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节
    tue oct 06 06:00:00 cst 2015

    ”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那孩子就喜欢粽子里的蛋黄。蛋黄酥啦、凤梨酥啦那些东西里面的蛋黄他都没兴趣,就只喜欢粽子的蛋黄,所以我都会特别帮他包两颗进去。”

    木木头转向一边,皱起眉头:”真是天下无奇不有耶……”

    她们回到家,杜讪正坐在家门口的水泥门坎,无聊地把玩一颗消气篮球,见到她们回来,扔下球跑来。

    ”你们去哪里了?”

    奶奶没理会,只命令:”东西多,帮忙拿到厨房。”

    木木路过他身边时,用力搥他一下:”你干嘛没事挑那么难搞的食物啊?粽子?”

    起初他一头雾水,后来会意,追上去抗议:”奶奶!你怎么可以随便就跟她讲?”

    奶奶摆摆手,笑他的狼狈:”喔?这有什么好不意思的啦!”

    后来杜讪被赶出去自己想办法打发时间,木木留在厨房跟着奶奶学做粽子。她掏腰包买了一堆可观食材,看起来有失败再重来的气势。

    料理食材的时间,奶奶先打开话匣子:”昨天让你跟老太婆挤一张床,睡得还好吗?”

    她神清气爽地应话:

    ”很好呀!跟奶奶一起睡,反而让我想起一些小时候的事,本来我都快忘了,昨天晚上想起来以后,满高兴的。”

    ”喔?”

    奶奶本来是想主动打破沉默,没想到这女孩这么健谈,反倒叫她好奇:

    ”是什么样的事啊?”

    ”我奶奶在我出生以前就过世了,所以我对阿公比较有印象。虽然是这样,不过我也才见过他两次。他身体不好,好像有很多病,一个人住在乡下……总之每次去,他都躺在床上,不太讲话,旁边的人话也不多,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后来还来不及去探望他第三次,阿公就去世了。”

    听到这里,奶奶不禁窃窃瞅住她说到有点出神的侧脸,想不通这回忆到底有哪里值得高兴。木木的精神集中在手中咸蛋的蛋壳,兴致高昂地说下去:

    ”床上病奄奄的阿公和旁边表情凝重的家人,都让我有点害怕,所以会想办法转移注意力。于是第一次去探望阿公的时候,我就发现他的床头柜有一个火柴盒,现在大概已经买不到了。盒子是红色的,上面有一只黑猴子,写了一些字。隔了一年第二次去,发现那个火柴盒还在那里,当时觉得好不可思议喔!它大概一直都没被动过吧!就这样一直躺在原地。”

    由于她惊奇的模样太生动,连奶奶也不知不觉融入情境而试着回想那古早产品:

    ”火柴盒吗?”

    ”是啊!后来我爸妈工作变得很忙,大家相聚的时间跟着变少,每次我一想到那个火柴盒,就会想起我们去探望阿公时大家难得在一起的画面;又或者每当我怀念起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光,就会想起那个火柴盒。”

    她歇一歇,掉头对奶奶呵呵笑起来:

    ”哈哈!我怎么讲得颠三倒四,奶奶一定听不懂吧?”

    她是听不太懂,可还听得出这女孩对于家人无法经常相聚的遗憾。在她到来之前,杜讪曾打电话报备过,他说这位同事假日都一个人在家,所以想带回来一起过周末。一想到这里,奶奶趁木木专心拨蛋壳,看了她三次,才开口确认:

    ”木木小姐,你是我们家杜讪的女朋友啊?我从来都没听他提过……”

    她放下手,笑笑:

    ”叫我木木就可以了。我跟杜讪不是男女朋友,是因为喜欢他才想学做他爱吃的菜。”

    她的大方着实叫奶奶开了眼界,念着时代真的不一样了,不过她后面讲得更小声的那一句却一字不漏地飘进木木耳中。

    ”我还在奇怪杜讪什么时候对青青没意思了呢!”

    说完那句话,她发现木木的动作略嫌僵硬,赶紧尴尬地堆出笑容:

    ”不过,将来的事很难说,对不对?”

    ”不用在意我。我在想,如果连奶奶都看得出杜讪喜欢冯懿,那么他一定是真的很喜欢她了。”

    她懂事的表现叫奶奶放宽心,不久又轻声叹气:

    ”那两个孩子都喜欢冯懿,真不知道是不是跟兄弟血缘有关。其实,冯懿如果跟杜讪在一起,对她来说是比较好的,杜讪老实,脚踏实地。一般来说,女人嫁丈夫,这一点最重要,是不是?”

    不过才转眼之间,奶奶好像忘记要顾虑木木感受。木木倒也明理,她晓得奶奶并不一定是要问到一个答案,她只是感叹的成分比较多。

    杜讪是好人,好人却不能响应每一个人的感情。

    木木微微一笑:”杜讪很好。”

    周六下午,奶奶将勤奋学艺的木木赶出厨房,要杜讪带她出去走走,她说难得到海边一趟,怎么可以一天到晚都窝在家。

    求好心切的木木拗不过奶奶坚持,和杜讪一起来到海边。假日海滩比平日热闹,观光客不少,只要木木经过,他们的目光便纷纷跟着她移动,好像被什么集体遥控了一样。

    ”杜讪!杜讪!你看!”

    换好泳装的木木兴高采烈跑到杜讪身边,转一圈:

    ”好不好看?”

    她穿的是普通比基尼,只是身材玲珑有致,脸蛋漂亮甜美,还是耀眼得夺目!

    杜讪身穿便服,没有下水的打算,木木一挨近,他立刻转移视线,十分不自在:

    ”好……好看吧?”

    ”为什么用问句?”

    她双手用力将他的脸转向自己:

    ”好好地看清楚呀!”

    他挣脱她的手,退到三米之外:”你有什么毛病啊?”

    ”人家精挑细选好久,才决定穿这件的。你好歹要睁大眼睛看清楚呀!”

    ”我不要……哇!你干嘛啦……”

    为了躲开木木,他死命地逃,最后被她连推带拉,双双摔进海水中。

    尽管杜讪之前抵死不从,后来也和木木玩得很疯,杜讪没带换洗衣物,最后只能全身湿透地离开海滩。

    海风阵阵,木木不放心,指着搭起棚架的摊贩:”去那边买套衣服穿吧!感冒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