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节
    mon oct 05 18:00:00 cst 2015

    杜讪想要回呛他想太多,可是双手才放在键盘上,怎么也敲不下一个字,面对jack那不无可能的字句,一阵不安涌上心头。说起来,当初是他强迫木木去设计部交还档案的,如果她因此出事,他也难辞其咎。

    看看其他同事照着往常步调在工作,好像木木的消失对于这个地方并没有丝毫影响。杜讪也想乐观以对,但木木的状况未明,偏偏就是无法放心。

    杜讪拿着主任签过的文件来到停车棚,半路,曾经转向那排蓊绿的行道树,蝉鸣的声势随着气温扶摇直上,今天听上去莫名有几分空洞。他站着听了一会儿,暂时将不明的原因搁下,将文件放进置物箱后便拿出一顶白色安全帽,递向旁边:

    ”哪!给……”

    他望着空无一人的身旁,住了嘴,缓缓将手放下。

    ”咦?为什么要我陪你去她家?”

    一下班,jack马上被杜讪逼着上自行车,杜讪一面戴安全帽一面解释:

    ”突然去人家家里,很失礼嘛!两个人一起去探望,感觉比较名正言顺一点。”

    ”嘿嘿!我看你是怕一到她家,羊入虎口,会被她扑倒吧!”

    杜讪从人事部那里问到木木地址。还是姗姗聪明,她谎称有木木快到期的账单要寄给她,人事部才愿意提供数据。

    jack坐在后座,看纸条上书写的地址:

    ”喔!她住喜舟啊!杜讪,你听过公司的传言吗?木木从不让人送她回家。”

    ”喔!听过啊!她说又不是没手没脚,干嘛要别人送。”

    ”可是最诡异的是,也没人知道她家住哪里,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吗?”

    ”嗯……大概是想省麻烦吧!追她的人真的很多。”

    ”所以说,你真的是个超级大异类!人家都自动送上门,你还避之唯恐不及。”

    ”哎唷!感情的事哪有那么简单。而且,木木八成是闹着我玩的吧!过一阵子没兴趣,就会恢复正常了。”

    到现在,他还是把木木当作一个爱玩的妹妹,就像每次回到海边老家,和他比较熟的女高中生也喜欢有意无意闹他一样。杜讪很清楚,那不过是女孩们在享受和异性互动的乐趣罢了,并不是什么刻骨铭心的情感。有一天,一定会像突然被橡皮擦擦拭过的铅笔痕迹一样,淡得几乎不曾存在过。

    照着地址走,在喜舟地区转来转去,终于找到目的地。两个大男人杵在摩托车上,对着眼前的住宅,定格半天,接着很有默契地再把纸条看一遍,确认这里就是地址上所写的地方。

    ”不会吧!”

    jack一声惊呼,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杜讪则说不出话,他仰头丈量眼前的豪宅,隐密地座落在一个安静小区里。客厅有一大面高达二层楼的落地窗,看得见只会出现在外国电影中的回旋楼梯,富丽堂皇地蜿蜒在水晶灯的照射下。

    他们被外佣请进去之后,诚惶诚恐地坐在和他们年薪差不多价位的高级沙发上,jack不断向杜讪耳语:

    ”她该不会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吧?虽然脾气很大小姐,可是平常根本不用名牌的东西啊!她还会去吃路边摊耶!”

    ”我……我也不知道……”

    这里高贵典雅的装璜摆设建构出和他们不同世界的氛围,光是客厅那好几件看不懂贵在哪里的艺术品,就足够让两个基层的白领族肃然起敬。

    如坐针毡的杜讪四处逡寻,墙上挂有几张家族相片,有的是木木在国外海滩和骑马场的独照,有的是家人合影。她应该是独生女,怎么看就只有父亲、母亲和木木三个家庭成员而已。咦?说到她父亲,总觉得有点面善呢!

    杜讪正想叫jack一起确认,楼上有人开门出来,而且就停在门口说话。说话的人正是木木,她十分生气,从房间一直骂到房门外,和她对话的人并没有跟她一样激动,以致于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

    ”保护过度也要适可而止啊!我已经一个礼拜没去公司了,该拿什么理由请假呀?不要!我才不要去美国的分部呢!这个也早就说过了,我就喜欢在这里工作!啊?你还提那个垃圾前男友?当初是因为他的缘故进去的没错,不过我们早就分啦!嗯?现在……现在另外有喜欢的人,所以要继续待下去。”

    听她说到这儿,jack下意识转向杜讪,杜讪和他对视一眼,很不自在。

    ”说到这个,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是不是你多管闲事,把那个废物找来了解状况?这样不就让他知道我是谁了吗?托你的福,他现在又回头来缠我了,我最讨厌别人这样!不过呢,只要你再让我回去上班,我就可以不再跟爸爸计较。”

    jack用唇语念出”爸爸”两个字,又摇头叹息:”多么大逆不道的女儿啊……”

    木木开始走动,因为她故意用力踏出气坏的脚步声,同时撂话:

    ”总之,我明天就回去上班,明天喔!”

    她的身影在下一秒出现在二楼半开放式的回廊,杜讪因此”啊”了一声,她彷佛有听见那小小声响,停住,侧头望下去,正好和杜讪面对面,两人同时愣住了。

    他缓慢地从沙发起身,但目光还是牢牢聚在木木身上;她也没移开分毫,神情微妙,先是讶异他的出现,然后有点无措,轻轻蹙起眉头。

    方才完全拿木木没办法的父亲,此时黯然从她身后隐没而去,jack眼尖,本能地立正站好:

    ”董、董事长!”

    那位大人物只给他一瞥,便落寞地转进其他房间去了。

    而杜讪并没有发现什么董事长,他仍旧和木木不知所为地相望,可是木木嘴一抿,掉头奔向楼梯!她跑的速度飞快,一下子便飘至一楼,在他还来不及看清楚她绽放的笑脸前,木木已经扑向他,紧紧搂住他颈子!

    那拥抱既突然又强烈,她闭着眼,一句话也不吭,但满足的神情说着这几天所累积下来的委屈都在这一刻得到释放。

    ”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