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节
    wed oct 07 14:00:00 cst 2015

    她已经准备要踏上斑马线,听见有人叫唤,又退回人行道,狐疑等着杜讪跑过来。

    ”我已经说过不参加庆功,我累了。”

    一过上班时间,她对工作的执着就自动荡然无存。况且,真的累了,就连杜讪亲自追来,也挑不起她缠人的兴致。

    由于杜讪不说来意,也不吭一句,木木看了他一眼便打算离开。

    ”你这个超级大骗子!”

    走没几步,忽然听到杜讪这么骂她。木木定格一两秒,回身,向他皱起困惑的眉心。

    ”哪有女孩子像你倔成这样的?到底要到几时你才能说实话啊?”

    她被凶得不明究理,刚好今天状态也是低气压,一下子就被激怒,挟带”谁怕谁”的气势凶回去: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啦!我再怎么倔有碍到你吗?还有,我什么时候没说实……”

    呛辣的话语瞬间埋入白衬衫硬挺的布料里。

    木木双眸圆睁,透过杜讪臂膀看得到不远处往来的上班族有人朝这边好奇观望,有几部车辆甚至特地放慢速度。这是一定的呀!又不是在拍戏,谁会在大白天、在大庭广众之下突然抱住女孩子?

    当她好不容易如梦初醒,才感到身体微微作痛,因为杜讪将她搂得好紧……天哪!杜讪抱着她,杜讪抱着她耶!

    那些乱糟糟的困意、怒气都被她的惊讶一笔勾销,等她渐渐感受到这份拥抱的力量和温度,不能言喻的欢喜迅速染红她的脸。

    可是,不对,她又不是冯懿,杜讪为什么会这么做?

    ”你……”木木有些害怕,问:”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杜讪仍然紧拥着她,巴不得能将她所承受的委屈全揽到自己身上。

    ”我知道你帮了大忙,还知道你帮我赶那份数据赶到三更半夜……你为什么都不说?”

    木木听完,终于听懂了,从诧异转为不可置信的愤怒。

    她用力推开他,力道之大,害杜讪一股脑撞上后面的路树,他高大的身躯撞落好几片叶子,在他们之间纷落。

    ”这算什么?谢礼?你抱我是为了要感谢我吗?”

    她的反应叫他一时之间无所适从,偏偏又不会说话。

    ”我、我的确很感谢你啊……”

    不说还好,一说完,木木更火冒三丈,抡起自己的包包朝他打过去:

    ”少瞧不起人了!我不需要你施舍这样的拥抱!”

    ”什么施舍?我才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抱我?你是因为喜欢我才这么做的吗?我要你即使说不出原因,但只要抱着我就觉得可以开心一整天!我要的是这个!你懂不懂?”

    她伤心望着他,一秒,两秒,三秒,他无法回答。

    木木转身,头也不回地奔过马路。杜讪目送她离开,几分心急,几分歉意。

    他想反驳些什么,但当她问起的那个关于”喜欢”的问题,为什么没有不顾一切的勇气?

    杜讪沮丧靠着树,头顶上又飘下一片叶子,他伸出手,叶子拐了一个弯,错过他掌心,像只蝴蝶翩然停栖在脚边。

    ”不是道谢啊……”

    为什么会推开他呢?为什么要发火呢?为什么时间不能倒带呢?

    木木凝眉苦思好久,重重放下空酒杯,悔恨长叹。

    难得杜讪主动抱她耶……

    ”欸欸,姑娘,这调酒虽然像果汁,但还是会醉的好吗?”

    熟识的酒吧店长今天站吧台,见她颇有男子气概地吞光整杯粉色调酒,忍不住出口制止。

    她迷迷糊糊对着眼前的高脚杯发呆,问了一个无厘头的问题:

    ”这里有没有床啊?”

    ”啊?”

    ”想睡了……”

    店长不懂她在说什么,看看时间,不过八点过一些而已。

    ”姗姗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意,有人认出她,径自在她旁边的高脚椅坐下,帅气的笑脸跟头上旋转的彩灯一样炫烂。原来是黄子建。

    ”下班后就是我的私人时间了,就算跑去火星也没关系吧?”

    她没什么好气,又语无沦次,黄子建心想还是小心为妙。

    ”不是的,这间店我常来,不过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你。”

    木木撑着头,瞥向另一桌正朝这边张望的客人,想必是黄子建同行的朋友。

    ”自从当上班族就没来了,喝太多对工作效率不好。”

    嘴上这么说,不过她又向店长点了一杯跟刚才一样的调酒。

    黄子建端详她郁闷的侧脸一会儿,聪明探问:”跟杜讪吵架?”

    她神情紧绷,半天不搭腔,把杯子灌得半空之后,才絮叼地自言自语:

    ”我就是搞不懂,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不是很简单的二分法吗?只想一直待在中间的灰色地带,简直太狡猾了!”

    他认同地点点头:”有的人是那样没错。”

    木木晓得他话没说死,于是追问:”那杜讪呢?”

    ”杜讪……他那个人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确定的话,是什么承诺也不会做的喔!”

    ”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正因为不想伤害对方,所以更加谨慎。决定好好珍惜一个人,可是很沉重的责任哪!”

    她迷迷蒙蒙望着他此刻竟然有点慈祥的笑脸,脑袋更加混乱。杜讪跟她从前遇见的男人都不一样,那些男人在她生命中来得快,去得也快。他们不流连,她也不恋栈。

    杜讪却不同。

    她困惑地安静下来,黄子建伸出带来的酒杯,轻轻和她的杯缘碰出清脆响声:

    ”有这么难吗?不如把我列为考虑对象?我很简单易懂的。”

    木木半瞇起朦胧双眼,店内鹅黄色的灯光将她似笑非笑的面貌映照得妩媚动人:

    ”你不行。你比杜讪更害怕伤害心里珍惜的那个人,而且,也害怕自己因为珍惜那个人而受到伤害。”

    她状似鬼打墙的醉言醉语,让黄子建稍许变了脸色:”为什么这么说?”

    ”我看到教室里的情人伞了。当年被你刻在窗户上的那个情人伞,只写上冯懿的名字。为什么呢?我说啊,因为那个男生害怕喜欢冯懿的心情被别人知道,所以不敢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那个窗户才会留下一个未完成的情人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