且出租车很贵,我走路运动一下也好。”

    ”我这边刚好都逛完了,想换家逛。两个人一起坐出租车很划算啊!”

    她说着体贴的谎言,很快便招到出租车,催促奶奶坐上去。

    车上,木木问起奶奶来意。奶奶腼腆地笑笑,从一只退了流行的老皮包拿出一张折得平整的纸,上面有从计算机打印下来的追星信息。

    她说邻居家小妹是黄子建的粉丝,整天嚷嚷想去大理的偶像剧造势会场,所以奶奶才知道今天黄子建在京华城有活动。

    ”我想说子建在大理打拼这么久,我都没去捧过场,也不知道他的工作到底怎么样,就突然想去亲自看看,真的是临时起意啦!哪知道子建不只跑一间百货公司做活动,我问人家哪里百货公司最多,就过来了。结果京华城没有在这附近哪?”

    ”没关系,坐车子很快就到。对了!杜讪知道你要来吗?我打电话给他。”

    木木正要找手机,奶奶连忙阻止:”不用找他,不用。他在上班,让他专心工作。我只是来看一下子建,看完就回去了。”

    出租车的跳表声好像令奶奶坐立难安,她不时朝车外张望,看看京华城到底还有多远,又探头注意仪表上的数字跳到下一个金额没有。

    不过更令她没办法镇静下来的,还是渴望见到孙子的那份期待。

    到了京华城,木木先借故去上厕所,偷偷打了电话给杜讪,然后再带奶奶到造势会场去。

    还没到达会场,老远就涌出女孩子鼓噪的喧哗声,再走近一些,便是人山人海的壮观场面。

    活动早已开始,木木用她三吋不烂之舌说服工作人员放行,苦肉计和美人计都用上了,于是她和奶奶顺利进入会场。这出电视剧的主要演员已经站在舞台上,一一接受主持人的访问,奶奶踮高脚尖,引项而盼,不多久,麦克风传到黄子建面前,他以迷人的嗓音轻声笑两声,接着回答主持人的问题,现场的粉丝着了魔般群起尖叫!

    透过人潮间的缝隙,奶奶总算亲眼见到想念的长孙,她颤抖地张大嘴巴,紧紧盯住台上的身影。那个应该是他孙子的人,和她印象中的大男孩有那么不太一样,更成熟,更帅气了,她不记得孙子有这么惊为天人的好看,从前浮躁、不安份的气息不知消失到哪里去,取而代之的是合宜的斯文高雅,以及临危不乱的从容。

    他的转变如此之大,连奶奶都不认得,她认呀认呀,眼眶有一点湿热。

    ”奶奶……”

    木木碰碰她手肘,奶奶转回头,含笑带泪地吸鼻子:

    ”是不是很了不起?我都不知道那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好像真的很受大家欢迎耶!”

    ”是啊!所以奶奶以后要常常来大理玩,要看孙子还不简单?不用特地来这边跟人家人挤人哪!”

    奶奶笑笑听完,心情复杂地叹口气:”不用啦!去找他会打扰他工作,知道他人很好,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