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节
    wed oct 07 04:00:00 cst 2015

    并不是平常的黄子建。冯懿这么直觉,不知怎的,跟着心跳加快。

    ”……现在讲不出来啦!”

    挣扎许久,他闹别扭般站起身,脸藏在窗棂后面,冯懿只看得到他的颀长身形和秀气嘴角

    ”……是不好的事吗?”

    ”嗯……可能是天底下最好的事了吧……如果成功的话。”

    他那见不到全部的脸、改不了自我的语气、只说一半的答案,都让冯懿默默地……默默出了神,红了脸。

    也许是夕阳缘故,黄子建的脸庞彷佛微醺起来,她始终记得那天从教室望出去的天空,还有黄子建脸上的青涩,是很美的颜色。

    黄子建再次醒来的时候,时间才经过十二分钟。一睁开眼,冯懿坐在桌前写东西的画面正巧在他对面,伴随从纸张传出的沙沙声,他安静地看,持续不断的节奏和海浪有着微妙的相似。

    不久,冯懿察觉到他的视线,停下笔,问道:”你醒多久了?”

    ”两分钟吧!”他不想动,还没有完全清醒。

    ”既然醒了,为什么不出声?”

    ”看见你写字的样子,一时之间有点混乱了,我们好像还在学校。”

    那么巧。

    ”你不是最讨厌学校?”

    ”讨厌啊!不过,去学校也不都是坏事。”

    他闻到熟悉的清凉气味,纳闷起来:

    ”我脸上涂了什么?”

    ”你奶奶的青草膏啊!我看你的脸受伤了,片场的人有帮你处理吗?”

    冯懿将一个小黄罐递到他面前,那是奶奶自制的青草膏。

    ”拿去,奶奶交代要给你的,她也有给杜讪,看我们之中谁会遇到你,就拿给你。”

    他慢半拍接了去,注视半晌,合上手掌:

    ”谢谢。”

    他坦率收下。冯懿想起杜讪私下说过,黄子建嘴上说没空回老家,其实还是偷偷回去了。

    他在奶奶看不见的地方观察她,看她身体好不好,是不是像从前那样有精神。

    黄子建终于注意到花店的安静,问起拉拉行踪:

    ”你那个……很热情的同事还没回来?”

    ”她习惯在外面找朋友聊天才会回来。”

    黄子建发现那本摊在桌上的周刊,大吃一惊:”你看了?”

    冯懿跟着掉头,知道他在讲什么事:”看了。”

    ”是拍摄的角度问题喔!事实上没怎样。”

    ”我知道。难得杜讪遇到一个这么喜欢他的女孩子,你不要捣蛋。”

    他听了,大笑几声,却说不出是哪一点好笑,也许是冯懿压根儿不在意,也许是她那令人怀念的管教口吻。

    ”知道啦!”

    他吊儿郎当应话,站起来,伸懒腰。看来小睡片刻的十五分钟挺管用,他再度恢复精神:

    ”我回片场了,多谢你的收留。”

    他用”收留”的字眼,在冯懿胸口注入一股酸意。这个说法并没有错,他回不去的老家,除了奶奶之外,没人欢迎他,当年那把火烧光大家对他的信任。除了大理,他没有其他容身之处。

    ”黄子建……”她脱口而出。

    他回身,等着。

    ”你……”

    他脸上的伤痕吸引她视线,嘴里却说出言不由衷的话:

    ”逞强是傻事,别再做危险的动作了。”

    ”你认为我拍戏是在做傻事?”

    不是的,她只是想说,那些动作太危险,太容易受伤。

    ”不顾一切的逞强,是傻事没错。”

    面对她严谨的态度和淡漠的眼神,黄子建满不在乎摊开手:

    ”你说,我还有什么好失去的?”

    ”……你明明拥有很多。”

    有奶奶日复一日的挂念、有杜讪两肋插刀的义气,还有……还有一个人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的等待。

    ”你太高估我了。”

    而他完全不愿意探究那些情感,转身离开。

    冯懿一直目送,直到他被片场的工作人员包围为止。

    不久,杜讪过来了。最近他一下班就会来接冯懿一起去找花店,看看会不会有漏网之鱼,总是找到晚上十点多才送她回家。他停好自行车,见到冯懿独自站在门口,不知看着什么发呆。

    ”冯懿?”

    他唤她名字,她晓得是杜讪,仍然没有移动目光,呢喃自责:

    ”我……真的很不会说话呢!为什么心里想的事情总是没有办法好好地说出来?”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看,大家都很会说话的样子。”

    原来她的定睛之处是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多三两成群,开心地、严肃地说笑着、讨论着:

    ”是啊!只是把话说出来让对方听见就好,就这么简单,不管是谁一定都能做得到。”

    杜讪起初一头雾水,后来见到她受挫的神情蒙上一层惆怅的光,登时之间开窍。

    ”我也常常有这种感觉,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事,自己却做不到。”

    她转头看他,神情亮了起来。杜讪告诉她:

    ”跟别人比起来,自己很没用,连一件简单的事都做不好……我常常会这么想。”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只要待在你身边就会觉得安心?”

    冯懿抿起温柔的笑意:

    ”这样的杜讪怎么可能很没用。”

    他很紧张,每当冯懿露出这种迷蒙、柔得会把一切溶化掉的笑容时,他总是很紧张。

    ”冯懿……”

    ”什么?”

    他真的认为自己很没用,特别是面对冯懿想坦白一切的时候。

    ”我……不是大善人,并不是对谁都那么好……”

    她露出一点困惑,再次笑问:”你要说什么?”

    ”就是……”

    还在支吾,杜讪眼角瞥见摊在桌上的周刊,心生不妙:

    ”那个……你看了?”

    ”喔!拉拉拿给我看过了。”

    她顿一顿,又补上一句:

    ”黄子建刚刚来过,他说那是记者乱写的。”

    ”子建来过?”

    ”是啊!所以你和姗姗小姐……”

    她踌躇一下,大概意识到不该强行为杜讪和木木之间的关系下批注,因此改口:

    ”一切都没事就好。”

    方才提到黄子建澄清了照片一事,冯懿的脸上一度闪耀过或许连她都没能察觉到的光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