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节
    wed oct 07 00:00:00 cst 2015

    他优雅从容的笑脸后隐藏着深深无奈,或许比杜讪的懊悔还深沉好几倍,这是当然的嘛!他才是当年那场火灾的元凶。原本遇到哀衿自怜的家伙,木木一律嗤之以鼻,然而现在兴起的那么一点恻隐之心,使她闭上嘴,安份走出车外,冷不防又将车门拉开一些,低身问起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对了,高三的时候,你和杜讪在教室分别坐什么位子?”

    ”什么?”

    ”你们两个坐教室的哪里?中间?前面?靠窗?”

    ”杜讪一直以来都是坐最后一排,我是靠窗的位子……”

    他困惑失笑:

    ”这很重要吗?”

    木木退出车外,亭亭站立,看上去既满意又神秘:

    ”不怎么重要。后会有期,黄先生。”

    黄子建护送木木回到公司,杜讪老早在办公室了。见到她悠悠哉哉走进来,忍不住责怪:

    ”你跑去哪里鬼混啦?我都回来了,还没见到你的人。”

    ”绕了一下远路嘛!”她嗲声嘟哝。

    ”兜风就兜风,什么绕远路?现在是上班时间耶!”

    他的一板一眼叫她受不了,木木瞪他一眼,用力把文件往桌上放:

    ”我请假嘛!你总该没话说了吧?”

    ”你……”

    而他也总是拿她没办法。杜讪回到座位,不由自主地望望准备制作报表的木木。有一些问题,在喉头蠢蠢欲动,他挣扎片刻,咽下去,强迫自己面对计算机屏幕上的数据。

    应该只是单纯的绕远路吧?他又强迫自己接受这个古怪的想法。

    然而一个礼拜后,那次绕远路的画面被刊在周刊上。

    午休时间,木木带杜讪和jack到她常去的面摊吃午餐,听她将店老板的绝佳手艺夸得跟美食节目一样夸张,jack说什么也要拉着杜讪一起去。用餐时,jack有拿店内周刊来翻阅的习惯,他一面吸吮面条,一面阅读那些耸动又洒狗血的标题,翻到一张半版照片,瞪大眼睛!

    他匆匆把周刊内页转向杜讪,猛指那张照片!嘴巴塞满面条的关系,只能使劲”嗯嗯”叫。

    杜讪奇怪地瞧他一眼,再去看周刊,标题下的是”黄子建公园暗拥新欢”,下方照片则是他一手揽着车内女性友人的画面,那名女性并没有被拍到脸,不过从外观装扮一眼就能认出是谁。

    杜讪盯着那画面整整五秒钟,直到身边木木好奇地将周刊抢去。

    她也怔住,明明是黄子建护着她不被狗仔拍到,怎么这个角度看起来就暧昧多了?

    ”哇塞!真的好有戏喔……”

    她在心里暗自赞叹狗仔的厉害,谁知杜讪出手将周刊拿走,质问道:

    ”这什么意思?不是说绕远路而已?”

    ”所以是绕远路的时候被拍到的啊!”

    ”那、那绕远路就绕远路,为什么子建要抱……抱……”

    照片中的当事人一个是同事,一个是堂哥,他讲到连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杜讪发窘的模样,反而让木木想要捉弄他的念头更强烈,她佯装这没什么大不了,搅动碗中面条:

    ”艺人闹绯闻不是家常便饭吗?”

    ”你根本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会跟他闹绯闻啊?”

    他理直气壮,木木则一派皇上不急,急死太监的气定神闲,搁下筷子,双手捧住杜讪的脸,将他转过来,然后甜甜笑道:

    ”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一旁观战的jack眼珠子溜向杜讪,只见他的表情从僵硬转为着急,他猛然抽身退后,为了逃出木木魔掌,还差点打翻桌上食物:

    ”谁、谁在吃醋?你为什么会想到那里去?”

    ”你明明就是在吃醋。”

    她又挨过去,硬是将他的脸转过来面向自己。

    杜讪被逼急了,索性离开椅子,改坐到jack那一边避难。jack居然认同木木:

    ”我也觉得这不关你的事。”

    有了jack的发言支持,木木简直不可一世,她翘高鼻子对他哼哼笑。杜讪情急之下反驳回去:

    ”这种照片被冯懿看到了,她会怎么想?”

    冯懿的名字一出现,本来心花朵朵开的木木瞬间沉下脸,皱起眉头:

    ”冯懿?”

    ”万一害她误会怎么办?不是会很难过吗?”

    她恨恨地咬住下唇,倒抽一口冷气:

    ”你在乎的是这个吗?说老实话,我才懒得管她。沪径乙,虚伪也要有个限度,她对黄子建失望,情势不是对你正好吗?大圣人的嘴脸……看了就恶心。”

    她迅速抄起账单和包包,走到柜台结账。jack目送她头也不回的背影,有感而发:

    ”即使对象是你,讲话还是不留情耶!”

    杜讪低下头,内心很不好受,像是做坏事被逮着的孩子,难堪得无地自容。整个下午,木木没跟他交谈过一句话,故意对他视而不见,大家一看就知道他们又吵架了。杜讪也很识相,没自动去招惹她,隔着一条不大的走道,那两人就这么沉寂到下班。

    这几天的傍晚天气偏凉,木木开始穿上春天穿过的那件薄风衣,有几分军装味道,套在体态不错的她身上更有显瘦效果,走在公司外的广场,及膝的衣摆随着阵风飘逸。

    跟在后头的杜讪一撞见她背影,不期然会想起在海边等公交车的光景,那个曾经让他真心认为就算时间凝结也无所谓的光景。

    ”木木!”

    他开口叫唤,她犹豫一下,用警戒的表情等他自行小跑步过来。

    ”那个……关于中午我们在说你和子建的事……对不起。”

    ”……为了哪一点道歉?”

    ”咦?就是……你和子建之间怎么样,我的确没有权利多管闲事。”

    听完,她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眼神打量他,又问:

    ”那么我说你伪善呢?你承认了?”

    杜讪想了半天,试着厘清楚自己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