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节
    tue oct 06 16:00:00 cst 2015

    ”……不是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吗?”半天,他只想得出这句话作为责怪。

    ”……有个路人把你当作别的同名同姓的沪径乙,把我指到别的路去。我绕半天觉得不对劲,偏偏海边的路都长得一样,又没记你家地址和电话……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回到这里的!”

    她的咕哝丝毫没有示弱的意思,杜讪了解她不可能低声下气的个性,也没打算继续亏她:

    ”喂,回去了啦!奶奶一直在等你。”

    他转身往前走,木木跟上几步,这才看见他的背影在灯光下晕开一大片阴影,再仔细看,是未干的汗渍黏住了衣服,贴在他高大的身躯上,很难不去注意到。

    她还记得那个雨夜杜讪所给的菠萝面包,神奇触发她心脏奋力的跳动,分不清楚那一刻是快要换气过度或是屏气窒息,只觉烫热的胸口紧紧揪着,渴望从他那里得到更多,而不只是面包而已。

    而这一次除了高兴到快满溢出来的心情之外,还有强烈的内疚感。

    她愈是对他内疚,就愈喜欢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说那种话……不对,我是故意说的没错,不过,我不该说的。”

    杜讪回头,对于她真心的坦白扬起眉毛:

    ”这是哪门子的道歉?”

    她晓得他没在生气,转为调皮:”相当有诚意的道歉不是吗?”

    他咧开一口白牙,笑一下:

    ”不用道歉啦!虽然我是很生气,不过你的话好像在后面推了我一把,跨过一道本来怎么也过不去的关卡,所以,也轻松多了。”

    ”关卡……?”

    杜讪在开口前曾经犹豫了一下:

    ”我的确老早就知道冯懿喜欢的人是子建。现在,虽然还没能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该放弃,但是在这之前,我会继续喜欢她……我想,我大概就是你所说的死心眼吧!”

    原来他方才的犹豫是顾虑到她。木木的心作痛,它经常痛着,犹如无药可医的宿疾一般,但依然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毫发无伤,她抿抿唇,直视他深情流露的黑眼:

    ”你就继续喜欢下去吧!那跟我无关,死心眼的……不只有你一个。”

    木木的”勇敢”,一向是杜讪最敬佩的优点,现在听起来格外叫人心疼,他在她身上看见痴傻的自己,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有过那么一些时候,他甚至会希望自己也能喜欢上她。

    ”如果,我说如果,有一天我喜欢你了……我怕我的感情不能和你一样。”

    ”你只要爱我就可以了。”她轻轻回应,无比虔诚。

    而,有更多时候,他困惑着自己或许真的爱上她了,当木木带给他无限的感动,好饱满。

    杜讪低下头,看看她的手,在来不及思考下一步动作时,他已经一把牵起她的手,专注凝视他们相握的手,然后开始拉着她往前走。

    这个举动在木木意料之外,她愕然被拖了几步,回神,当确实感受到另一个人的体温包覆住自己手指,才羞涩脸红。

    ”我是、是怕你又乱走,海边很大,小孩子要牵好。”

    他硬是不去看她,笨拙解释这次的牵手。木木忍住嘴角上扬的弯弧,来到他身边。

    ”现在是四个脚印耶!”

    ”唔?”

    ”你看。”

    他看见他们后方印在沙滩上一串交错的脚印,慢了半拍才晓得她指的是他们两人的足迹。

    木木脸上温柔灿亮的微笑,一如倒映在海面上的明月,随着每一次浪潮的冲刷,从前六个脚印不复存在的遗憾被一点点地带走……如今这一分这一秒只有他和木木,以及和她牵手的小小快乐,是清晰无比的。

    他是真心感到快乐,每一次和木木在一起,她的开朗和坚强总会有意无意填补他内心因为自卑或寂寞而掏空的残缺。

    一想到这里,他望望身旁的木木,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她也抬头回望,笑一笑。这一笑藏着可爱的腼腆,她很快就移开视线,回到他们几乎一致的脚步。

    杜讪静静和她牵手走了好长一段路,心里却害怕终将必须放开这只手的那一刻。

    由于担心返回大理的时间太晚,星期天中午杜讪他们就得乘车离开老家。

    木木虽然试作一次杜讪专用的肉粽,不过味道和粽子形状根本达不到她的理想,只肯让杜讪尝一口,其他全部销毁到自己的肚子中。

    奶奶送他们到门口,杜讪便要她进屋休息,他说反正下个月会再回来。

    ”那,木木,欢迎你下次再来玩啊!”

    奶奶伸手拍拍木木手臂,她反握住奶奶,热情回话:

    ”一定会!奶奶有好多菜我都还没学到呢!”

    被捧得宛如大师,奶奶乐得呵呵笑:”哎唷!那些都是家常小菜啦!哪里需要学?”

    ”我要学的是奶奶的味道,那不是到处都有。”

    听她这么说,奶奶感慨起来,又轻拍一次她的手,唠叼念道:

    ”杜讪自己在大理打拼,我一直很担心他不懂得照顾自己。请你帮我多盯着他,三餐要按时吃,不要吃一些有的没有的,很多东西都没有营养……”

    交代到一半,杜讪觉得被当成小孩子而不好意思地抗议:”奶奶!”

    奶奶凶巴巴瞪他一眼,转向木木时又面露笑容:

    ”对了,我昨天找到好东西要给你。”

    两个年轻人很好奇,只见奶奶从口袋掏呀掏,掏出一个火柴盒。木木眼睛一亮,嘴巴立刻张成o形。

    奶奶将那个古早的火柴盒安放在她掌心:

    ”我昨天想到家里好像还有你说的这种火祡盒,真的就让我在柜子里翻到了。来,给你。”

    杜讪并不晓得火柴盒的故事,正百思不解,木木却呆呆的,不若先前为了讨奶奶欢心的机灵,她慢慢收下火柴盒,盯着它许久,直到双眼似乎泛出一丁点泪光,才轻轻对奶奶说:

    ”谢谢……”

    ”不用谢,小东西,你拿去,拿去。”

    后来他们前往公车站的路上,杜讪询问关于火柴盒的故事,木木却答非所问地赞叹:

    ”你奶奶人真好。”

    ”她很凶。”他哀怨叹气。

    ”我常常想象,如果我有奶奶,应该就会是像她那个样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