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节
    wed oct 07 02:00:00 cst 2015

    ”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就算伪善,不过如果你说我完全不在乎冯懿的心情,那也不对,我很在乎,她会难过的话,我就在乎。”

    很诚实的一个人。有时候木木宁愿他学会好听的花言巧语,只要她不觉得受伤就好,不过……那样就不是杜讪了。

    她垂下眼帘,因为他始终不能明了她的心情,而伤心得无法正视他的脸:

    ”是我误会你了,我也欠你一个道歉,这样我们就算扯平了吧?”

    ”你倒是在很奇怪的点上特别刚正不阿耶!”

    他没察觉到她的抑郁,体贴地说:

    ”我送你去坐车吧!”

    木木并没有马上答应,忖度着,轻轻叹息:

    ”等你想追我的时候,再送我回家吧!”

    ”……你干嘛扯到这边来?”

    她默不作声,本人似乎也有些困惑,能够跟杜讪多相处一些时刻,明明是最开心的事……

    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即使两人在一起,还是感到寂寞。

    ”杜讪。”

    ”嗯?”

    他们并肩走了一段路,木木没来由叫他,望着他。

    ”全世界就只有你的多管闲事……会让我高兴得要命。”

    宛如告白般的话语,一如木木毫无保留地将她的心掏出来,透明而完整,呈现在他眼前;更有些时候他甚至觉得那颗心被活生生放入自己胸口,每一次的跳动都刻骨铭心。

    反观木木,大概是重申了自己立场的关系,她恢复正常,口吻开始透露几分怨怼:

    ”所以,我并没有为了那件事生气。那张照片是黄子建为了不让我的脸被记者拍到才过来帮我挡的,不是什么拥抱的动作。”

    她暂停一下,见他一脸放心,酸溜溜调侃:

    ”满意了吗?现在你可以赶快向冯懿通报,告诉她可以放心了。”

    ”呃?我不是因为她才……”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断了,双唇紧闭,微微脸红。木木不明白,靠过去,像医生想尽法子要诊断出一丁点病症那样:

    ”你怎么了?”

    ”没、没有。”

    每回她一靠近,他便退开,害怕被读出某些心思。木木当那又是他惯性的闪躲,不以为意,将包包挂在肩上道再见:

    ”我先回去了,掰掰。”

    ”唔……路上小心。”

    等她走远了,杜讪才如释重负地蹲在地上。一分钟前还深怕会被她听见心脏乱跳的声音,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他头垂得老低,万分懊恼:

    ”厚!我在干嘛啦?”

    ”这个……这个狐狸精─!”

    拉拉咬牙切齿地咆哮,还拿着周刊直接摊在冯懿面前:

    ”你看!是她吧?你那个一九○的同事!”

    拉拉记不住杜讪名字,总是以身高称他是”一九○”,木木的名字她更叫不出来了,但说什么也认得她的外型和那天来店所穿的服装。

    由于木木没有被拍到脸,媒体并未大肆报导这张合照,偏偏拉拉有收集黄子建所有情报的习惯,不然不爱看电视的冯懿可能也没机会见到这张照片吧!

    状似相拥的画面倒映在她纹风不皱的视野,只有一秒钟的停留,她阖上书页推回给拉拉,半安慰道:

    ”记者喜欢乱写,你不用太当真。”

    不管拉拉的抵死不信,冯懿将修剪完毕的盆栽捧出去晒太阳,扬头,那处片场正沸沸扬扬上演惊险的追逐戏。黄子建必须以飞快的速度爬上四层楼梯,再从逃生窗口跃入另一栋公寓的窗口内,中间的防火巷并不宽,不是太困难的距离,然而随着ng一次又重头再来,冯懿的呼吸就跟着暂停一次。

    黄子建不用替身,他说这样比较有话题性,那倒是真的,除了攻上新闻版面外,天天守在片场只为瞻仰他帅气身手的粉丝有增无减。

    目不暇给的高难度动作和粉丝的尖叫声,都令冯懿心情愈来愈紊乱,最后无奈阖眼,放下盆栽,回到座位上继续联络可以提供”蓝色妖姬”的花店。

    时间已经迫在眉睫,对于这次合作的厂商所要求的一万朵,至今东凑西凑,勉强只能凑到三千朵。要是再不加把劲把数量凑齐,”六个脚印”的命运便是等着被庞大违约金给压垮。

    半小时后,拉拉送一束花到附近学校,没离开过桌前的冯懿被门口闯入的人影吓一跳!

    ”嘘,是我。”

    黄子建食指放在嘴上,闪进半个人高的花架后面。冯懿见店外有一群粉丝探头探脑地经过,念着”怎么不见了”,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都走掉了。”不久,她说。

    黄子建从花架后走出来,松口气,立刻又想到什么:”你同事呢?”

    ”她出去外送……你到底要做什么?”

    他随意捡张比较大的椅子坐下,还舒服地往椅背靠。

    黄子建闭上眼回答:

    ”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小时,本来想补眠,可是外面吵得不能睡觉。

    原来他是在找安静又隐密的休息场所,冯懿有些紧张:

    ”你也不能在这里睡啊!”

    ”拜托啦!我累到连吃饭都没力气了,睡十五分钟就好。”

    他一翻,侧着身子,不到五分钟,就真的累到睡着了。

    冯懿没辙地等他一会儿,确定他不会醒来,这才走到他身边,原本只想看一眼,却移不了视线。

    好久了呢!已经好久没这样好好看他,在电视上的黄子建总有不真实的感觉,现在呢,沉睡的侧脸反倒有几分孩子气,尚未经过社会洗练,是那个老爱爬教室窗户的男孩子,脸上经常挂着打架留下的瘀青和伤痕。

    ”喂!冯懿,下礼拜五来海边一趟。”

    一个放学午后,她还留在教室抄笔记,黄子建从窗口冒出来,而且像猴子一样蹲在窗槛上。

    对于他任性的要求,她见怪不怪,继续认份写字:”有什么事?”

    ”重要的事。”

    ”那就现在说吧!”

    经过几秒钟,并没有得到回复,她狐疑抬头,触见他犹豫地紧闭双唇,腼腆着,不再活蹦乱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