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节
    tue oct 06 14:00:00 cst 2015

    杜讪真的头也不回地离开。起初他想直接回家,后来又不想在生气的当头和木木碰面,所以绕去其他地方。不管怎么漫无目地地走,他总是待在能够看到海的地方,有时会停下脚步眺望闪闪发亮的水面。也许什么也没想,也许其实千头万绪,他面向辽阔的太平洋,直到那燃烧的夕阳余晖再一次无法挽回地被深蓝海水淹没。

    ”奶奶。”

    天都暗了才回来,杜讪有点心虚,走进厨房,奶奶正将清炒高丽菜起锅,问他怎么玩到这么晚。他支吾其词地坐下,顺便四下找寻木木的踪影,不在,关在房间里生气吗?

    还在摇头晃脑,奶奶已经端着菜过来:”杜讪啊,我问你。”

    ”嗯?”他赶忙坐正。

    害怕被第三者听见般,奶奶刻意压低声音,含笑问道:

    ”那个木木……是不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啊?”

    ”唔……算、算是吧!怎么了?”

    ”难怪,我看她切菜的样子就像不常进厨房的人。”

    她笑着,回想早上在厨房中的手忙脚乱:

    ”空心菜切得有长有短,好像很怕生的鱼,肉丝切到最后都连在一起。”

    ”是喔……”

    他听得出来,木木在厨艺上憋脚,却挺得奶奶的缘。深怕奶奶聊着聊着又会扯到男女感情的事上,他随手翻翻一本不该出现在餐桌上的笔记本,顺口问:

    ”这是什么?”

    奶奶已经回到瓦斯炉前热汤,回头瞧一眼,又笑出来:

    ”是木木的笔记本啦!我在作菜的时候,她在旁边把我的话抄下来,害我好紧张。”

    ”笔记本……?”

    ”对呀!她好认真喔!一边看我煮,一边问我问题,有的问题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煮几十年了,有些事都靠直觉,哪能讲得清楚……哎唷!我第一次煮饭煮得这么有压力。”

    杜讪看她半抱怨半得意地笑着,也跟着咧开嘴角,然后打开笔记本。里面有木木稍嫌潦草的笔迹,书写着柴米油盐的顺序和用量,一行又一行,记录得相当仔细。

    他阅读的速度不自觉放缓,有一部份思绪被吸入字里行间的时空,那个时空浮现木木埋头记下作菜诀窍的侧影,印在白纸上的蓝色墨水随着她的情感、他的情感……晕散开来,然后以羽毛般的力道拓印在纸絮上。她的笔记细心,他也看得专心,特别是页面中不时就会出现的”p.s.”。

    p.s. 杜讪喜欢甜一点,可以多放一匙糖。

    p.s. 杜讪偏爱焦一点,多煎半分钟,要出现焦黄的颜色。

    p.s. 杜讪讨厌韭菜,不能放。

    那些带点孩子气口吻的笔记不知为怎么让他难为情起来。从以前到现在杜讪没有什么恋爱经验,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原来被女孩子深深放在心上的感觉是什么,有些高兴,暖烘烘的,像是在寒冷冬天木木将双手呵暖了,再顽皮敷到他脸上的触感。木木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做过,不过,怎么说呢……他就是忽然有这种错觉,木木温柔捧着他的脸,然后温柔地笑了。

    杜讪阖上笔记本,不自然地问起木木是不是在房间。

    没想到奶奶反而露出比他更吃惊的表情:

    ”怎么会问我?她不是跟你一起回来的吗?我以为她先回房间,所以才没看到人。”

    ”她、她还没回来吗?”

    ”没有。”

    奶奶擦擦手,走过来关心:

    ”为什么你们没有一起回来?她在哪里?”

    杜讪登时解释不清,索性掏出手机拨打木木的号码,不一会儿,便听见她惯用的铃声在某个角落响起。

    她的手机正安稳地躺在床头柜上充电。

    ”我出去找她一下!”

    没等奶奶接话,杜讪再度跑出家门。他想木木铁定是迷路了,那个倔强到不象话的大小姐!

    首先,杜讪当然回到他们分手的那个堤防,但那里没见到木木的踪影,于是他沿路找回去,冯懿的家、学校、戏水的海滩。在这些他们曾经到过的地点都没有着落之后,他开始朝没去过的地方寻找,积极询问店家、摊贩和路人,走着走着又跑起来,他甚至找到车站那里去,售票人员却说没见过那样的女孩子。

    杜讪再度回到邻近老家的郊区,看看表上时间,快八点了,路灯一盏盏亮起的视野冷冷清清的。正值盛夏时序,他的汗水随着好几段路的奔跑而滴滴淌下,也许有部份是焦急所逼出来的。海边观光胜地不乏喜爱搭讪的不肖男子,在他们眼中木木简直就跟上等猎物没两样。

    这时,有人骑着一辆中古自行车慢吞吞过来,杜讪认出他是初回老家第一天所遇到的阿伯,将木木误认是他女朋友的那一位。

    ”阿伯!阿伯!等一下!”

    他冲上前,拦住自行车,把阿伯吓得双手猛握,拉出刺耳的煞车声。为了打听木木的下落,杜讪拼命想出关于她的许多特征:

    ”阿伯,你有没有看到昨天跟我一起回来的女生?就是头发长长卷卷的,今天穿一件红色衣服和牛仔裤,呃……眼睛大大的,大概这么高,长得很漂亮,笑起来很可爱,讲话又很甜……”

    他语无沦次地讲到一半,发现阿伯正用一种状况外的神情盯着他,那种表情好奇怪,好像他问了一个白痴问题。杜讪一头雾水,阿伯这才指指他后方,老神在在:

    ”不就在那里吗?”

    杜讪快速掉头,木木就站在距离他们不到三公尺的地方,拿着一双惊奇的眼神和他对望,接着,她双颊渐渐浮现美丽的红晕。

    杜讪整个人僵住不说,他的脸直红到耳根子去!刚才还大声嚷嚷那些”漂亮、可爱”的字眼还在脑海、在空旷的海边余音绕梁。阿伯摇摇头,一副不懂现在年轻人在想什么,骑着引擎砰砰响的老自行车走了。

    薄弱的日光灯下又恢复早先的冷清,不一会儿就连老自行车的声音也远去,只剩下他们两人尴尬对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