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节
    tue oct 06 18:00:00 cst 2015

    她望着晴朗天空喃喃讲完,面向杜讪,率真而坦白:

    ”谢谢你带我来老家,我知道我的要求无理取闹,不过,能来这一趟真的太好了。”

    她没来由正经八百地道谢,杜讪不太习惯:”不、不客气,这又没什么。”

    木木双手背在身后,俏皮歪个头:”我知道你的过去啦!这是最大的收获。”

    ”……即使是并不光采的过去?”

    ”哈哈!你以为我要从你的过去来判断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吗?”

    她笑他的无知:

    ”知道过去,是为了要更认识你这个人,连自己的心上人都不了解的话,不是很逊吗?”

    她理直气壮地说完,便径自朝公车站牌走。白皙的手轻松背在身后,踩着散步的速度踱步,长发随着阵阵海风时而往后飞撒又迅速扯回。他凝神看着,彷佛时间就凝结在这一刻也无所谓。

    ”喂!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

    蓦然扬声的问题让木木吓一跳,回头,拿着又惊奇又困惑的神情面对他半晌。

    ”……不知道。”

    就不知道。说完,她又启步走了。似乎没有提到任何重点,但,又似乎什么都说了。

    他们并肩伫立在站牌注视姗姗来迟的公交车由远而近地驶来,木木突然问起冯懿的行踪。

    ”她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她昨天晚上就回大理了,听说店里有急事。”

    ”哼哼!”

    她不客气地展现愉快心情,故意挑衅:

    ”你一定很失望吧?不能跟冯懿窝在火车上四个钟头。”

    反常的是,她的顽皮杜讪居然不为所动。他淡定瞧了瞧她,有点若有所思,有点耐人寻味,接着转向在面前喷出一堆黑烟的公交车。

    ”不会啊!现在这样也不错。”

    喀!

    一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木木立刻吓得回身,顺势将双手背在身后。

    jack靠在茶水间门口,一副猫逮到老鼠般的不怀好意:

    ”我啦!不是杜讪。”

    她睨他一下,将藏在背后的关东煮拿出来,兴高采烈地吃,jack看得目瞪口呆!

    ”黑轮?你去哪里生出黑轮来?”

    ”我刚托朋友帮我去东区买的,这家关东煮很地道喔!现在已经找不到这么古早味的味道了。”

    她塞一根给jack,算是堵住他的嘴。jack嘉许她识相,又问:

    ”干嘛躲在这里自己吃好料?”

    ”你又不是不知道,让杜讪看到又要被念了,什么包装纸的噪音太吵啦!食物的香味扰民啦!”

    他对她刮目相看:

    ”爱情的力量真的这么大?让你这个老饕甘愿躲在这里偷吃东西。”

    她回给他一枚游刃有余的笑容:

    ”杜讪已经快要成为我的囊中物,当然不能毁于这一旦哪!”

    ”这么有自信?你啊,难道没谈过失败的恋爱吗?”

    ”有。不过,既然是失败的,我留着干嘛?再找新的不就得了?”

    jack嚼着美味黑轮,心中暗忖她真像一个自信过头的小妹妹,这一点不知好或不好,而忍不住想挫挫她的锐气。

    ”那万一有不想要,却又舍不得的时候呢?”

    这个问题对她来说需要多花一点时间消化,但依旧不影响她的潇洒:

    ”我才不会那么不干不脆。”

    ”我是说”万一”啦!”

    ”……”

    她不再作答,看他一眼,丢掉竹签,回到自己座位上。用键盘敲下四五个字以后,木木瞄向邻座的杜讪,他神情认真,在电话上谈公事,这让她更能恣意多看几眼。

    老实说,木木有些许彷徨。jack的问题,她不是故意不答,而是答不出来,就算天塌下来也没办法想象会有那种时刻,不想要,却又舍不得,到底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呢?

    还在发呆,杜讪已经注意到她整个人停摆,他在桌上写了写,再将纸条举起,转向木木。

    ”认真上班!”

    后面那个惊叹号画得异常的大,连后方几位同事都看见了,噗嗤一笑。木木愣一下,他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讲电话,惹得她抓起一块橡皮擦朝他身上扔。

    杜讪有时会被她神来一笔吓一跳,有时又习已为常地出手漂亮接杀。

    在木木大胆示爱之后,旁人当这每天都要上演的打闹是打情骂俏,对于他们的交往乐见其成。

    就连杜讪表明外务他一个人去跑就行了,不是太重要的事,大家也会起哄说:”你就带她一起去嘛!你们不是搭档吗?”

    路上杜讪骑着自行车,好无奈:”为什么你也去啊?”

    ”追根究底,这件花店案子一开始是我先接下来的喔!当然跟我有关系。”

    ”后座明明有把手,你的手抓那里行不行?”

    ”把手那么小,我会怕。”

    她大言不惭地睁眼说瞎话,然后喜孜孜将杜讪搂得更紧。一个在前面死命抗议,一个在后头为所欲为,他们热热闹闹来到”六个脚印”,才刚踏进店门口便不约而同地噤声。

    冯懿一只手搁在话筒上,另一只手撑着额头,对桌上的笔记本凝重锁眉。拉拉也没去追星了,她慌慌张张翻着一本电话簿,看起来像只无头苍蝇,木木怀疑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找什么。

    由于感受到不寻常的气氛,杜讪小心翼翼向前询问:

    ”冯懿,怎么了吗?”

    她匆匆抬头,似乎没察觉有人进来了,一见是杜讪,这才松口气:

    ”你来啦!我刚还在想,是不是应该打电话跟你说不用来的,这种事本来就不该跟你说……”

    ”没关系,有什么事就尽管说,有什么麻烦吗?”

    杜讪的古道热肠叫木木噘了噘嘴,留在一段距离外冷眼旁观。

    原来,前几天冯懿先行从老家返回大理是真的有急事,而且事情还挺严重的。

    ”“蓝色妖姬”是厂商的指定用花,可是现在我没有这么多的数量。”

    冯懿说,她之前所联络的花材供货商忘了帮她订购,偏偏这种花如果没有事先预约,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提供大量的花材。

    ”“蓝色妖姬”是什么?”

    杜讪问了门外汉的问题,拉拉立刻神经质地叫起来:

    ”就是蓝玫瑰啦!必须等到白玫瑰快开花的时候,让它吸收蓝色的染料,才能变成蓝色玫瑰,所以这种花不是说有就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