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节
    wed oct 07 06:00:00 cst 2015

    她挂念的事,一扫阴霾了。

    木木说得对,他不是不敢,而是早已能够预知到说出”喜欢”两个字的结果。冯懿会对他说”对不起”;就算她没说,肯定也会为难得不知如何启齿。

    他早就知道了。

    可是,然后呢?这一份深埋的心情又该怎么办?

    日子一天一天逼近发表会,冯懿也愈来愈辛苦,她甚至亲自跑了几趟上关去找可以提供”蓝色妖姬”的花店。

    杜讪担心”六个脚印”的情况,主动帮了很多忙,下班和放假除了陪冯懿到处跑之外,在家就是挂网查数据,搞到后来频频在大白天打瞌睡。

    这些木木都晓得,jack不是个能守住秘密的室友。她心疼杜讪,不过当初是自己先划清界线,现在说什么也不愿意插手。只在杜讪呵欠欠连连的时候,送来一杯黑咖啡;或是在他快被主任抓到之前,丢橡皮擦打醒他。

    星期天中午,为了慰劳杜讪这阵子的奔波,木木再度捧抱一大袋食材到他住处下厨。

    杜讪并不在。

    jack说,他约黄子建见面,黄子建是大明星,说不定会有人脉可以帮冯懿的忙。

    ”那,反正他一定会回来吃午餐的吧?我一边煮一边等他。”

    然而当满桌菜都变凉,杜讪才拖着沉重步伐回来。

    饿昏头的jack首先开炮:

    ”妈的!你不是说半小时就回来吗?搞到现在我一口都不准先吃!”

    ”杜讪!”

    木木一扫前一秒的无精打采,飞扑上去,小鸟依人地搂住他颈子:

    ”我今天有煮奶奶传授的豆瓣虱目鱼喔!你尝尝看有没有奶奶的味道。”

    ”唔……喔!”他心不在焉坐下,不知不觉呼出长长的叹息。

    木木随他坐下,手还搁在他颈子上不放,杜讪罕见地没对她的纠缠百般抗拒,于是更加随心所欲。

    ”怎么样?不顺利啊?”

    杜讪灰心丧志地点头:”嗯!子建说他会帮忙问问,可是希望不大。”

    ”当然啊!他是演戏的,又不是卖花的。

    ”怎么办?剩不到一个礼拜了……”

    jack已经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含着满口食物不清不楚地说:

    ”你还担心冯懿?万一她的花店真的跳票,你也要负连带责任耶!对方怪的是我们公司,不是冯懿喔!”

    木木嫌jack扫兴,睨了一记回去,然后用筷子夹起一块鱼肉递到杜讪面前,笑瞇瞇要喂他:

    ”不要谈公事了,又不是上班时间。先吃饭再说。来,啊─”

    但是杜讪并没有张嘴,他思索一会儿,面向她,出奇慎重:

    ”木木。”

    ”嗯?”

    ”虽然这样很不应该,不过,你能不能帮冯懿的忙?”

    jack打住筷子,这个问题敏感得害他神经紧绷,不仅如此,四周空气也瞬间凝冻住似的。他先看看唇线抿直的木木,再看看态度诚恳的杜讪。

    ”万一,”六个脚印”真的不能履行合约,你能不能……让公司不要罚她那么多钱?”

    她听完,似笑非笑地问:

    ”就是要我以董事长女儿的身份去要求董事长开恩,对吗?”

    ”呃……不是说都不用罚,只是,能不能在冯懿她们的能力范围以内……”

    没等他讲到最后,木木重重放下筷子,上头的鱼肉不偏不倚跳进jack的碗里。她站起身,前所未见的勃然大怒!

    ”我真没想到你会讲出这么下三烂的办法!为了冯懿,你连原则都没有了吗?你究竟是是”六个脚印”的员工,还是我们公司的员工?身为这个企划案的负责人,现在应该要做的是想出支持的备案,而不是跟着一间可能会违约的花店团团转!更可恶的是……”

    太过生气的缘故,她先深吸一口气,才怨恨地破口大骂:

    ”更可恶的是,你明知道冯懿是我的情敌,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要我帮她?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告诉你,要我帮忙,门儿都没有!”

    发完飙,她使劲甩上门离开。不敢吭气的jack默默啃着白饭,自始至终他的手都紧压住桌面,就怕暴怒的木木会气到把桌子给翻了。

    杜讪对着那扇因为用力过猛又弹开的门,被教训得无地自容。

    jack见他懊恼地动也不动,开口劝他:

    ”喂!想破头也没用,先来吃饭吧!都一点半了。”

    ”……我真的很差劲……”

    他还是不动,自责到不行。直到jack硬是将盛好白饭的碗塞到他手上,又催又劝,他才动手去夹桌上的豆瓣虱目鱼。

    吃下一口鱼肉,杜讪愣了愣。

    是奶奶的味道。

    jack注意到他的停顿:”怎么了?并不难吃啊!跟上次比起来简直是天堂跟地狱!”

    不是百分百的到味,不过,那的确有奶奶的味道。

    ”啊!冷了对吧?再拿去微波一下。”

    jack伸手就要端盘子,却听见杜讪说:

    ”不用了,很好吃……这样很好吃。”

    杜讪赶紧伸手将盘子拿回来,摆在面前,那盘豆瓣虱目鱼,带给他好饱满的幸福感受。

    她真的下功夫去学了呢……

    不是为了什么崇高目标,也不是为了谁,纯粹是想让他高兴而已。

    他是很高兴哪……

    回到家的木木将包包一甩,什么也不做,直接趴在床上,发呆。过了好久,包包里面的手机响了,她以不移动身体的状态腾出手,将手机拿出来,见到来电显示是杜讪,心想他一定是不死心,想要继续为冯懿的花店求情。

    ”哼!”

    手一扔,手机飞进棉被堆里。木木又趴回去,噘着嘴生闷气。不久,手机又响,这一次换成讯息提示铃声,她犹豫一下,看看棉被,坐起身,狐疑地将手机找出来。

    屏幕亮起的光还没熄灭。

    ”对不起。谢谢。”

    她静静地看,直到屏幕变暗。

    木木再度扑回床铺,一手抱着柔软的蚕丝被,凝望恢复安静的手机。

    五个字。她彷佛懂的。

    ”嗨!午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