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节
    tue oct 06 08:00:00 cst 2015

    杜讪探头一瞥,一套衣裤大约三百块有找,不算贵,但他还是边拧干衣服边拒绝:

    ”不用了,海边风大,吹一吹很快就会干。”

    ”可是……”

    ”接下来你想去哪里?”

    她住了嘴,明白他不会接受这种奢侈的提议。想了想,说:

    ”学校,我想去看你的学校。”

    杜讪并不认为他的学校有什么好逛,但木木一副兴致勃勃,只好顺着她。

    比起大都市,这边的校园显得落后老旧,对木木而言很新鲜,一路缠着他问东问西,他也因为念旧的心情而细心说明。以前的教室在这里,他和黄子建一起扫过这边的厕所,和谁在体育馆后面打了一场不分输赢的架……

    那些他所絮絮叼叼的回忆当中,冯懿的名字频频出现。她从小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女孩,这是大家都晓得的,现在木木还知道生性调皮的黄子建总是与她唱反调,而杜讪则是双方冷战期间的和事佬。

    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感情相系相依得像海滩交错的六个脚印;又扑朔迷离得好似随时会被下一道浪潮全部带走一样。

    杜讪带她参观他们高三那年的教室,发现教过自己的导师正迎面走来,对木木说一声”我过去找一下老师”便快步跑去。木木见他们兴奋地聊起来,径自转进教室。

    她瞧瞧创意十足的墙报,摸摸一排坑坑洞洞的桌面,推推没关紧的窗户,忽然住手,把脸凑近窗槛,漆成青绿色的木制窗棂上有好几道学生用美工刀刻画的文字和图形,或许是好几届学生累积下来的杰作,而她定睛在几乎快被磨平的痕迹上。

    有一把小小的情人伞,伞柄右边写上”冯懿”,左边的位置空白。

    木木端详许久,陷入沉思,这时,听见外头杜讪在找她了。

    他走进教室,洒进室内的阳光柔和,照在端坐在靠窗位置的木木身上。撇去脸上淡妆和时髦衣裳不说,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学生样,一和他四目相交,便露出青涩的灿笑。

    木木是个世故的女孩,唯有面对杜讪的时候,偶尔会出现现在这种毫无防备、明亮直接的表情,像春天的草原,彷佛只专属于他。他出神凝望一会儿,暗暗将这份殊荣藏在心底。

    ”你在干嘛?”

    ”无聊嘛!想看看你的教室。”

    ”教室还不都一样。”

    才不一样,不是每间教室都会出现”冯懿”的名字。

    一时兴起,他在她隔壁位置坐下,和她好玩地互视一眼。木木双手笔直搁在桌上,指尖弹琴般地敲出几个音,突发奇想:

    ”真希望时光倒流,然后我们是同班同学,这样多好!”

    ”我怎么觉得班上如果有你这号人物,肯定会天下大乱?”

    ”天下大乱有什么不好?一直按部就班地过日子才可怕呢!”

    ”好巧,这样的话,子建也说过。”

    木木不乐意见到他触景伤情,于是拉开椅子起身,表示要离开。

    ”接下来你还想去哪里?”

    ”我想回去帮奶奶准备晚餐了,学学她怎么作菜。”

    她脑子一转,又说:

    ”回程顺便带我去看冯懿的家在哪儿吧!”

    ”啊?为什么要去看她的家?”

    ”我跟她好歹也算认识,都大老远跑到东部来,就顺便看看嘛!”

    杜讪拗不过她的伶牙俐齿,况且木木似乎没有要打扰冯懿的意思,这才勉为其难答应。

    去冯懿家不算顺路,他们步行一阵子,终于见到三层楼高的平房,四周是方形的水泥广场,广场又用砖墙围起来。

    许家门内门外都没见着人影,他们在距离十公尺的路边安静等待几分钟,木木先启步绕着围墙慢慢踱步。转个角度,她发现平房后方还有一栋小仓库,已经废弃了的。

    它的外观严重焦黑,没有门,屋顶破了一个大洞。

    千疮百孔的丑陋黑样,毫无生气,会令人联想到恐怖片里经常出现的场景,叫木木打心底不舒服。

    ”那是……?”

    顺着她疑惑的目光,杜讪猜她问的正是那栋经过祝融肆虐的屋子,微微变了脸色。

    ”冯懿的爸爸喜欢钓鱼,那里面以前专门放钓具。”

    ”既然都烧得乱七八糟了,为什么不拆掉?”

    ”……”

    ”喂,为什么?”她不放过他。

    就算没有木木的追问,回忆也不会轻易罢休。他牢牢注视那幢彷佛还闻得到焦味的废墟,轻轻说:

    ”伯父大概是故意的吧!为了要惩罚凶手,要让他们良心不安。”

    他透着忧伤的神情,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凶手跟你有什么关系?”

    ”……”

    他掉头看她,看她始终是那么专注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没来由想知道它会不会有改变的一天:

    ”我就是凶手。”

    初听之际,木木想噗嗤一笑,笑他哪是当坏人的料。然而她很快忆起杜讪好几次透露出不为人知的懊悔和落寞,逐渐意识到这仓库与那件令他伤痛的往事有所关联。

    ”怎么?你放的火啊?”

    ”不是,虽然不是,但是我……”

    他望着面不改色的木木,想不透为什么一直深藏心底的秘密,现在会这么自然而然地告诉她。

    也许是因为旧地重游的缘故,也或许,照武侠小说的说法,她属于亦正亦邪的人,比起一般人就某方面而言……会更加包容也说不定。

    他在这个路过冯懿家门外的平凡午后,向木木说起那段年少无知的往事,就像说着在哪儿听见的故事一样。

    只是这个故事还没有来到结局,就算是,也未必会是美好的尾声。

    杜讪先提到黄子建的身世,黄子建的父母有前科,后来死于车祸,因此他从小便注定离不开被左邻右舍指点和排挤的命运。而冯懿,是少数会对他一视同仁的好人之一,她对他温柔,也对他严厉,即便有过无数次的吵架和冷战,黄子建很喜欢她,喜欢很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