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节
    tue oct 06 00:00:00 cst 2015

    杜讪好困扰,跌坐在沙发上:”怎么又这样啊……”

    ”有什么关系?就带她去一趟嘛!”

    jack正在找胃药,没头没脑应他这一句。杜讪满讶异的,反问:

    ”你干嘛突然帮她说话?”

    jack想了一下,”咕噜”吞下胃药:

    ”虽然那顿饭彻底失败,不过她带来的材料都不便宜,总不能白吃白喝吧!就当作还她人情。”

    jack的话不无道理,但杜讪还在等,他似乎还有话想讲。

    ”……而且,那ㄚ头好像真的很喜欢你。”

    ”唔?”

    ”我本来以为她只是一时兴起或是想恶作剧才缠着你,不过,”

    jack对杜讪露出一个不知该替他无奈还是为他庆幸的笑:

    ”她大概是真的喜欢你吧!”

    自从得知艺人黄子建和冯懿是旧识,拉拉整天缠着她,要她多说点关于黄子建的大小事,身家背景、喜好厌恶,甚至学生时代的考试成绩都追根究底。

    她还怪冯懿不够意思,居然隐瞒这天大消息这么久。

    ”我跟你不一样,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老朋友,有什么好说的?”

    然而冯懿冷淡的回答并没有浇熄拉拉追星的热情,最后不得已,只好任由她在工作时间忠心地挤在围观的路人中,看剧组拍戏。

    这一天,店里特别忙,冯懿忙得焦头烂额,好几次探头想把拉拉叫回来,可是一想到黄子建这个名字也会跟着回来打转,宁可打住。

    趁着中午好不容易出现的空档,冯懿独自捧着两把大大的花束离开花店去送货。走上店外的斑马线时,一度敌不过好奇心驱使,微微转向热闹的公园方向。

    黄子建暂时没戏,坐在椅子上休息。

    一直曝晒在烈日下,体力再好的人也会受不了,他手拿一条毛巾,时而将脸埋在其中,时而闭目养神。再次睁开眼,老远瞥见路上的冯懿,缓缓放下拿着毛巾的手。

    他欲言又止的注视,冯懿察觉到了,这四目交接却不是她所预料中的,因而慌张别开双眼,加快脚步,其中一把花束上的小卡片就在那个时候被风带起,一转眼已经落在她身后的白在线。

    冯懿回身,走到马路中央,捡起那张又快要再飞走的卡片。绿灯所剩余的秒数只有十秒,她想尽快走到对面人行道,可是再快,微跛的左脚硬是拖慢步伐,为了不让手上的两把大花束跟着掉下,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号志灯转为红灯之际,有只手鲁莽地将她拉去,一把拉上人行道!冯懿从花叶中望出去,有点吓到了,不是因为身后呼啸而过的车辆,而是那股刻不容缓的力道,和那张来不及收拾着急的面容。

    他们之间的距离突然拉近,使得时空也跟着被压缩过似的,冯懿一时分不出他们到底分开多久,若说那一年的青春岁月昨天才发生过,她也会相信的。

    冯懿和黄子建在措手不及的对视中,有过一阵不知该说什么的尴尬,是冯懿先抽回视线,淡淡道声谢,他才恢复原来的玩世不恭:

    ”这两束花加起来都比半个冯懿大了,这样怎么走路?”

    还不是因为你把我同事迷得晕头转向的关系?冯懿第一个念头想这么回话,不过她不是会随便把别人牵扯进来的人,叹口气,瞧瞧剧组方向,好多粉丝正朝着这边议论纷纷。

    ”你就这样跑过来,不会太招摇吗?”

    ”英雄救美,可以帮我的形象加分,对不对?”

    他笑得迷人,冯懿的神情却又冰封起来,她再次道谢,掉头离开。黄子建目送一会儿,其实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对他来说竟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的背影熟悉,纤弱而坚定,从前在教室外的走廊经常见到;可是她的脚步很陌生,不自然的步伐好像某一根脚骨生锈卡住了,总是叫他不忍卒赌,多看一眼,心脏就绞痛一下。

    他启步奔去,赶上她,在冯懿来不及开口之前,拿走一把花束。

    ”要送去哪儿?应该不会太远吧!”

    ”不用了。”

    ”反正我现在很闲。

    他吊儿郎当地搔头,任性走在她前方,冯懿没辄,只好默默跟上,他们并肩走了一段三百多公尺的路。

    ”这个礼拜天我要和杜讪回老家,你也一起来吧!”她难得主动邀约。

    黄子建想也没想,痞痞地回话:”我很忙,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这两三年当中,一定可以找到时间回去一次的吧?少对我说那种没有说服力的借口。”

    他原地伫足,面对她一如往昔的聪慧、不容妥协,兴起几分怀念之情。

    ”我还不能回去。”

    ”那么,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他仰起头,丈量前方的高楼大厦,然后高举手中花束,神气凛然地说:

    ”等我买到一栋豪宅,那时候就会回去。”

    冯懿听完,吃惊地微微张着嘴,想不到他会说出这种肤浅答案:

    ”豪宅?你在开玩笑吗?这跟你回去看奶奶有什么关系?”

    ”我不是为了再被嘲笑住在破房子才回去的。”

    他微愠的眼神蜇伏着一道年少时代就有的叛逆。冯懿态度不禁些许软化,甚至带着歉疚:

    ”……你知道我爸说那些话不是有心的。”

    ”我没有针对他,相反的,多亏有他,才有现在的我。”

    他笑了,笑得凛冽:

    ”我不是从前那个我了。”

    冯懿看着他,很久很久,才轻声说:”你是很不一样了。可是……”

    ”什么?”

    ”我比较想念从前的黄子建。”

    她快速拿下他手中花束,掠过黄子建离开。而他不再追上,双手用力拳握,他极度厌恶这种挫败感。每当他想试着接近她一些,冯懿那好像什么事都比他成熟的姿态,总叫他裹足不前。

    当木木发现冯懿也要和杜讪一起回老家的时候,嘴巴张了半天也合不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