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节
    mon oct 05 16:00:00 cst 2015

    曾经有一次冯懿抬起眼,发现他,并不怪他擅意的注视,反而轻轻弯起嘴角,纵使他知道那只是一种良善的反射性动作,杜讪依然觉得胸口饱满,方才触见冯懿和黄子建打闹时所涌起的空虚便暂时被驱散了。

    杜讪神游得有点久,他强迫自己回到公事上,面对密密麻麻的数据,怪起自己不该心不在焉。差不多到了平常下班时间,杜讪的工作也刚好告一段落,他回到公寓,jack已经买好香喷喷的卤味约他一道吃。

    他犹豫半天,才老实说出和木木那无厘头的约会。jack再次钦佩木木的霸道无人能及,接着问起他下一步行动:

    ”那你还不赶快准备?”

    杜讪反弹很大:”我怎么可能去?去了不就代表我对她有意思吗?害她误会更深怎么办?”

    面对他的激动,jack”喔”一声,掉头夹起一块豆干,继续看新闻:

    ”说的也是,别去。”

    这结论下得干脆,杜讪不再接腔,也不再碰卤味,他的视线虽落在电视画面,心思却紧跟着时间一分一秒地忐忑不安。

    如果约定的七点钟到了,木木没见到他的人,会不会一直等下去?应该不会吧!她那唯我独尊的大小姐脾气怎么可能容忍痴痴等待这种事呢?可是,那ㄚ头个性也不是普通的固执,万一她坚持要不见不散呢?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对她掉以轻心,要是以后她缠人的工夫变本加厉怎么办?

    杜讪就这样陷入这去或不去的无限循环,一个钟头的时间对他而言简直度日如年。吃饱开始看起球赛的jack冷眼扫向焦躁的他,直到杜讪终于跳起来,奔向门口,落句”我出去一下”,jack早已预知这样的结果,摆摆手:

    ”慢走。”

    杜讪骑着摩拖车以最快速度赶到公司门口,但再快也已经超过八点了。他停住车子,寻向公司前方广场,昏暗的空旷中那盏路灯的白光显得格外孤清,淡淡照出四周寂静。

    ”不在……”

    他慢慢走到广场中央,环顾四周,这里除了他以外,再没有其他人。确认过手表上的时间,他心想,果然不会有人愿意在这里等上一个钟头吧!

    心情有点复杂,因为木木没有久候而放心,又因为没见到她的人而有一些……失落感。

    他吐口气,拿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不料那一头是关机状态,是气到不想接电话吗?

    ”不用管她啦!你本来就没有跟她约,是她自己擅作主张,她就算在那里等到天荒地老也不关你的事。”

    回到住处,jack极力开导不放心的杜讪,当他说到”而且你不是希望木木别再缠着你吗”,杜讪这才快速抬头附和:

    ”这、这是当然的啊!”

    ”那不就得了。”

    他勉强被说服,心想反正明天遇到木木之后就可以问清楚了。

    然而到了隔天,木木没有来;隔天的隔天,还是不见她的踪影。

    那株原本应该生长在沙漠的仙人掌,如今在计算机屏幕旁也生气蓬勃地伸展无数根小刺,几天没浇水,仍旧绿得亮眼。

    杜讪自那棵植物移回视线,途中,和斜对面的jack对上,他也朝木木桌上瞧一眼,再耸耸肩。

    向来对工作很有干劲的木木已经连续请假一个礼拜了。第一天,姗姗曾经好奇地向主任探听,主任只说她请假。第二天没见到人,隔壁部门的同事找她不着,又问主任,主任还是说她请假。第三天,姗姗和一些同事猜测她八成请长假出去玩了,那之后,就没人再追问她没来上班的事。

    杜讪却无法跟他们一样一笑置之,他在午休时间和jack一起吃饭,忍不住提出心中疑虑:

    ”木木一直没来,你说,她会不会出事?”

    ”出事?出什么事?”

    jack虽然也在意,但回话的时候还是猛嚼满口炒面,杜讪的炒饭则一口也没动,他忧心忡忡做出几种猜测:

    ”像是……星期天晚上要去公司的路上出车祸,所以她才没有来赴约?”

    ”笨蛋,她是搭地铁通勤的,除非地铁翻车,不然哪来的车祸?”

    ”不然,自己一个人在公司外面等的时候,被诱拐还是绑架之类的?她手机一直关机耶!”

    ”喂!真的这么严重的话早就上报啦!”

    他吐完杜讪的槽,随即搔搔下巴,又兴冲冲直晃手上筷子:

    ”欸欸!你看,会不会是像电视演的那样?她在下着大雨的晚上痴痴等着你,结果后来着凉,重感冒了。”

    ”你说的才最扯啦!那天天气好的很,哪来的雨?”

    jack扫兴地两手一摊,埋头吸入好几根面条。他劝杜讪不用担心,也许木木真的一如姗姗所言,快快乐乐渡假去了。

    杜讪心想也对,那位大小姐行事本来就毫无逻辑可言,就算突然接到她电话说她正在巴黎的香榭大道逛街,也不足为奇。即便理智是这么说服自己,当他将文件交给主任签章的时候,还是不自觉脱口而出:

    ”主任,请问……木木有没有说她什么时候会回来上班?”

    刚过半百的主任从文件中抬头,推推眼镜,笑笑:”也对,伙伴一直没来,很困扰喔?”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等他讲完,主任又自顾自读起文件,没要没紧的:”我想下礼拜应该就会来了吧!”

    ”那,请问是她本人亲自打电话请假的吗?”

    ”唔……是人事部转告的,来。”他将签好的文件递向杜讪,扬起”辛苦你了”的上司笑容。

    部门里的职员请假一个礼拜不算小事,主任却表现得老神在在、漠不关心,再追问下去反而有啰嗦之嫌。杜讪只好无功而返,才坐下,jack立刻用qq传送讯息过来,附上一个惊恐表情:

    ”该不会是上次的设计部事件被发现是她动的手脚,闹到人事部去,所以要把她关禁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