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节
    wed oct 07 08:00:00 cst 2015

    木木打完招呼便径自在对面的椅子坐下,冯懿正想回礼问好,木木却开口跟餐厅服务生要杯外带咖啡,没有久留的打算。

    非上班时间的她偶尔会将名牌穿戴上身,跟以往的上班族形象不太一样,与她擦肩而过的人五个会有三个回头再搜寻她的身影。

    尽管身为众人的目光焦点,她依然以慵懒自在的姿态坐在生意不错的咖啡店,一点违和感也没有。

    冯懿心想,被这样一个女孩爱上的杜讪,说没压力是骗人的吧!

    ”抱歉特地约你出来。我不想让杜讪知道我们见过面,所以才约在这里。”木木爽快地表达立场。

    ”如果有必要,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你们店里另外那个广播电台。”

    一听就晓得她指的是拉拉,不爱道人长短的冯懿只好忽略那句话,直接问明来意:

    ”姗姗小姐,是不是厂商那边有什么问题?”

    木木几乎是以”瞪”的方式盯她半晌,似乎还为了”六个脚印”所捅的篓子怀恨在心。她从包包掏出一张名片,推到冯懿面前:

    ”这是跟我妈有交情的一个批发商,不够的”蓝色妖姬”就找他要吧!”

    冯懿惊讶的视线自名片上抬起,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她的反应叫木木觉得不自在,她把包包揽到膝上,准备离开。

    ”我已经照会过对方,所以,应该会很顺利。”

    ”姗姗小姐!”冯懿请她留步,赶忙问:”你为什么要帮这个忙?”

    ”……”

    她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柔和的眼神先停驻在冯懿身上片刻:

    ”我不是帮你,是帮我自己。我不希望将来杜讪知道我有能力帮忙,却袖手旁观,他一定恨我。”

    ”杜讪不会恨别人,更何况是你。”

    她听了,轻蔑地冷哼一声:

    ”你喜欢把那个人当成大好人,是你的事。只是当他没有符合你期待的时候,也别随便对人家失望就好。”

    木木一针见血的说话习惯没变,切中冯懿的心境,她无语,直到木木站起身,才开口道谢:

    ”姗姗小姐,谢谢你。”

    木木停步,幽幽地说:

    ”我认为,就算会有相同的遭遇或一样的喜好,但一个人的特质绝对是独一无二的,所以用不着去羡慕别人,我一直这么想。但是遇见你以后,因为你身上有我太想拥有的东西,所以我羡慕你。”

    自己居然会说出这么肉麻的话,令她愈来愈觉得别扭,索性甩头要走,冯懿又叫住她:

    ”姗姗小姐,为什么不能让杜讪知道你出面帮忙呢?”

    她的追根究底好像踩到非同小可的地雷,木木的怒气顿时扶摇直上,她气呼呼丢下一句话:

    ”因为我跟那个大混蛋正在吵架啦!”

    后来,果真如木木所言,冯懿打电话给那位花材批发商,对方很阿莎力地答应给足她需要的”蓝色妖姬”,那时距离发表会只剩下三天。

    得知”六个脚印”有救了,杜讪欣喜若狂地向木木报告这个奇迹,木木则假装什么都不知情,而且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模样。事实上,看着整个人又充满活力干劲的杜讪,她悄悄在心底微笑。是呀!这才是她想要的,冯懿的死活、活动的成败,那些根本都不重要,她只要有杜讪的笑脸就好。

    燃起一线希望之后,杜讪向公司借货车,一趟又一趟帮忙载花材到发表会会场。筹备的时间有限,人力又不足,杜讪说下班后再到会场继续帮忙场布。

    不过,就在快下班前的半小时,他被主任叫了去,一迭报表高高地堆在眼前。

    ”很粗心喔!杜讪,这些全部都做错了,改一改,明天早上交来给我。”

    主任是笑面虎,没见他发过什么脾气,惩处部下当然不需要发脾气,只要一道命令下来就可以。表面上是和蔼地要杜讪明天早上交,但如果超过他所认定的期限,那就完蛋了,而且没有通融的余地。

    木木从座位上看着杜讪绝望的背影,忧忡皱起漂亮眉心。怎么有人可以这么倒霉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杜讪失神地捧抱那一迭不太可能今天就赶出来的报表回座,再望向墙上时钟,今晚就得完成发表会的场布,凭”六个脚印”的两个店员实在是不可能的任务。

    糟糕了,两头烧。

    忽然,那堆报表被拿走一半。杜讪转向开始浏览报表的木木,她则故意不看他:

    ”去吧!以你那种龟速打字,给你一百年也整理不完。”

    ”可是……”

    ”想办法让发表会成功,是你这个负责人的责任,还不快去?”

    ”木木……”

    他欲走还留,不想拖累她。木木不耐烦吐气,放下报表,半命令地:

    ”不过等那边搞定,你要带宵夜给我,是景美夜市的广东粥。”

    ”咦?我回来都不知道几点了……”

    ”你放心,那家卖到凌晨三点,我会画地图给你,不是那家的广东粥就不行。”

    她不是真的那么想吃那家的广东粥,纯粹是想让不干不脆的杜讪别再怀着内疚拖拖拉拉。

    ”谢、谢谢你啊!我一定尽快回来!”杜讪马上拿起地图,奔出办公室。

    等他走远,木木才望住他消失的门口,方才的潇洒与任性彷佛都随着他离去似,只留下失落、怨怼、伤心的情绪缓缓沉淀下来。

    她知道自己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她也知道无论杜讪对她再多么不舍,冯懿永远都会是他飞奔而去的方向。

    然而她却不能将视线自门口转移,直到意料之外的热意涌上眼眶,才赶紧别开脸,重新回到闪烁的计算机屏幕上。

    那一晚,发表会会场忙翻了,临时找工读生帮忙,但他们到了九点多便离开,最后剩下杜讪、冯懿和拉拉还在拼命赶工。拉拉反常地没偷懒,她了解这个案子失败的严重性,于是卯起来插花、提水、结缎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