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节
    wed oct 07 16:00:00 cst 2015

    他想起那把刻得笨拙的情人伞,木屑掉在指尖上的搔痒感触清晰如昨,他用钝掉的美工刀来回割划木头,彷佛也划着自己心脏。

    ”那是我决定离开家乡的隔天刻的,你看到了啊……”

    她托着下巴,微醺含笑。

    ”姗姗小姐,你大概一直都是这么无后顾之忧,不过你能想象亲手伤害自己喜欢的人吗?”

    他沉痛地定睛在她天真的表情上:

    ”那是什么感觉,你知道吗?”

    她在他瞳孔深处看见什么都没有的绝望,枯槁而荒凉,那不是心里有心上人应该有的眼神。

    ”我每一次见到冯懿,每一次都像被拉回好几年前那个仓库,火还在烧,她的腿断了,好多火星落在杜讪的背上。大家的人生不停地往前走,我却还是那个留在仓库的孩子,找不到出口。”

    木木别开头,不想继续望进他的双眼,唯恐会跌入那个永远也熄灭不了火海中。她拿起酒杯,却被他按下。

    ”今天到这边就可以了,我送你回家好吗?”

    ”我跟家里说今天要找朋友,不回去了。”

    ”这家店也不是二十四小时,还是让我送你吧!”

    ”如果我爸看到我喝得烂醉,又被男人送回来,那你的前途就完了。”

    ”……那,我们去找杜讪?”

    她半责备地睨向他:”你不知道本小姐现在在跟他闹别扭吗?这是什么馊主意?”

    ”……”

    黄子建没辙,按着太阳穴困扰,好难摆平的女孩子,早知道就别来淌这浑水。

    ”不然你……”

    一转头,蓦然撞见木木早已累趴在吧台上,他摇摇她肩膀,起不了作用。黄子建很快便放弃,兀自将杯里的酒喝完,向吧台买单,等候结账的空档,他撑着下巴,若有所思打量她的睡脸。

    ”安静下来就好多了。”

    门一开,进入眼帘的是一位戴着棒球帽、黑眶眼镜的年轻人,背上躺着昏睡的木木。

    ”嗨!”

    他的招呼显得狼狈,却一点也没消减黄子建那招牌笑容的魅力。冯懿很吃惊,赶紧领他进屋去。

    ”让她先睡我的房间吧!”

    她将棉被移开,等到黄子建将背上的木木卸下,再帮忙盖被子,闻到了轻微酒气。

    ”她喝酒了?”

    ”嗯,大概是醉了,还是太想睡觉……”

    说着说着,他注意到冯懿正用警戒的眼神瞅着自己,赶忙澄清:

    ”喂喂,我没灌她酒喔!是她自己喝挂的。”

    她姑且信之,关上房门,黄子建晃晃四周,问:

    ”你阿姨和姨丈呢?”

    ”他们去泰国玩了。”

    语毕,她意识到现下只有他们两个人,照理说这种情况应该能免则免,然而她却说出不像自己会说的话:

    ”你要不要坐一下?”

    听似客气的邀约着实令他意外,不过黄子建大方拣张椅子坐:

    ”就坐一会儿。”

    冯懿沏了一壶花茶,放在他们之间的桌面,袅袅的宁静白烟,楚河汉界。

    ”我以为你和姗姗小姐还不是那么熟。”瓷器铮錝的碰撞间,她说。

    他听出她的重点,坦白直言:”在酒吧巧遇的,她倒是一个很好聊天的人。”

    ”你不跟女孩子聊天的。”

    ”不然我都做什么?”

    ”你打情骂俏。”

    他莫可奈何地耸肩:”她太聪明,没办法那么做。”

    对于黄子建半开玩笑的响应,冯懿纳闷接腔:”你也从没对我做过。”

    他怔住,冯懿也因为自己的问题而失措,不仅如此,她低下的脸还迅速泛红。

    ”这个世界上,我怕的人不多,除了我奶奶之外,另一个人是你。”

    ”我又不会吃了你。”

    ”是不会,不过……”他望着她专注倾听的神情,稍后移开视线,不再说话。

    ”不过我会让你想起你害怕的事,对吗?”

    他不看她,呼吸却变得沉重。

    ”自从我们在大理见面,你从来没有好好正眼看过我。我这张脸、这只脚,会勾起你不好的回忆,是这样吧?”

    ”……我该走了。”

    见他迫不及待地起身,她锁起眉心,跟着站起来:

    ”既然讨厌见到我,就直说好了?那年在海边你没出现,也不告诉我原因,什么都不说,那件意外有让你厌恶到这个地步吗……”

    她还没说完,黄子建已经一个箭步上前抓住她的手,牢牢抓住,露出她所从没见过的凄怆表情:

    ”我害怕的是,只要我稍有轻举妄动,就会再伤害你……即使我再怎么不愿意,还是会伤害到你……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你什么都不说,已经伤害到我了……伤害到我了……”

    冯懿抿住颤抖的唇,眼泪却一颗一颗往下掉。她不曾在人前这般哭泣,黄子建心疼地轻靠她的额头,这样或许她的痛苦能分给自己。偏凉的体温曾在他高二那年包覆在他掌心里,趁着要赶上前方队伍的机会,他佯装不经意地牵握她的手,快跑起来。小小细细的手,并没有主动抽离,直到回到同伴身边,才悄悄分了开来。

    然而即便分开,某些怦动到几乎要窒息的感触还温暖地留在记忆中,紧紧依附着不能见面的伤痛。

    他还记得那一份差点要跳出胸口的欢喜,还记得冒汗的手心,还记得回头需要的莫大勇气,就连当时冯懿头低低的模样也恍如昨日刚发生过的事一样。

    ”我得走了。”

    他收回无法安慰她的手,快速离开这间屋子。

    当感受到四周人去楼空的寂寞,好似那年在海边落空的等待又回来了,愕然的冯懿合上眼,终于痛哭失声。

    木木睁开双眼,什么都没有的天花板先映入眼帘,白色,是梦境的颜色。她恍惚好一阵子,察觉到这里并不是她所熟悉的地方,霍的坐起身,陌生的家具摆设,干净简单,应该是女孩子的房间。

    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她想八成是被谁捡去收留过夜了,可是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脑袋一点头绪也没有。

    外头传来瓷器轻轻碰撞的声响,她蹑手蹑脚下床,将房门打开一个小缝望出去。

    冯懿背对着房间,端立在餐桌前摆放早餐的杯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