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节
    mon oct 05 14:00:00 cst 2015

    她停下脚步,望向马路中央的行道树,在车流间飘出悠哉的吱吱响声,声势还不大,但天气的确逐渐变炎热了。杜讪跟着看了一会儿,又问:

    ”然后呢?”

    ”总觉得蝉鸣和海,搭不上什么关系,海边到底能不能听见蝉鸣呢?”

    ”嗯……”

    他努力回想,这明明是个普通的问题,她却从未认真想过:

    ”或多或少会有吧!”

    ”那么,在几十万人口的大理市遇到故乡好友,和在海边听见蝉鸣,哪个机率大呢?”

    ”啊?”他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你到底想问什么?”

    木木扠起腰,紧迫盯人地逼视回去:

    ”当然是想问你,难得遇见老朋友,怎么一点也不高兴的样子?你根本不是耍酷的料。”

    他被说中心事,闭上嘴,心虚起来:”我很高兴啊……”

    ”那就坦率地表现出来怎么样?你也真奇怪,一般人如果跟大明星是好朋友,早就四处宣传了。不像你,之前还装得好像不认识他一样。”

    就算对方是喜欢的人,该教训的时候,木木还是不心软。

    ”能够见到子建,我虽然很高兴,可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同样乐意见到我。当初他一个人到大理,就是想离开老家,离得愈远愈好,所以,和他相认也许会让他觉得很困扰……”

    在他这么烦恼的时刻,谁知木木劈头就骂了回去:

    ”你白痴啊?你管那个什么子建怎么想!真的心里高兴,就天经地义地高兴!一天到晚跟着别人的想法团团转,你是宠物吗?”

    见识到木木刀刀见血的魄力,他反而噗嗤一笑:

    ”有的时候听你讲话,就好像在上课一样,那句成语是怎么说的……”如雷贯耳”?”

    ”我才不要配上那么不可爱的成语呢!”她别扭地脸红起来。

    ”不过,谢谢你,高兴的时候,是该高兴才对。”

    她凝望他投射过来的温柔笑脸,出了神,彷佛自己是受到褒奖的孩子,悄悄得意着、欢喜着。

    ”那个黄子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感觉和你是南辕北辙的类型,很难把你们联想在一起耶!”

    她的直言,反而令杜讪高兴,抱着怀念之情说起好友的事:

    ”我们两个真的差很多。子建是我堂兄,他爸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所以他等于是让奶奶带大的。子建他啊,比我还外向,很会玩,也很爱玩,点子特别多,又会讲话,超级受女生欢迎……”

    听到这里,木木禁不住打岔:”通常这种人一定都不爱念书吧!”

    ”呃……他是常逃学啦!不过我功课也不好啊!我们当中最会念书的就是冯懿,她当了好几次的班长。”

    ”不用说也知道。”关于冯懿的好,她故意假装一点兴趣也没有。

    杜讪没能发现她的敌意,兴致勃勃地说下去:

    ”当初知道子建上电视演戏很意外,可是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以相信,因为他天生就很适合走这条路。你知道吗?他高中的时候,曾经在一天之内收到五个女生的情书耶!子建从以前到现在就很能吸引别人的注意。”

    ”哼!是喔!”

    ”干嘛一副不屑的样子?你不相信啊?”

    ”没有啊!我是在想,再能呼风唤雨的人,还是会有漏网之鱼嘛!”

    ”漏网之鱼?”

    ”我呀!”

    她的笑容随着那双闪耀的眼眸亮了起来:

    ”我不就喜欢上你了?”

    ”……”

    他顿时变得窘迫,不仅如此,脸颊还开始发红,却不是因为炎热的缘故。在一阵无话可说的尴尬以后,杜讪说句”该回去上班了”,便赶忙走在她前头。木木偷偷抿住一抹笑意,朝那个状似落荒而逃的背影看哪看哪,冷不防喊道:

    ”嘿!这个礼拜天,一起去看电影吧?”

    他纳闷回头,又被弄得一脸状况外:”你干嘛突然提到电影?”

    她跑到他身边,撒娇赖皮:

    ”刚刚花店老板说你们一起看过电影嘛!那我也要。”

    ”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更何况,我为什么非要跟你一起看电影不可?”

    ”难道你只愿意跟那个花店老板看吗?好啦!这个礼拜天一起去吧?”

    ”我哪有那么说?我礼拜天要加班啦!”

    ”那下礼拜。”

    ”下礼拜我会回老家。”

    ”下下礼拜?”

    ”下下礼拜要去厂商那里,你忘了吗……啊─!你什么时候又抓住我的手?”

    不知何时,杜讪手臂已经被木木舒适地勾住,他使劲力气要把她的手扳开。木木则因为他的三推四阻而感到不耐烦,索性直接敲定时间:

    ”不管!这礼拜加班总不会加到晚上吧!我跟你约晚上七点在公司大门口见。”

    ”你怎么可以随便……”

    ”就这样,一定要来喔!”

    她自动放开手,叶叶树荫溜出她的米白色裙摆,在没来得及拦住她之前,木木已经绕过他后方,跑进公司,留下错愕的杜讪。

    后来,不论杜讪怎么向木木抗议她的独断独行,或是坚决表明自己绝对不会赴约,她都充耳不闻。就这样,星期天到了,杜讪到公司加班,赶着主任指派的案子,在休息的短暂空档,他会不经意看看邻座。桌面收拾得干净整齐,计算机屏幕静悄悄漆黑着,书架旁摆置时下流行的一盆圆形仙人掌。木木不常为仙人掌浇水,只在想到的时候才会把马克杯的水分倒一点给它。她聚精会神地拿捏水量,那温驯模样总令他出神。

    短短浇水的三秒钟,木木似乎什么也没想,杜讪也是,他觉得自己是那株放空的植物,等着一点一滴被灌满。直到木木不期然掉头,对他无意义地笑笑,他才愣着!

    安静下来的木木偶尔会让他有冯懿的错觉。冯懿总是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通常是手中书本,她将自己关在自我世界的时候,也是最无防备的时候,一直看着她,彷佛就能看见她所有的情感、所有的思绪。能搅扰她的只有童心未泯的黄子建,他会抢走她的书,会扔寄居蟹到她铅笔盒里,每当冯懿生气地怪他幼稚,将他赶走以后,很快又兀自沉淀下来。有时杜讪真宁愿黄子建不要出现,如此一来,他才有片刻机会窥探冯懿的一颦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