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节
    tue oct 06 10:00:00 cst 2015

    ”我约她下个礼拜五考完以后到海边见面,我要告诉她。”

    黄子建从水面浮出脸来的时候,杜讪见到他的哥儿们在海水的沐浴下好耀眼!

    充满自信,快乐洋溢,好像他已经拥有了冯懿这个真命天女。

    那次在海中游泳,他没有跟杜讪说到底要告诉她什么,杜讪什么都明白。

    他挤出笑,祝黄子建顺利,然后潜进海平面底下藏起悲伤。

    如果没有意外,黄子建和冯懿应该早就在交往了。

    ”所以,后来出了什么意外?”听到一半,聪明的木木便问起重点。

    那是一个跟往常没两样的日子,杜讪、黄子建和冯懿在放学后如果没有特别的事,通常都会一起回家,三个人一起路经海边。其实走马路更方便,只是也说不出理由,特地拐到海边那里走上一段路似乎是他们不言而喻的默契,绵延的沙滩,交织的六个脚印。

    冯懿家先到,她爸爸刚好在外头晒钓鱼用具,发现与她同行的人,露出明显的不悦之色。他一向不喜欢黄子建,认为他那叛逆的劣根性遗传自他有前科的父母,时常要冯懿离他远一点。黄子建对于他经常的冷嘲热讽往往不甘示弱,两人的口角是常有的事。

    那天,他们吵得愈来愈激烈,焦急的杜讪和冯懿怎么劝也劝不动,冯懿的爸爸在盛怒下说他没出息,一辈子注定要跟他奶奶一样守着那栋破房子。

    黄子建紧咬住唇,气得涨红脸却不吭一句,就连冯懿过来向他道歉,他头也不回地拔足狂奔,跑得飞快,一口气跃入海中,将自己沉在海水中好久,久到险些没了气。

    夜里,杜讪就快入睡时,忽然听到另一边单人床传来黄子建毅然决然的声音:

    ”我一定要让他好看,非要让他好看不可。”

    杜讪以为他在说学校哪个惹到他的同学,睡眼惺忪问道:”谁啊?”

    ”还有谁?冯懿的爸。”

    杜讪登时睡意全消,霍的起身,坐在床上的黄子建正沉稳望着他。

    这并不是黄子建第一次说气话,可是要不了多久,杜讪便了解他这次是认真的,而且心意坚决。

    黄子建要给冯懿的爸一个教训,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想出一个幼稚的点子,他要放火烧那间宝贝仓库,吓吓他。

    ”放火?你疯啦?那不是闹着好玩的耶!”

    杜讪被他吓得魂不附体,黄子建见状,反而笑嘻嘻:

    ”就说是要吓吓他而已,哪可能会放什么大火?不过最好能烧掉他一两根宝贝钓竿,还有那些丑得要命的标本。”

    接着他问杜讪,愿不愿意助他一臂之力。

    ”你帮了吧?”

    没等他说下去,木木抢先接话,见到杜讪一脸被逮个正着,她既轻蔑又骄傲:

    ”你们男人不是最讲义气的?如果当时黄子建又说个几句”不帮也没关系,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要去做”那一类激将法的话,你能不帮吗?”

    故事的发展几乎都被她猜到,杜讪不得不对她的聪慧佩服得五体投地。

    当时纵然再怎么不认同黄子建的做法,最后杜讪还是选择帮他这个忙。

    之前听冯懿提过,星期天他们会去外婆家,到傍晚才会回来。黄子建和杜讪当天到附近埋伏,亲眼看着他们家的车子驶离视野以后,才开始行动。

    杜讪负责在许家大门外把风,生平第一次做坏事的他,紧张到心跳都快停止了。黄子建则翻墙进去,潜到仓库外头,用报纸点燃了火,扔向仓库门口!

    整间仓库都是木造房子,风向又顺风,小小的火苗转眼间便一发不可收拾地蔓延开来!失控的火势,是黄子建始料未及,他呆了两秒,第一时间试着用附近水龙头接着水管灭火,可是徒劳无功。

    ”杜讪!杜讪!”

    听到黄子建气急败坏叫唤自己,杜讪赶紧翻墙过去,这一看,被烧得劈哩啪啦响的火势吓到了!

    两个六神无主的孩子根本没办法对付这火势,黄子建索性丢下水管说:

    ”算了!走吧!这间破仓库烧掉又不会怎么样。再不走,别人就要发现了!”

    被自来水和汗水弄得浑身狼狈的杜讪喘着气,不能反应。他打心底认为应该彻底灭掉这场火才行,可是也很清楚如果他们被抓到,那一切都完了。

    就在他们相偕要逃走之际,听到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边的声音。

    仓库里有人在呼救。

    故事说到这儿,本来还漫不经心的木木不由得寒毛直竖,连她也料不到这样的急转直下。杜讪见她脸色发白,哀伤笑笑:

    ”是冯懿。那天她有点感冒,留下来看家,想去仓库找东西。”

    ”那,她的脚……”

    ”她从仓库阁楼要逃下来的时候摔成骨折,后来医生又没处理好,就变成你现在看到的后遗症。”

    冲进燃烧的火场,冒着随时可能被浓烟呛伤或是被倒塌的房顶压上的危险,杜讪和黄子建总算找到跌在地上的冯懿,她害怕得发抖,却一滴眼泪也没掉下。

    一想到若是他们早走一步,听不到冯懿呼救,冯懿或许就会葬身火窟。杜讪在事隔多年以后仍旧为了这一分可能性,自责万分。

    虽然兄弟俩合力将冯懿救出来,冯懿的家人还是气炸了,村子的人当然也一起同仇敌忾,两个男孩在那一阵子天天都承受所有最不堪的辱骂。奶奶卖掉她作为嫁妆的金饰,再加上她不是很多的存款,还掉给许家的赔偿金,原本还过得去的生活顿时陷入困境。

    火不是杜讪放的,他的处境不多久便渐渐好转;黄子建就不同,他成了全村的大罪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事发当天杜讪先跳出来顶罪,说火是他放的,才说完,立刻狠狠挨了黄子建一拳!

    ”不要连你都可怜我!”

    黄子建那双羞愤的眼神,至今杜讪还历历在目。

    ”我不是想当什么大圣人,我只是想……子建平常已经让大家看不起,如果又再多了这一项罪名……我好笨,好像伤害到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