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节
    wed oct 07 18:00:00 cst 2015

    木木迅速退回去,惊魂未定之余总算想起昨晚她最后所交谈的对象是黄子建。

    可恶!那个天杀的死演员!哪里不好送,偏偏把她送到冯懿这里?冯懿可是誓不两立的情敌耶!

    木木第一个念头先冲到窗边,正想推开窗户逃走,一触见九层楼的高度立刻无力地滑坐下去。

    她束手无策地苦思,试着冷静。现在既然无路可逃,好歹也不能失去气度,尤其对手还是那个天塌下来眉毛也不会翘一下的冯懿耶!

    冯懿听到后方动静,见到木木走出房间,和颜悦色地打招呼:

    ”早安,昨晚睡得好吗?”

    ”很好。”啧!好屈辱的感觉喔!

    就算宿醉,整颗头痛到想撞墙,她还是极力保持从容。冯懿邀她一起用早餐,并且说:

    ”我担心你宿醉不舒服,所以没有提早叫醒你。你几点上班?”

    木木飞快瞄一下手表,完蛋,迟到定了。

    ”我等一下打电话请假就可以了……你昨晚睡哪里?”

    她指向一间和式房:”我睡客房。你放心,这是我阿姨家,我很好打发的。”

    我又不是在担心你,我是不想欠你人情啦!

    木木在心中嘀咕,表面则处之泰然:”谢谢你收留我过夜,我不喜欢拐弯秣角,该怎么谢你才好?”

    她的直率令冯懿费解:”朋友之间互相帮忙,不用放在心上。

    ”……你听了大概会不高兴,不过,我不认为我们是朋友。我们没有做过任何朋友之间会做的事,也没交谈过朋友之间会说的话。所以还是算得清楚一点比较好。”

    她的直言不讳非但没有让冯懿感到不快,她还意外地露出开朗笑容:

    ”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到。那好吧!上次找”蓝色妖姬”的事情,你帮了我很大的忙,现在就算扯平怎么样?”

    木木一听,猛然想到什么,”啪”地一拍桌子:”我都还没找你算账呢!你怎么可以跟杜讪说是我出面帮忙呢?”

    ”我没说啊!我想是杜讪自己猜出来的。”

    木木瞪住眼前那张泰然自若的脸,快要爆发的脾气顿时无处发泄。她气鼓鼓坐回去,终于注意到桌上的西式早餐,开始感到饥肠辘辘。

    顾不得自己原则,木木动手吃起法式吐司和鲜奶,吃到一半,偷偷窥探对面连吃相都优雅得像在拍广告般的冯懿,眼睛红红的,哭过吗?

    其实并不明显,只是早晨日光晒得她的脸庞出奇白净,眼眶里的一丝忧伤因此被衬显出来,那是只有女孩子才能懂的痕迹。

    对了,昨晚黄子建也在这里,是不是那两个人发生什么事?

    冯懿抬头看她,停住手上咖啡杯:”怎么了?”

    ”没、没有,你做的早餐很好吃。”

    算了,如她所言,冯懿不是朋友,就算哭得一塌糊涂也不干她的事。

    她、她不关心冯懿啦!只不过下次如果有机会再遇到黄子建,一定要想办法套出话来。

    跟木木并不是第一次闹得不愉快了,应该说,吵架已经是家常便饭。这一次在上班途中,杜讪倒是罕见地放慢车速,边烦恼等会儿见到木木该说什么才好,毕竟昨天以那种方式分手,乱尴尬的。

    况且,他也变得不太对劲。当他偶然瞥见自己的手,拥抱木木的触感像天边闪电,清明,瞬间即逝,在他体内每一根神经流窜!

    杜讪将自行车停在路边,为这古怪的感觉轻轻吐气。轰隆隆,一列地铁正好经过上方轨道。

    他专注眺望,一节节车厢,站满赶上班的人潮,好多张面孔以飞快速度一闪而过。

    杜讪想起木木在一次外出时,指着一列刚离去的地铁,神秘兮兮告诉他:

    ”我曾经在上面找到正在骑摩托车的你喔!”

    ”什么意思?”

    ”每天我搭地铁上班,快接近公司的这个路口,都会刻意去看底下骑摩托车的人,我想,那个时间你应该也差不多会经过那里吧!”

    他总算听懂了,觉得不可置信:”你从地铁上看过我?怎么可能!人那么多。”

    ”真的看到了,那的确是你没错。”

    木木信誓旦旦,拉扯他袖子:

    ”不然,下次换你去坐地铁,我站在下面马路让你找。

    ”无聊。”

    ”再不然,下次你上班的时候,暂停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在地铁上的我。找到的话,请你吃饭!”

    她异想天开,杜讪反倒哇哇大叫:

    ”那个更不可能吧!”

    是真的不太可能。那一张张挤在一起的脸孔连五官都看不清楚,更别说认出谁是谁。杜讪继续往前骑,怪起自己刚刚跟着认真起来。

    纵使只有一秒钟的念头,为什么他曾怀抱过或许真能发现木木的希望,仰头等待呢?

    就在木木还沉沉睡着的时候,这个城市已经开始活动起来了。她离开冯懿的住处,各种车辆在一盏盏红绿灯下穿梭,擦身而过的行人每个脚步都比她快,她因此被碰撞了几次。

    掏出手机,拨通公司总机,原本习惯性要按下杜讪分机,不过犹豫之后,她改拨到姗姗那边。

    ”喂?您好。”

    木木原地伫立,全身神经都紧绷起来,直到电话那头的人再询问一次来意,才喃喃自语:

    ”我明明是拨姗姗姐的号码……”

    杜讪认出她的声音,按捺住心脏少跳一拍的悸动,说:

    ”姗姗姐去送公文,木木吗?”

    ”嗯。”

    怎么搞的,自从那个拥抱以后,只要一想到杜讪的身影、一听见杜讪的声音,她就紧张得莫名奇妙:

    ”我今天要请假,帮我跟主任说一声。”

    得知她今天不会出现,一阵失落袭来,杜讪接着问:”怎么了吗?不会是生病吧?”

    关心的问候,使得昨天他紧抱她的画面活生生撞进脑海,双颊立刻火热焚烧!木木用力敲自己的头,到底是怎么了嘛?害臊不是她的作风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