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节
    tue oct 06 22:00:00 cst 2015

    良久,冯懿以干涩的嗓音轻轻催促他:

    ”杜讪,你也回去吧!找花材的事是我的工作,你也有自己的工作,是不是?”

    杜讪张了口,还想再坚持,不过在冯懿面前他不曾胜过那双清澈平静的眼神,只好让步,临走前不忘强调:

    ”我下班之后就没事,我会一起帮忙找找看的。上网查数据、打电话问店家,这些小事我都可以做,你不要客气。”

    冯懿浅浅地笑:”谢谢你,你能帮忙,我很高兴。”

    冯懿并不轻易透露自己情绪,但是当她表现出来,那就表示她是真心的。杜讪感到她宛如茶花静静绽放的笑靥挑起埋在心底的火苗,暖和了孤寂的暗恋岁月。

    这么多年来,她始终是他最压抑的幸福感受。

    杜讪想说”不客气”,声音到了唇角却化作哀愁滋味。这一份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情,到底要到何年何月才能终结?一想到这里,他只能淡淡给她一抹伤感微笑。

    至于兴高采烈坐上黄子建名车的木木,忽然又像被按下消音键一样,在车水马龙的市区异常安静,她不聊天,净对着窗外发呆。

    黄子建瞄瞄手靠窗边、撑着下巴的她,随口问:

    ”你的公司下一个路口左转对吧?”

    她仍看着外头车流,慢吞吞地:”你不急着回去的话,就随便绕吧!”

    坐在这个被高级皮革和新进仪器包围的空间里,她恢复一些大小姐特有的任性和慵懒。

    ”刚刚不是还急着走吗?”

    ”是急着离开那间花店,没说急着回公司。”

    ”呵!谁惹你生气了吗?杜讪?”

    她没回答,侧脸却老实地浮现一丝怒气。

    ”如果是杜讪,要不要我帮你念念他?”

    听完这句话,木木开始显出兴趣来:”你要帮我?

    ”尽力而为。”

    ”那……帮个忙,把冯懿抢过来吧!”

    前方正好红灯,可是这煞车踩得过于急促,使整个车身往前倾顿一下又拉回来!

    他惊讶的神色,带给木木恶作剧得逞的愉快。几分钟前的朦胧感化散了,又是那个鬼灵精怪的女孩。

    ”黄先生,我有话直说。我现在喜欢的人是杜讪,你也不用在我身上白费力气。如果是要谈资助的事,不管是电影或电视剧,尽管说来听听。”

    ”……”

    大概是被看穿了内心想法,黄子建停憩片刻,从容不迫反问:

    ”像你这么值得追的女孩子,凭什么认为我不是为了你?”

    ”不是我自贬身价,而是从过去经验来预测,没事献殷勤的人,通常都有目的……已经习惯了。”

    她不再说,变得沉静。黄子建总算了解到她的世故,不作辩解,他将车子一转,缓缓停在临近一座公园的停车格中。

    这时间公园的人不多,不远处的溜滑梯有一对祖孙,大榕树下有三个老人正在下象棋,风的味道和草地的颜色让人有和忙碌世界脱节的错觉。

    木木不解看他,他则轻浮叹息:

    ”这种想法不是太悲观了吗?”

    ”你在演艺圈生存,难道还抱着什么天真信仰?”

    ”说的也是。”

    聊到这里,两人惺惺相惜,黄子建决定不再在这位千金小姐身上多动脑筋,他真诚地再问她一遍:

    ”照你的看法,全世界的男人不就都是不能信任、唯利是图吗?”

    她垂下眼,神情柔和许多:”没有啊!有一个人不是那样。”

    黄子建听出她意有所指,笑出声。他的目光触见公园那对还逗留在溜滑梯的祖孙,不禁多看了几眼。

    ”杜讪。大家都说,杜讪最忠厚老实,最值得信任,也最听话。”

    她读出他语气里的冷讽,瞧瞧溜滑梯方向,觉得好奇:

    ”你们这对堂兄弟真妙,互相吃对方的醋。究竟是感情好还是感情交恶?”

    ”吃醋?呵!我没有什么可以让杜讪吃醋的。”

    忧郁的侧脸,看在木木眼底只当是无病**。她挨近他,澜漫地吐出一个狡猾提议:

    ”只要你把冯懿抢过来,就可以让杜讪吃醋啦?”

    与她眼里闪烁的妩媚邪气正面交锋,黄子建不得不折服于她的勃勃野心,不过他却说:

    ”对不起,偏偏这一点,我办不到。”

    ”为什么?”

    ”我不做伤害兄弟的事,有过一次已经够了。”

    不是荧光幕那个光鲜亮丽的艺人,也不是杜讪口中所说的校园风云人物,现在的黄子建不过是一个背负沉重包袱的男人罢了。

    为什么这对堂兄弟在哀悼过去这一点也这么相像呢?真叫人火大!

    木木老大不高兴地靠回座位,不一会儿,黄子建的手臂突然横挡在自己面前,还把她的头狠狠压下去!

    ”喂!你……”

    骂人的话还没出口,她立刻感觉到有亮光从四面八方哗啦啦闪现!”有人在拍照”!那是脑海下意识浮现的念头。

    ”真是神出鬼没。”

    身旁的黄子建放开手,发动车子,快速驶离这座公园。木木还将脸藏在自己顺手举高的包包后面,从眼角余光往外看,看见两三个拿着相机的记者渐渐被车子抛在后方。

    ”刚刚真抱歉,没事吧?”

    黄子建将车子开回大马路,抽空关心她状况,木木拨理被黄子建拨乱的头发,松口气:

    ”没事,我想他们应该没有照到我的脸,我很快就挡住了。”

    车子来到公司外头。木木拿起包包,想起方才他在第一时间先选择保护她,心肠软化了些。

    她一只脚踏出车外,身体还留在车内,对他说:

    ”黄先生,我毕竟是商人的女儿,关于我提过资助的事,不是随口说说,在商言商,想谈的话就打电话给我吧!”

    她用不着痕迹的方式表达谢意,黄子建是聪明人,客气回敬

    ”我得老实说,一开始我认为我们很相似,是同类,想要的东西,会奋力一搏。不过你跟我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

    ”你什么都可以追求。”

    ”喔?有你不能追求的东西吗?”

    ”我已经没有资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