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节
    mon oct 05 20:00:00 cst 2015

    杜讪反应不过,不知道应该先说什么好。低头看看伏在自己肩窝上的木木,顿时感到放心,幸好她平安无事。接着,他扪心自问,除了安心之外,好像还有一种更深刻的情绪犹如钻井一般地探入体内,酸酸的,沉甸甸的,纠在一起。

    每当他想起木木,或是仅仅听见她名字,那种情绪就会变得强烈起来。

    为了摆脱古怪的感受,他轻轻推开她,说明来意:

    ”你一直没来上班,所以,我跟jack过来看看。”

    一提到这个,她精神就来,哇啦哇啦地说明来龙去脉:

    ”我那天超倒霉!星期天晚上在公司外面等你,结果被我爸逮到,他平常那个时间不会在公司的。我怕在那里跟他起争执会被你撞见,只好先暂时和他一起回去,哪知道居然把我禁足!禁足耶!连手机和电话都收走喔!现在是什么时代?怎么还会对女儿做这种事?”

    jack在一旁吐槽:”你的过份程度也没比你爹差呀!”

    ”话又说回来,你在担心我吗?还是开始想念我了?”

    木木心情转变得快,马上又是一张阳光笑脸,还顺手挽住他。杜讪紧张看向董事长消失的二楼,奋力要拉开她的手:

    ”我、我哪有!你不要说着说着就黏上来好不好?被你爸看到怎么办?”

    ”啊!对了。”

    原来木木并没有忽略jack的存在,她在混乱中不忘亲切地提醒他:

    ”今天的事如果说出去,就马上开除你喔!”

    jack一听,不平衡大叫:”你这是哪一国的差别待遇啊?”

    其实,jack的处境还算幸运,因为凡是知道木木秘密的人,都从公司里被灭口。好比那位所谓的垃圾前男友,早在两个礼拜前就被发配边疆,调到束河去了。

    jack还是不解:”你也真怪,让大家知道你爸是董事长又不会怎样!”

    这一次,木木停顿得特别久,她自动放开杜讪以后,慢慢道出原委。她说,他们并非一开始就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在她初中之前都还是个普通的小康家庭。后来,爸爸投资旅游产品和房地产,天时地利人和的作用之下,生意从此顺遂,到后来甚至成立公司。她还说,初中的年纪已经懂得分别人情冷暖,所以对于接踵而来的阿谀奉承她反感透顶。

    讲到这里,木木吐出一口长气,失望地托起下巴:

    ”刚开始有几个不错的男人追我,我满高兴的,也对他们其中一些人有好感,可是后来才知道他们全都是看上我们家的钱。那种感觉超差的,好像自己是次等货一样。”

    杜讪忆起他要木木去设计部归还档案前,她曾寂寞地说:

    ”要得到一个人真心的喜爱,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才对。但是对我来说,或许是全世界最困难的也说不定。”

    难怪,她将公司的利益当作自家玩具,就算有所毁损也不放在心上;难怪,她能够轻易拿到整间大楼的监视器分布图,并且来去自如。

    ”虽然生活变宽裕了,不过,嗯……也不是尽都遇到好事……”

    她没说完,有一半思绪似乎被拉进过去某些不愉快的记忆。杜讪略带同情地等待她,谁知木木眼珠子呼溜一转,闪亮亮地定睛在杜讪脸上:

    ”但是杜讪不一样!即使你不知道我是谁,还是对我很好,比那些臭男人都还好。所以,光是遇见你这件好事,就可以抵消掉以前几百件不好的事了。”

    ”呃……这个……”

    他词穷得望向jack求救,他却只顾着窃笑又竖起大姆指,杜讪只能硬着头皮回话:

    ”你、你说得太夸张了啦……”

    ”对了,杜讪,星期天晚上你到底有没有去公司啊?”

    ”咦?”

    他窘迫支吾,咽下一口水,正色道:

    ”当然没有,打从一开始我就没答应过要跟你看电影不是吗?”

    jack瞧他说起不流利的谎话,识相地保持缄默。木木小嘴嘟得老高,气愤愤扠腰抱怨:

    ”你怎么这样?万一我爸没来,我不就一直傻傻地站在那里等你吗?”

    ”你这人怎么有理讲不清?你不要去不就好了。”

    ”不行!我一定要跟你看一次电影。”

    她兴奋期待:

    ”下次,我们再约吧!”

    不久,杜讪和jack准备离开,木木才送他们到门口,杜讪便说到这边就可以了。她这次愿意听话,微笑着站在门口目送他们。

    穿越宽广的庭院时,jack开始发表感想:

    ”这木木真不简单,你那个谎话对她根本不痛不痒。”

    ”……嗯。”

    老实说,那当下杜讪有些五味杂陈。他希望木木从此对他死心,又因为她并没有受到伤害而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在心里大骂自己到底想怎么样的同时,回头,灯火辉煌的宅邸映入眼帘……是太过刺眼了。

    ”爸爸是董事长啊……”

    戴好安全帽以后,杜讪载着jack驶离这个高级小区。

    木木还待在门口,原本卖力挥动的手逐渐放缓,最后,她倚着墙,出神凝望早已空无一人的黑暗巷弄。

    ”原来没有来啊……”

    杜讪面对眼前那扇门,艰难挣扎,终究败给内心的苛责,把门打开。

    ”嗨嗨!午安。”

    捧着一个大购物袋,木木整张元气的脸几乎被挡掉一大半。

    躺在沙发上的jack一见到是她,一时紧张,滑落在地,以惊恐的表情转向杜讪。

    ”有什么事啊?”杜讪跟在她后头问。

    她把这里当自家一样顺畅地朝厨房走:

    ”我突然想做菜给你吃,就把我们家冰箱的东西搜刮过来了。”

    ”做菜?”

    ”你这女人太厚脸皮了吧!你有没有问过我们厨房借不借用……”jack爬起身开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