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节
    tue oct 06 12:00:00 cst 2015

    真的很笨,认罪是黄子建当时唯一能保住一丝尊严的路,如果再被杜讪夺去,他不就什么都没有了?木木本来想这么骂回去,不过一触及到他懊悔不已的表情,话又咽了下去。

    ”后来,那个星期五在海边的约定,冯懿去了吗?”

    他们已经走到海边,游客的人数减少很多,零零星星散布在沙滩上。杜讪犹能记得那个约好的星期五,海边反常地空无一人,异常的净空光景,只有冯懿孤单的身影。

    她拄着拐杖从医院溜出来,独自站在沙滩上等候,沉静的面容,直挺的背脊,一如往常。

    ”帮我跟她说,我不去了。”

    隔了好几天,黄子建终于愿意开口跟他说话,他沙哑说着,失去一切的表情:

    ”去不了。”

    简单的一句话,让杜讪杵在不远不近的堤防上动弹不得。

    冯懿在海边站了多久,他就站多久。

    直到再也不能耗下去,杜讪终于硬着头皮过去跟她说,黄子建不能来了。

    冯懿听完,静静看着杜讪,他则不敢触及她的面容,一眼都不行。

    ”我知道了,谢谢你来跟我说。”

    她大概有对他笑一笑,杜讪也不确定,冯懿的一颦一笑本来就是轻飘得不着痕迹。当她转身开始移动她自己尚未复原的脚和那副拐杖,杜讪默默跟在后头护送,心里好着急。

    他想,是不是该帮黄子建想一个漂亮的理由?一个不会让冯懿觉得受伤的理由。他又怪自己脑袋太笨,绞尽脑汁还是一片空白……

    忽然,前方的冯懿蹲了下去。杜讪愣得打住脚,看她蹲在海边的背影微微抽搐。

    她的身体缩在一起,像墙角无助的小猫。印象中,冯懿就是那个沉着中带着几分威严的班长,现在这个女孩根本不是冯懿。

    她正在哭泣,以一种激烈的方式喧泄情感。

    他没听见她的哭声,却能清楚感受到她的心痛,被极力压抑在那纤瘦颤抖的身躯体内。

    他很明白她是为了黄子建才如此伤心,一股油然而生的愤怒使然,杜讪怪起黄子建将这么棘手的难题丢下,自己却一走了之。

    那一天,冯懿的背影让杜讪痛恨着黄子建,也让他暗自告诉自己,如果黄子建守护不了,那就由他来吧!他要待在冯懿身边,要让她远离难过的事,甚至,他愿意把自己完好无缺的脚送给冯懿。

    当然杜讪并没有对木木说这么多,他只讲到在村子再也没有容身之处的黄子建独自到大理一面念完大学、一面参加各种征选,最后终于从某位歌手的mv逐渐发迹。

    木木才不在乎黄子建的际遇呢!她只听到冯懿的脚会留下永远都医不好的后遗症,便气炸了!

    这简直太不公平了!除非她也被杜讪害得断一只手、一条腿什么的,不然在杜讪心里的份量怎能跟冯懿相比呢?就算她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让杜讪像挂念冯懿那样地把她放在心上

    杜讪注意到她微愠的神情,还莫名奇妙:”你在生什么气啊?”

    ”……你还是放弃吧!”

    ”放弃什么?”

    ”冯懿。”

    她其实没打算要说这些话,至少不是在这个时机、这么翻搅的情绪下。她就是管控不了:

    ”不管再怎么听,这一直都是黄子建和冯懿的故事,没有你介入的余地。”

    果然,杜讪的脸色变了,变得相当难看。重新沉住气后,他尽量温吞应话:

    ”这不关你的事。”

    这当然不关她的事,打从一开始,她就是个局外人,根本无法打破那三个人之间的羁绊。因此,这简直是刺中她的痛处。

    ”跟志气无关,也不是资质驽钝,一直痴痴守在冯懿身边却没有进一步行动,是因为你早就知道冯懿喜欢的人不会是你,你早就知道了。”

    杜讪停止所有动作,望着她,实在难以将她甜美的长相和那么锋利的语调联想在一起。木木的话经常让他有忠言逆耳的痛,只是这一次还多了难堪,无地自容的难堪。

    ”为了你自己,也不惜对我说那些话吗?”

    ”我不是为我自己,我是对你虚假的道貌岸然看不下去。利用冯懿脚伤的借口,美化自己想跟她在一起的想法,期待有一天她会喜欢你……但是不管你再怎么坚持也是徒劳无功的,冯懿等的人不是你。”

    ”你懂什么?你凭什么断言所有的努力会徒劳无功?”

    ”因为我爱你,就像你不爱我一样坚定!”

    就在他们几乎要吵起来的那一刻,世界又忽然安静下来。

    杜讪怔怔望着她含着笃定和悲伤的神情,说不出一句话。她轻轻呼出类似叹息的气,轻轻说出一个无奈定理:

    ”爱情这种东西,不是努力就可以得到的啊!”

    杜讪混乱了,前一秒钟对木木的怒火还在扶摇直上,下一秒又被她弄得充满罪恶感,他搞不懂这是她又在算计什么的手法,或是还有其他更无辜的理由才使得她情绪大起大落,而且,他头一次认识这么会跟他吵架的女孩子。

    ”我不想跟你说了,回去吧!”

    他干脆眼不见为净,启步往前走。谁知木木在这个时候闹起别扭,在后头宣告:

    ”我现在不想跟你一起回去,你先走吧!”

    杜讪回头看了她一眼,一把无名火又烧起来,这次要压下去还真有点费力:

    ”你又不认得路。”

    ”我又不是小孩子。”

    ”……随便你。”

    为了不愿引发下一波争吵,他决定先远离她,反正再待下去八成只会闹得更不愉快而已。

    杜讪负气走开,他愈走愈远的时候,曾经回头瞥瞥木木,想确定她是不是后悔了。不过她只是顽固地交叉双臂,瞪着别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