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节
    mon oct 05 12:00:00 cst 2015

    话没讲完,门口突然闯进一群人,拉拉一看,再度尖叫,差点没晕过去。原来是在公园拍戏的剧组,两个工作人员搀着现今的当红演员黄子建走进来,一位像是他助理的女性焦急地说明来意:

    ”不好意思,你们有冰块吗?我们有人被烫伤了。”

    原本只能在电视屏幕才能见到的黄子建,如今出现在这里,不真实的氛围之下没几个人反应得过。冯懿先回神,不吭一声走进房间内找冰块。

    这慌乱的一刻,着急的剧组和被热情冲昏头的拉拉是察觉不出来的。打从那位俊俏演员踏入这间店起,杜讪和冯懿的动作就变得缓慢,只有他们的眼神依然流动,望着演员黄子建,而黄子建也望着他们。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木木却从他们彼此凝视的神情中猜到某种相似的情感,她说不出那是什么,太复杂了。

    ”小安,我没事啦!让我在这里休息一下就好,帮我跟导演说一声。”

    黄子建在一张板凳坐下,对他的助理小安这么交待,脸上亲切的微笑根本看不出他受伤。小安有点神经质,再三确认他的伤势并不严重后,用力点头,然后又对找来冰块的冯懿说了好多遍”不好意思,麻烦你了”,便匆匆忙忙跟着其他两位工作人员出去。

    ”六个脚印”里头剩下杜讪、木木、冯懿、和魂魄早已出窍的拉拉,当然还有那位狼狈却不失帅气的黄子建。

    听说黄子建在一场小爆破中不慎误伤右腿,原本应该会是拉拉抢着要帮他疗伤,不过她因为high过头,根本没有能力做任何事,好像这辈子只要能眼巴巴守着黄子建的一举一动就心满意足。

    ”先冲水吧!”

    冯懿搁下冰块,来到他面前,他抬头看她,冯懿巧妙避过,转而对杜讪说:

    ”杜讪,帮个忙。”

    杜讪很快来到黄子建身旁,和冯懿一人一边搀扶,烫伤的腿令他起身的时候剧烈作痛而下沉,那个时候,为了撑住他,他们三个人顺势紧靠一起。袖手旁观的木木发现始终表现镇定的冯懿忽然为难起来……不对,比较像是难为情,那么冷若冰霜的人也会难为情啊!

    冲完冷水,他们扶黄子建回座,谁知他突然松开冯懿那边的手,一把抱住杜讪。冯懿怔一下,杜讪也是。

    ”原来你到大理了,兄弟。”

    当杜讪听见他的话,从起初的发愣,到下一秒激动地反勾住他的背,将脸埋入黄子建肩头。

    木木张开嘴,讶异着这样脆弱的杜讪。想必对方一定是他极度想念的人吧!才会将累积好几年时光的话语化作激烈的无语。

    在一旁望着他们的冯懿抿起淡得几乎不着痕迹的微笑,看起来挺欣慰的。

    其实他们早就相识的吗?木木才这么想,掉头去看招牌上的店名,”六个脚印”,啊……原来是暗指他们三个人,一定是的。

    ”晚点再叙旧吧!先让我把他处理好。”

    冯懿端着一个急救箱打断他们,黄子建离开杜讪,颇为无奈:

    ”干嘛把我讲得好像物品一样?”

    ”不然你是什么?”

    她若无其事蹲下身,迅速在棉花棒上好药,然后朝他的伤口涂抹。那力道八成不轻吧!黄子建一下子痛得跳起来:

    ”喂!你是故意的吧?”

    冯懿定睛在他痛苦的表情上一会儿,才以正常力道继续处理伤口:

    ”是故意的没错。不过比起当年在海边被你放鸽子,这应该不算什么吧!”

    她不经意提起一件往事,这让杜讪瞥向他们方向,原本油腔滑调的黄子建也稍稍收敛,他垂着眼,乍看是无聊地翻看自己的手,接着拉开一丝苦笑:

    ”你果然还在记恨。”

    ”放心,到刚刚为止。”

    冯懿起身,端着急救箱走进房间。

    黄子建向杜讪简单打听他们的近况,互相交换联络方式,这才注意到木木。他仔细端详这位灵巧漂亮的女孩子,不很确定: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像是某个酒会之类的?”

    她不动声色片刻,忽然挨到杜讪身边,抱住他手臂,娇笑答道:

    ”那是什么陈腔烂调的搭讪哪?我就免了,人家已经心有所属。”

    ”你……”

    杜讪涨红着脸想把她的手甩掉,但木木抱得紧,他只能拖着她在小小的花店乱窜。

    无视于这位当红偶像,木木反而黏住杜讪不放,这新鲜的光景令黄子建觉得有趣而发笑:

    ”哈哈!杜讪,恭喜你了!从来没追过女生的你,现在居然有女生爱你爱得这么大方,真是一绝!”

    杜讪边逃边怪他:”你在说什么风凉话?快帮我把她拉走!这样成何体统啦!”

    ”躲我躲成这样,你才成何体统呢!”

    黄子建不介入他们小两口的追逐,站起来摇摇手说:

    ”你们慢慢玩吧!我要回去了。”

    ”咦?”

    杜讪霍的煞车,也不管后方追撞上来的木木,担忧询问:

    ”你可以吗?还是先去医院一趟比较好。”

    ”这小事,没问题的。”

    他顿顿,朝房间内部看了一眼:

    ”帮我跟冯懿道个谢。”

    如果只是放个急救箱,也该出来了。但房门口始终寂静。

    也许冯懿并不如她表面上那么平静吧!

    杜讪百感交集地目送黄子建离开。事实上也没能目送太久,他一踏出店门,立刻被守候已久的影迷和剧组团团包围住。

    还有很多话想说,还想再多聚一聚,杜讪硬是压下那些不舍的情绪,选择沉默,默默确认久违的黄子建安好无恙。

    好久不见了,兄弟。

    这场意外的好友重逢,原本应该值得高兴,却又因为种种顾忌使得杜讪陷在沮丧的矛盾里。他停好自行车,和木木一前一后朝公司步行。

    路旁有一排行道树,枝叶的阴影在他们身上闪烁滑过,她抬起眼,看他头顶好几次就快要和树枝擦撞,忽然开口:

    ”喂,海边也听得见蝉鸣吗?”

    ”唔?”他回头,不太确定她问了什么:”蝉?”

    ”你听,最近渐渐听得见蝉鸣了,夏天快到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