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节
    tue oct 06 20:00:00 cst 2015

    拉拉的态度,木木看了很不顺眼,她站出来撇得一乾二净:

    ”冯懿说的对,这种事本来就不应该跟我们说,那是花店自己得搞定的烂摊子。”

    ”木木。”

    杜讪瞪她,再转向冯懿:

    ”不要紧,离发表会还有两个礼拜,可以再问问别的花店有没有货。”

    对于他于事无补的建议,冯懿很感激:

    ”我已经找好几天了,不过,这个数量实在太大,就算把其他店家愿意给我们的”蓝色妖姬”都加起来,也还不到厂商要求的一半。”

    ”那……那不然换其他花材呢?我可以问问看厂商愿不愿意换花材。”

    没等拉拉吐槽,木木先一步驳回他的一厢情愿:

    ”笨蛋,人家产品的logo就是蓝色玫瑰,你把它换掉不就没意义了?”

    这下子杜讪哑口无言了,冯懿堆起笑容,故作没事:

    ”刚刚是我太慌,情急之下就打电话给你。不过,就像你说的,还有两个礼拜,一定可以把数量都找齐。没事了,杜讪。”

    不可能会没事,如果没能在期限内完成场地布置,依照合约,”六个脚印”就必须支付杜讪公司可观的违约金,而那笔违约金足以让这间小花店关门倒闭。

    ”六个脚印”未来的窘境木木心里有数,原本想直接提出解决之道,只是见到冯懿为了让杜讪安心而讲出那番贴心话,她就是一整个不愉快!谁知杜讪哪壶不开提哪壶,忧心忡忡问她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对于他的不解风情,木木忍住气,良善微笑:

    ”好办法就是别接下这件case啊!”

    ”你在说什么?”

    ”一开始量力而为不就好了?”

    她转为严肃,正色道:

    ”现在既然接下来,除了照合约走,哪有什么好办法?”

    杜讪当然也了解这个规矩,想再帮忙尽点心力,却被冯懿拦住。对于木木明明白白的指责,她坦然承认过失:

    ”姗姗小姐说得对,当初的确是我太不自量力了。而且,你们是公司的人,我实在不应该拿自家问题来打扰你们。”

    木木记忆犹新,在谈这件合作案的时候,冯懿有所顾虑,真正想要一头往前冲的人是拉拉,哼!她现在倒是心虚得不敢吭声啦!

    ”杜讪,回去吧!这里没我们的事。”

    木木欣赏冯懿的明理懂事,但碍于情敌关系,怎么也没办法像杜讪那般热心。她甩头往外走没几步,撞上一个**的胸膛,然后随即被一只手搀住腰。

    木木站稳,看着来者摘下墨镜,还没认出他的身份前,就先听见拉拉特有的花痴尖叫。

    ”子建?”

    黄子建简单交代他见到杜讪进来,所以一下戏就过来找他。紧接着,含笑的视线便锁定还在怀里的木木身上:

    ”姗姗小姐,好久不见。”

    她听出他话中有话,直截了当:”怎么?我们很熟吗?”

    ”并不熟,不过除了上次的一面之缘之外,我想起我们其实早就见过面的。”

    木木依然不动声色,看他掏出手机,叫出一张照片。那是某个知名手表厂商所办的酒会,不乏许多富家子弟、社交名媛出席,当然艺人也是受邀之列。那张照片是黄子建和一位女歌手的合照,可是背后入镜的宾客,其中一位正是木木,她和父亲站在一起,身穿酒红色小礼服,面露适切的高雅微笑,聆听父亲和另一位大老板谈话。

    她不慌不忙将手机还给黄子建,不再装傻,反而笑弯眼角:

    ”非得要亲自碰到我,才想得起来是吗?”

    听上去是再自然不过的回话,言下之意的”碰”则是暗指黄子建搁在她腰间的手。其他人都注意到了,拉拉当场是嫉妒得七孔生烟,杜讪显得不太自在,至于冯懿,她那***不变的表情这回终于破了功,木木察觉到一丝”介意”的情绪隐现过她苍丽脸庞,这一点小发现令她如获至宝。

    黄子建道了歉,将手收回,但任谁都看得出他并不是真的心存歉意。木木不以为意,她偏起头,放肆打量黄子建的五官,嘴角始终上扬的漂亮弧度从没掉下过,就连杜讪也看得出她兴味正浓。

    ”你和杜讪不亏是堂兄弟,仔细看的话,真的有那么几分像。”

    ”再像也没用,你不是心有所属了?”

    黄子建也不是简单人物,逗得她咯咯笑两声:

    ”哎呀!彼此彼此。”

    木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地将了一军回去。黄子建俊逸的脸孔闪过一丝错愕,而原本振笔疾书的冯懿蓦然停下手,面对密密麻麻的资料,紧握笔杆。

    稍后,黄子建露出讨饶的笑,四两拨千斤:”姗姗小姐和杜讪又来谈公事吗?”

    她收起方才妖娆的淘气,可怜兮兮埋怨起来:

    ”已经谈完了,不过司机好像还不想走。”

    黄子建瞥向欲言又止的杜讪,杜讪想告诉他,冯懿有麻烦了,不过冯懿愿不愿意让黄子建知道她的事情,又得另当别论。果然,才刚和黄子建对上视线,她立刻低下头,继续翻找电话簿,维持疏远的淡漠。

    ”我正要回公司,不如我送你吧!”

    黄子建提出这个建议,木木二话不说,提起包包,高高兴兴跟着他出去:

    ”太好了,谢谢你。”

    一向对杜讪以外的男性不屑一顾的木木,今天居然表现出对黄子建颇有好感的样子,杜讪不太习惯。他不是自负地认为非自己不可,不过,木木这ㄚ头的转变也未免比翻书还快!

    ”喂……木木。”

    他忍不住出声唤她。木木在门外回头,挂着明朗的笑容摇摇手:

    ”幸好有便车搭,我先跟黄先生走啦!”

    他们真的一道走了,还听得见两人讨论起那天酒会所吃到的马卡龙,黄子建说他刚收到那家厂商送的产品,随时可以请木木品尝,一直对美食念念不忘的她自然心花怒放。

    光是那些暧昧的说笑,拉拉再也不能承受分毫,踩着重重的步伐到后门大吼大叫发泄一番。

    杜讪和与冯懿留在店内,黄子建对木木莫名的关注,木木又对黄子建意外的友善,对他们都造成或多或少的冲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