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节
    tue oct 06 02:00:00 cst 2015

    她私底下拉着杜讪质问为什么冯懿也跟来,杜讪却一派理所当然:

    ”我们老家在同一个地方啊!”

    原本以为会是两人独处的时光,如今破灭了。木木心情已经够阴天,四个钟头的火车座位偏偏又和冯懿坐在一起,杜讪则坐在她们两人前面,幸亏他高,还能见到他肩膀以上的身影。

    列车行经半个钟头以后,冯懿第三次看向一脸气鼓鼓的木木,终于发问:

    ”你是不是很想和杜讪坐?”

    木木的头飞快离开支撑的掌心,对于冯懿的直接感到意外。算了,这也省得遮遮掩掩,她展开笑靥:

    ”是的话,你是不是要和杜讪换座位?”

    ”不行,这样只会害杜讪尴尬。”

    ”你……”

    木木本能地想反呛回去,又不想在冯懿面前失态,于是保持脸上的笑意问道:

    ”俗话说,君子有成人之美,对不对?”

    冯懿秀气的嘴角也浅浅回她一弯弧度:

    ”现在的坐法是最平衡的状态,是不是也有句话说,”凡事以大局为重”?”

    木木当下倒抽一口冷气,掉开头不再吭声了。这……这女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啊!

    周五晚上,他们三人从大理搭火车到厦门,再坐公交车回到杜讪老家,冯懿下公交车以后便和他们分道扬镳。

    她在离开之前,杜讪曾过去和她说一些话。说了哪些话,木木当然听不见,她固然想表现出满不在乎,视线却无法从他们身上转移。

    两个青梅竹马长大出社会,彼此一段时日不见,现在一起踏上老家的土地上。看得出杜讪满腔激动,又害怕太过唐突而将许多话硬生生吞忍下去,在一些不着边际的寒暄后,和冯懿轻声道再见。

    木木知道他们两人和黄子建之间曾经发生过某件事,那件事并不愉快,甚至还使得他们三人失联了好一阵子。她想知道那件事到底有怎样的过去,不过即便是被她问到了,那也不是属于她的回忆,她无法介入分毫。

    杜讪朝她走来的时候,注意到她略微沉重的神情,不禁问:”怎么了?”

    ”没有。那么,现在我们该往哪边走?”

    她异常乖巧,让杜讪不太习惯,心想该不会是行前的约定奏效了吧?

    ”不可以对奶奶不礼貌,不可以胡言乱语,最重要的是,绝对不可以动手动脚!”

    那是杜讪答应带木木一起回老家的条件。初听之下,她不怎么乐意,最后勉勉强强才答应。

    路上,木木多半新奇地左顾右盼,杜讪则善尽职责向她介绍附近的邻居,以及他曾经在什么地方发生过什么样的趣事。

    有些从小看杜讪长大的老邻居发现他身边的大美人,两眼为之发亮:

    ”杜讪!那是你女朋友吗?”

    还来不及否认,木木已经先探头娇笑:”阿伯!看起来像吗?”

    才说话,立刻遭到杜讪严厉的瞪视,她小声嘀咕:”这又不算胡言乱语。”

    他们步行不到十分钟,便来到杜讪老家。出发前,杜讪就先预告过,他们家不大,四十几年的老房子了,住起来并不舒适。

    ”我家以前也算小房子啊!三十几年的公寓,走没几步就可以撞到人,满热闹的。”

    坦白说,杜讪满喜欢木木那么不计一切地看待他,他所在意的地方,她完全不放在心上;他也心疼她无意间透露出家庭比从前还疏远的寂寞。如果木木没有先开口向他告白,他一定会对她更友善。

    杜讪老家是这附近唯一的平房,相当好认,去年台风天杜讪还爬上去修理砖瓦屋顶,偶尔会有观光客当它是罕见的古迹,在门前拍照起来。

    ”奶奶!我回来了。”

    听见门口的招呼,从厨房走出一位忙着把双手擦干的老妇人,瘦瘦的,若不是驼背的缘故,个子应该不算矮,一头不知是几年前烫的灰白卷发,一见到杜讪便笑得开怀:

    ”都这么晚了,吃饭了没有?”

    ”有啦!不是说会在火车上吃吗?”

    他们都用有厦门话对话,杜讪接着把木木介绍给奶奶认识。

    ”奶奶,你好,我是木木,谢谢你让我这几天在这边打扰。”她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和笑容向奶奶问好。

    事实上,奶奶打从他们一进门,便注意到这位早听说杜讪会带回来的女孩子,现在可以正大光明地打量她,精明的目光中透露出对于他们彼此关系的存疑。

    ”你好,你好,杜讪没跟我说你这么漂亮,坐车坐很久喔?”

    ”是很久,不过刚好可以补眠,可以到海边玩,我好几天都高兴得睡不着呢!”

    ”对,对,杜讪有说你这次想到海边玩,看看想去哪里,尽管叫杜讪带你去。”

    听到奶奶支票开得这么大,杜讪登觉不安,那种客套话可是会被木木拿来压榨他的耶!

    谁知木木开口更正来意:

    ”奶奶,我这次不是为了到海边玩才来的啦!我是想跟奶奶学作菜。”

    ”喂!你……”

    杜讪禁不住大叫,被奶奶反睨一眼后,奶奶开口问:

    ”你想学做什么菜?”

    ”什么都可以,先从杜讪最喜欢的那一道开始。”

    豪迈的答案害杜讪毫无防备地脸红起来!奶奶先是狐疑地看看两人,然后再次将眼前这位看似乖巧、其实并不好搞定的女孩子审视一遍,也把客套话收起来了:

    ”为什么会想学杜讪喜欢吃的菜呢?”

    ”因为我做的菜好难吃,可是又想做菜给喜欢……唔!”

    说到一半,嘴巴被杜讪强制性摀住,她挣扎一下,用力甩开他的手:

    ”你干嘛啦?”

    ”不是说好不能胡言乱语吗?”

    奶奶懒得去管他们打情骂俏,反正大概也看得出个中蹊跷,她招呼他们到厨房吃面,说是宵夜。

    餐桌上,奶奶目不转睛盯着电视偶像剧,就连预告也看得认真,俨然是忠实观众。木木认出那正是由黄子建所主演的戏,看完,奶奶骄傲地询问他们,子建表现得不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