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节
    tue oct 06 04:00:00 cst 2015

    接下来得意洋洋报告存折簿又多出一笔可观的新帐,汇款人是黄子建,奶奶颇为欣慰:

    ”这孩子现在应该过得不错,总算苦尽甘来了。”

    她还说,子建给她的钱她一毛钱都不会花,这些要存到将来让子建娶老婆用的。

    杜讪柔声附和,谈及黄子建如日中天的知名度,当然也少不了冯懿合伙人拉拉的疯狂行径,听得奶奶心花怒放。

    木木从旁瞅住杜讪和奶奶聊天的侧脸,读出一丝淡淡忧伤。

    他们祖孙二人开心谈着一个不在这里的人,一个不知道在这里消失多久的存在,只有电视屏幕上的影像和存折簿上显示的名字聊以安慰,未免讽刺。

    稍晚,关了电视,奶奶叫杜讪帮忙把木木的行李拿到她的房间放,木木扔下洗到一半的碗跟上去,劈头就问:

    ”你的房间在哪里?”

    他立刻警戒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我、我晚上会锁门啦!”

    ”我只是想参观你的房间,干嘛那么疑神疑鬼?”

    遭她抱怨,杜讪感到惭愧,哪知木木趁机溜进他房间,快速环顾一遭,注意力停栖在两张单人床上。

    ”我可以睡另一张床啊!”

    ”不行。”

    后面传来奶奶声音,她还忙着收拾餐桌,嘴巴却坚定地告知规矩:

    ”那是子建的位置,谁都不能动。”

    前一分钟还是位慈眉善目的奶奶,现在没来由严厉起来,令木木有些无所适从。她瞧瞧杜讪,杜讪用眼神示意她别多嘴,然后带她到奶奶的房间去。

    奶奶睡的是双人床,挤一下应该无所谓。杜讪把行李放好,点燃蚊香,木木早已料到他有话想说而坐在床沿,仰头等候。

    ”那个……我奶奶刚刚不是针对你,她从很久以前就坚持要把子建的东西维持原状,连我也不能随便乱动。”

    她挂着笑,一点儿也不介意:”奶奶好像很疼那个子建喔?”

    ”子建是她从小带大的耶!而且……我伯父、伯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车祸过世了,我奶奶当然更疼他。”

    ”有件事我想不通,你们是堂兄弟,为什么姓却不一样呢?”

    ”子建跟着我奶奶的姓啦!她舍不得他被有前科的父母拖累,在伯父、伯母过世以后就改了他的姓。刚不是说过吗?奶奶很疼他。”

    ”你在吃醋?”

    她话锋转得快,杜讪因为反应不及而愣住。

    ”现在待在奶奶身边的人明明是你,可是她却一直惦记那个远在大理的孙子;不管你为奶奶做再多事,也比不上存折上的数字。是不是这样啊?”

    起初,他开口想反驳什么,几经犹豫,还是放弃了。他跟着坐在她旁边,望望墙角的小铁盘升起袅袅驱蚊白烟,怀旧的香味悠悠围绕在这个好几年都不曾改变的房间。

    远处的海浪声,潮湿的晚风,蚊香,陪伴这幢逐渐老去的屋子度过好几个夏天。

    只是这些年是空寂了点。

    ”我对子建并没有任何怨恨的意思喔!也很清楚奶奶为什么会那么护着子建。子建因为从小没有父母,经常被同龄孩子嘲笑,有时大人也会拿这一点数落他。奶奶觉得子建后来变得叛逆不能全怪在他身上,她常常要我多帮他一些,只是后来……我帮过头了。”

    说到这里,他大概想起一件煎敖的往事,沉默得特别久:

    ”子建一向比我聪明,我算是……”资质驽钝”吧!做什么都不得要领,所以,子建比较讨人喜欢是正常的。”

    他对她扯出一道自我解嘲的苦笑,木木竟嗤之以鼻。

    ”吃醋就吃醋,你为什么要讲那么多理由来掩饰这种心情呢?吃醋不就代表喜欢那个人吗?你喜欢你奶奶,这样不是很好?甚至,你大可以跟奶奶抱怨,为什么你都只疼子建?”

    他一方面觉得不可思议,一方面又笑着说:”那样太没志气了啦!”

    木木并没有马上回话,她抬头看自家所没有的蚊帐,兴味地伸手拉了拉:

    ”你是因为那种无聊的志气才不敢跟冯懿告白的?还是因为资质驽钝啊?”

    她的切入点总是那么突如其来,尤其还扯到冯懿。

    ”反正,你又想说什么胆小鬼之类的话吧?”

    他有点赌气:

    ”不是每个人都能跟你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嘿!当我说我喜欢你,那个时候你觉得讨厌吗?会宁愿从来不认识我吗?”

    ”咦?这、这个……怎么说呢?”

    他招架不住:

    ”是……不至于到讨厌的地步……不过,有时候会有点困扰……”

    ”所以啰,”她微偏着头,认真又有诚意:”如果你真的跟冯懿告白,她一定也不会讨厌的。”

    ”……”

    他也认真打量她半晌,问:

    ”你这是在鼓励我去告白吗?”

    她看出他的疑惑,于是恢复淘气,晃起双脚,说:

    ”对呀!等你告白被拒绝以后,或许就可以对冯懿彻底死心了吧!”

    ”那万一她答应了呢?”

    他难得故意逗她,看她嘟起嘴的气怨模样有说不出的可爱。不过,木木瞪他一会儿,还是给了一本正经的回答:

    ”如果她答应,那我就不要了。”

    ”啊?”

    ”正因为失去了,所以更要有志气。”

    那是杜讪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木木也是会放弃的,并不是像忠狗那样会一直原地守候。

    他想说些玩笑话虚应过去,却被五味杂陈的情绪弄得笑也笑不出来,直到木木眨着雪亮的眼眸困惑回望,杜讪才回神,起身。

    ”你休息吧!晚了。”

    ”嗯,晚安。”

    他回头,再次看向坐在床沿的她,嘴角浅浅悬着恬淡微笑,还有几许漫长车程所造成的疲倦。

    他忽然无法想象会有那么一天当他回头,而她不在那里。

    ”晚安。”

    翌日一早,木木跟着奶奶上市场买菜,她们出门的时候,杜讪还没起床。

    ”肉粽?”

    一听到杜讪爱吃的食物,木木双眼瞪得老大。奶奶呵呵笑几声,要透露什么大秘密般,挑高眉梢:

    ”光是肉粽还不够,杜讪要吃的粽子里我都会包两颗蛋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