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节
    wed oct 07 10:00:00 cst 2015

    一反发表会会场的灯火通明,杜讪的公司大楼到了晚上十点多便几乎全部黑暗,连办公室也不例外。加班的人走光了,木木捻亮桌灯,挑灯夜战。

    对她来说,在黑暗里工作比较能够集中精神,不过报表超乎她想象中的多,她边打边骂杜讪到底在搞什么鬼,这么简单的统计也会算错!

    偶然间肚子咕噜叫了一声,在寂静的办公室显得格外刺耳。

    好饿呀……她痛苦地按住瘦巴巴肚皮,第数次拉开抽屉,刚刚最后一块巧克力在八点半左右就被啃掉了!她大受打击地倒向椅背,顺便晃想闪着微弱夜光的挂钟,十一点。

    她盯着皮包打起主意,沉吟几秒钟,木木勉强爬起来,找出手机,深怕错过来电。但,手机没有任何动静,没有铃声响起,没有来电显示。

    她很清楚此时此刻的活动会场肯定忙翻了,可是这份扑空的感受还是让她重重坠跌。

    她火大了!愤怒令她从深不见底的失望中醒悟过来。

    ”我到底在干什么?”

    堂堂木木怎么会为了男人搞得这般狼狈可怜?抱着不属于自己的工作到夜深,还像个傻瓜一样,等着即便一通也好的关心电话。

    ”我不干了!”

    她开始意气用事地收拾桌面、皮包,穿上外套,再把没做完的报表通通送回杜讪桌上!

    又蓦然打住……

    杜讪的桌灯下有一个小小的喜糖盒子,是心型,里头堆栈了好多橡皮擦,大的,小的,黑的,白的,总之都是她扔过来的。

    那些橡皮擦就像有什么镇静魔力,她看呀看,呼吸渐渐恢复均匀。橡皮擦始终不起眼地躺在那里,随着时间一天一块两块的,愈堆愈高,如同那些回流过来的心情,她一天一天爱着杜讪的心情,层层满溢。

    木木嘟起嘴,慢吞吞踏出一步,又把那堆报表抱回自己桌上,将计算机打开。

    孤单的灯光,过亮的屏幕,跳跃的键盘,喀哒喀哒……她舍不得放弃的等待,喀哒喀哒……

    报表全部搞定,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木木拖着疲惫步伐踱步,被路灯晒亮的影子就在脚前,是一个孤单身形,她一边走,一边恍惚凝望。直到想起必须赶上末班车,才举起手表一看,凌晨一点,地铁已经停驶了。于是又颓然垂下手,环顾冷清广场,莫名有一种回不去也无所谓的豁然。

    为了美容着想,木木从没这么晚睡过,现在感觉头重脚轻的。她呆立一会儿,才继续启步走,想着活动会场的场布不知道结束没有,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拖得这么晚吧!那么,为什么杜讪还不过来找她?总不会……他和冯懿、拉拉去庆功了吧!有可能喔!那个好吃懒做的拉拉的确有可能提议去大吃一顿,慰劳自己。然后冯懿又好心提出邀约,杜讪肯定是求之不得了。

    她在混乱的脑袋乱七八糟地做了许多假设,可是不管哪一个,结论都是杜讪并没有那么在乎她,所以才放她一个人加班到三更半夜……

    是不是停止这段单恋比较聪明啊……

    木木摇摇头,停止没有意义的猜臆,准备到路口拦出租车。这时,眼角瞥见杜讪从公司停车场窜出的身影,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本能地就藏进旁边树丛里!

    枝叶扎得她的脸好痛,木木用无声唇语反问自己到底在干嘛。

    杜讪边跑边打电话,木木的手机立刻作响,她仓促接起,不让铃声泄露行踪。

    ”喂,木木,不好意思,我回来晚了,你还在吗?”

    ”……当然不在啦!我已经回去了。”

    ”咦?”

    原本卖命狂奔的杜讪立刻原地打住,仰头观看公司大楼是不是还有哪里亮着灯:

    ”你回家了?”

    木木张开嘴,声音哽在骤然发酸的咽喉。为什么如此喜欢杜讪的她,现在宁可说谎也不愿见他一面?有一堆足以让她抱怨到天亮的事,这一刻却化作委屈的眼泪,被倔强地噙在眼眶,她咬着唇,不明白这份想哭的情绪是怎么回事。

    ”喂?木木?”

    ”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又不像你做事笨手笨脚,报表早就做完啦!”

    费了好大力气,她总算成功吐出这句听起来盛气凌人的话,却在杜讪看不见的地方伸出手背挡在眼前,她忽然不晓得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心上人。想要他嘉许自己做得很棒,又不想让他见到自己这么狼狈无措的模样……

    一旦和杜讪面对面,便会掉下眼泪的模样,一定丑毙了。

    ”那,你回到家了吗?”杜讪没有那么喘了,嗓音中所透出对她的关心也相对变得浓厚。

    木木只当那是官方性质的问候,没好气:”老早就洗完澡,准备睡觉了。”

    ”那就好。”他搔个头,真的放下心:”我一直很担心你会在公司待得太晚,回家就好。”

    由于他搔头的动作,木木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拎的袋子。她认得那个绿底红字的袋子,是景美夜市的广东粥!

    ”你帮我买广东粥了……”

    才脱口而出,她就掩住嘴。杜讪奇怪低头看袋子,问:

    ”你怎么知道我有买?”

    ”你……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啊?就算我指定要去美国买,你一定也会飞去的吧!”

    说完,她自己都怔住了。是啊!正因为了解杜讪这个人,才会无法自拔地喜欢上他吧!

    ”那万一有不想要,却又舍不得的时候呢?”

    jack的问题,就像一只从楼上窗口飞来的纸飞机,在她心头盘旋,轻飘飘,并不伤人,却有着不知何时会落下的忐忑不安。木木靠向身后树丛,抬起头,试着不让盈眶的泪水涌出。

    她讨厌杜讪的温柔,她恨透不争气的自己。

    ”既然你要睡,我就不吵你了。粥我先解决掉,明天再赔你一碗……木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