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节
    wed oct 07 12:00:00 cst 2015

    等了一下没得到回音,杜讪以为她在生气,又问:

    ”喂?你在听吗?”

    万一有不想要,却又舍不得的时候呢?啰唆!她只想哭啦!

    木木抿抿颤抖的唇,轻声回应:”在听啊!那边场布顺利吗?”

    一提到工作成果,杜讪整个人精神都来了,开心地描述给她听:

    ”嗯!都搞定了,冯懿她们把会场布置得超美,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多蓝玫瑰,很壮观耶!真希望你现在就能看见。木木,这都是有你帮忙才能做到。”

    她垂下头,狠狠闭上眼,第一次为杜讪而掉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发表会在翌日下午顺利展开了。公司派了不少人力前往支持,杜讪和木木清晨一早就到会场待命,确认一切都就定位,还得监督所有流程的进行。等到下午一点发表会开始,宾客陆续涌入,听到不少对于会场布置的惊艳赞叹。

    后来执行长上台致词,介绍新上市的产品,估计会是一段冗长时间,杜讪和木木暂时退到角落靠墙站立。发表会的成功,让杜讪有逆转胜的雨过天晴,他兴奋得不得了,连前一晚四处奔波的疲累都一扫而光。

    木木就不同了,因为坚持晚上十点就寝的原则,她鲜少熬夜,睡不到四个钟头又得赶到会场,使得今天精神严重不济。然而,”六个脚印”在短时间内所完成的成果,超乎她所预料,观赏着”蓝色妖姬”多而不腻地妆点会场,她不禁怀抱一种既敬佩又不甘心的心情,舍不得移开目光,但随着眼皮逐渐下垂,当眼前一片昏暗,她的头撞到东西,木木猛然清醒!抬起眼,杜讪正狐疑盯着她瞧。

    原来她撞上的是杜讪的手臂。

    ”你精神很不好,很累吗?”

    ”我对又臭又长的演讲没有抵抗力啦!”

    她一面辩解,一面暗瞪这个会场一眼。为了看投影片,整个灯光都打暗了,根本就是困意的温床嘛!

    杜讪半信半疑:”累的话就先回公司吧!反正接下来应该没有什么事。”

    ”不要,我跟某些人不一样,接下来的份内工作一定会做到好。”

    ”还在说?冯懿她们已经在反省了,今天早上还为了把情况弄得这么紧急,特别去跟主任道歉。

    ”哼!对啦!她怎么做都很好,连屁都是香的。”

    杜讪措手不及:”你……女孩子讲话干嘛这么粗鲁?”

    ”因为你没办法想象冯懿那个仙女讲话粗鲁,也不准其他女孩子讲话粗鲁吗?”

    她就像想睡觉而开始闹脾气的孩子,杜讪索性闭上嘴,看着台上换了一位经理级的人物继续接力发言。

    不多久,手臂又被撞了一下,他侧头看,木木整个上半身靠上来,相当豪迈地打起瞌睡。

    ”喂……”

    他用手指推推她的头,没醒。杜讪很快便放弃了,就这么乖乖让她靠着,顺便新奇地打量她一番。

    ”是要怎样才能站着睡觉啊……?”

    后来,没能让木木休息太久,又开始进行下一个流程。活动在四点多结束,完成会场的收拾工作,他们返回公司差不多是下班时间了。

    木木已经累到如果眼前出现一张床,她一定会立刻倒下不起。所以当同事起哄要为这次活动圆满落幕去庆功时,她客气婉拒:

    ”我想先回家休息。”

    一群人鼓噪着要去哪间餐厅,杜讪想到应该打电话通知冯懿,于是拿着手机到茶水间讲电话,告诉她现在可以去会场回收花材和花器。

    ”东西满多的,要不要我带一些人过去帮忙?”

    ”不用了,杜讪,这种事我们常做,不会花太久时间。那……发表会顺利吗?”

    ”很顺利!厂商和客人都一直说今天的布置很特别、很漂亮,还有很多人跟我要”六个脚印”的名片。冯懿,搞不好将来你们会愈来愈忙喔!”

    他在电话那头高兴得犹如赛跑得第一的孩子,冯懿感到欣慰,内敛的情绪使她不像杜讪那么激动,反倒在几经思量后又启口:

    ”杜讪,难道你都没想过我是怎么找到最后那位大批商的吗?”

    ”咦?”

    话题猛然被拉到一个突兀的点,他一时跟不上:”呃……这个……”

    ”凭我们这间起步没多久的小花店,就算找到对方,人家也不一定会卖给我们这么大的面子。”

    ”那么是……”

    ”杜讪,庆幸的是,我们认识的人当中还是有人有强而有力的后台,对不对?”

    ”……”

    他紧握手机不吭声,听得出冯懿刻意不将话说白,并希望他能意会到她想传达的讯息。

    冯懿很会选词用字,杜讪一下子便猜到了,却换来满头想不透的问号,因而眉头深皱。

    ”……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笑一下,替他们俩觉得可爱:”那时候有人在吵架吧!”

    挂了电话,杜讪走出茶水间四处寻找木木踪影,却遍寻不着。他穿过强拉着他出发去庆功的同事们,走到jack面前:

    ”有没有看到木木?”

    ”她先回去了。”

    收拾好自己东西,jack又加一句:

    ”昨天拼到那么晚,现在一定很想赶快躺平吧!”

    他急着走,又被杜讪强力拉回来:”你说什么很晚?”

    ”就……我昨天十一点多的时候突然想到有封紧急的e-mail忘记寄给美国客户,想到也许木木还没走,打电话到公司,结果她真的还在,就拜托她帮忙。”

    杜讪惊愕地松开手,jack则跟上准备庆功的同事,不忘回头提醒:

    ”欸!一起来啊!喂……杜讪!”

    杜讪越过他,快速飞奔出去,他这辈子从没跑这么快,走廊的长度似乎永远也走不完,唯恐再也见不到的着急心情,让心脏隐隐发疼。

    冲出公司大门,他朝广场张望一下,不一会儿便发现正准备过马路的木木。

    那个看了无数次套着风衣的背影,如今竟给他灯火阑珊处的深刻感触。

    ”木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