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节
    mon oct 05 22:00:00 cst 2015

    这时木木从购物袋拿出一个真空包装的透明袋,问:”这种干贝需要先泡水吗?”

    一听到”干贝”,身为”海鲜控”的jack赶紧冲过去看包装,上头一堆日文,里面装满白白胖胖的干贝:

    ”哇塞!是北海道的耶!”

    ”好像是某家公司的副理送给我爸的。”

    她随便回忆一下,然后和善邀请:

    ”jack也一起吃吧!我也有准备你的份喔!”

    ”是喔?”

    他态度一转,竖起大姆指:

    ”你不错嘛!很上道喔!厨房想用多久就用多久。”

    ”喂!”

    杜讪怪他胳臂往外弯,连忙追进厨房,试图阻止木木:

    ”不用麻烦了,午餐我们自己会解决。”

    ”不麻烦啊!jack,请你把他带走一下。”

    那个平常最防着她的jack用最快的速度把杜讪架走,还不忘提醒:

    ”我看到还有生蚝,麻烦用烤的。”

    ”你这叛徒!”

    就这样,杜讪孤军奋战无效,被赶出厨房,让木木在里头为所欲为。

    只不过,一个钟头过去了,迟迟都未上菜,原本频频朝厨房张望的jack最后都在沙发打起瞌睡,就在杜讪第三次想要进去询问需不需要帮忙时,木木总算端出第一道菜。

    ”这简直是五星级的菜色嘛!”

    活过来的jack对着满桌山珍海味跃跃欲试,杜讪也看傻了,对猛灌水的木木说:

    ”太多了,我们吃不完啦!”

    她喝完水,不理会杜讪的话,顾着用手搧风:

    ”天啊!我没想到煮一顿饭会这么费工夫,都没有坐下的机会,脚好酸喔!”

    正抱怨着,旁边的jack突然”噗”地好大一声,把刚到口的生蚝喷出来,大叫:

    ”这是什么鬼呀?”

    她不高兴:”真失礼耶!”

    ”咸得要命,又干干瘪瘪的,你到底烤多久?”

    ”我讨厌生蚝软绵绵的,而且一点味道都没有,当然要加盐巴啦!”

    她住了口,见jack满脸痛苦地又把一口丝瓜炒干贝吐出来,转而踌躇:

    ”有那么难吃吗?”

    ”岂止难吃,简直是杀人未遂!我说你啊,自己做完菜都不试吃的吗?”

    ”因为步骤都没错,就不觉得味道也会跑掉啊……杜讪,真的有那么难吃吗?”

    杜讪不知被什么呛到,摀着嘴咳嗽,听见她的问题,勉强发出沙哑声音:

    ”还、还有进步空间啦……”

    她听完,动手夹了一块生蚝送入口,顿时因为难吃的口感而立即吐在卫生纸上。jack见状,逮到机会亏她:

    ”你喔!明明是个大老饕,怎么厨艺这么悲惨哪?”

    木木八成太过气馁而没有回话,杜讪暗暗撞他拐子,要他别再落井下石。稍后,木木打起精神,开始动手整理碗盘:

    ”我请你们出去吃吧!这些不要了。”

    jack喜出望外!

    ”喂!”

    杜讪上前阻止,压下那些即将被她端去倒厨余的碗盘:

    ”好不容易才做好的,又不是不能吃,不要这么浪费啦!”

    木木蹙起眉头,瞟他一眼:”怎么你的话听起来挺叫人不爽的?”

    ”我……呃……我的意思是……”

    ”算了,这种东西怎么可以给你吃?太丢脸了。”

    ”这有什么好丢脸的?我又没有说不吃。”

    他们还争执不下,木木忽然松手,整盘熟透的虾子差点飞到jack脸上。杜讪发现她露出痛苦神色,还一边按住手腕,于是强硬地将它抓过来探视。

    一片红肿。

    她有点难为情地收回手:”不小心碰到烤盘,忘记它很烫……啊!我有先冲过水了。”

    他望着她的强颜欢笑,有些心疼,有些不舍,却不晓得该怎么表达才好。他拉着她到客厅坐下,翻箱倒柜,找出一罐名不见经传的药膏,他说那是奶奶给他的特效药。

    ”以前我们烫伤,奶奶都是用这个帮我们擦伤口,很有效,第二天就不会痛了。”

    他一面絮叼,一面万分谨慎地用棉花棒将褐色药膏抹在她的伤口,想了想,话题又回到那惨不忍睹的午餐:

    ”我奶奶常说我很好养,什么都吃,所以才会长这么高。所以,你煮的东西我等一下也可以全部吃完,其实没有那么难吃,你不要听jack乱说。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没有东西吃,不可以浪费食物。”

    她听了,打从心底开心,想要一如往常缠住他,证明他真的对她好。然而,声音才到咽喉,蓦地止住。因为不愿惊扰此刻的感动,不想打断他的体贴,她沉静下来,屏息,凝视他认真的侧脸,就连杜讪过于专注而微微锁起的眉宇,都满满占据她眼底。

    这一分一秒,宛如某个安静午后从窗口流进的乐音,是哪户人家弹起的钢琴单音,轻轻铮錝几下。不晓得它打哪开始,又在什么时候结束,就是这样意外的欣喜让她宁愿用一辈子的时间来交换这一寸光阴。

    本来郁闷啃着焦掉猪肋排的jack,偶然触见木木微妙的转变,强势的她在杜讪看不到的片刻里,偷偷腼腆,偷**喜,只是一个爱恋着杜讪的普通女孩。

    杜讪贴好纱布,抬头,撞见她仍驻留的视线,问:”怎么了?”

    ”……有的时候我会想,幸好我不是男生。”

    ”为什么?”

    ”如果我是男生,而你是女生,那么你一定很快就会被我扑倒。”

    杜讪吓一跳,立即退得老远,唯恐她当真。木木笑嘻嘻转身走回厨房:

    ”既然你夸下海口,那就要真的把那些菜都吃光喔!下次,我会练好了再来。”

    他目送她的轻松背影,垮下肩膀:”还来啊……?”

    合力将那顿难以下咽的午餐解决后,木木离去前,对杜讪说出她的即兴想法:

    ”下次你回老家,带我一起去吧!”

    ”啊?为什么?”

    ”我想,你奶奶一定最了解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向她讨教准没错,就这么说好啰!”

    她再度随便立下一个没得到首肯的约定,蹦蹦跳跳地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