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节
    mon oct 05 06:00:00 cst 2015

    她不愿意把话讲完,忍住怒气,掉头爬上铁梯。杜讪见状,追过来阻止:

    ”你要做什么?”

    ”这支监视器没有屏幕啦!我去看看。”

    ”太危险了,我来啦!”

    的确,以杜讪的身高,只需要踩上三个阶梯,差不多就能摸到天花板的监视器,但木木也不是普通的倔强,她一口气爬到顶端,高傲地说:

    ”不用了,既然你还在休假,我自己搞定也是应该的。”

    ”为什么话题又转回来?而且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

    ”没有生气,我只是不想跟你呼吸同一层空气而已。”

    他小声碎碎念:”就算没爬到梯子上,也吸不到同一层空气吧!”

    ”喂!我听到了喔!”

    她丢来的警告令杜讪哈哈笑两声,走到监控屏幕前:”你调整看看吧!”

    ”什么嘛!你只会对花店老板客气而已!”

    她也抱怨得小声,不过杜讪还是听见了。木木转动监视器角度,又重新开关机几次,都没能让屏幕跑出画面来,杜讪则在底下研究计算机设定。他们一来一往地互相比对,在一次沉默中,他蓦然这么说:

    ”我是喜欢冯懿。”

    木木住了手,登时感到胸口一阵不易察觉的难受,慢吞吞转向他。他正抬着头,对她咧开清朗的笑:

    ”不过,她喜欢的人不是我。”

    哇哈哈!那是木木在心底本能地握拳欢呼。不过,表面上她装作平静:

    ”喔……你被甩啦?”

    ”也不算是,我连提都没提过。”

    她原本想顺势糗他,然而,才触见杜讪落寞的侧脸,于心不忍了。

    ”你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种事?”

    他望着温顺许多的木木,想半天,最后告诉她:

    ”你很直率,不知道为什么,跟你讲过以后,心里也跟着舒坦多了。”

    好狡猾喔!不要在她还生气的时候称赞她啦……

    由于自己矛盾的心情,她懊恼地步下梯子,一个不小心,高跟凉鞋踩滑了阶梯,整个人往下摔,直接摔进杜讪臂弯!

    正巧朝这边走来的杜讪及时接住她,她惊魂未定紧抱住他颈子,缓缓睁开眼,后脑勺半责备地被杜讪推一把。

    ”搞什么啊?早就说过很危险了吧!”

    杜讪比她高出许多的缘故,木木环着他颈子,根本踩不到地,活像只抱着树不放的无尾熊。她透过散落在眼前的发丝愣愣看着空荡会场,心脏忽然不噗通噗通的,应该说,它漏跳一拍,什么都听不到了。

    杜讪轻轻将她放下,木木有些呼吸困难,彷佛领悟到什么,而他却不明白。

    ”怎么了?有受伤吗?”

    ”不……没有受伤。”

    杜讪见她没事,便去检查屏幕影像,总算大功告成,他没来由想起一桩无关紧要的事:

    ”对了,上次你溜进设计部的时候,为什么没被监视器拍到?”

    她正忙着整理仪容:”因为我有监视器分布图啊!知道怎么走才不会被拍到。”

    ”为什么你会有那种东西?”

    ”前辈,女人多多少少会有些秘密,才显得美丽,对吧?”

    原来笑容不只是木木那姣好五官的妆饰,更是她高深莫测的记号。对杜讪而言,和他一来一往斗嘴时的木木很好懂,除此之外,她简直就像外星生物一样,不能理解。

    他们离开会场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除了偶尔经过的车辆外,只剩木木高跟鞋踩在红砖道上的清脆声响。今晚的夜空清爽,明月高挂,面对如此纯净的光景,她伸起懒腰,为一天下来的忙碌呼出大大长叹。杜讪朝走在前头的木木扬声问:

    ”喂!很晚了,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她回身,倒退着走,笑得颇有雨后的晴朗:”不用了。”

    他不懂为什么她的心情又转好,却郑重强调:”我不是要追你啦!”

    她噘一下嘴,以为她又要吐槽回来,不过木木的好心情仍在持续当中,她轻快转个圈,不答应也不拒绝:

    ”不然,下次吧!”

    ”谁在跟你约下次?我是因为今天太晚了……”

    ”今天不行,要是和你一起待下去,我怕对心脏不好。”

    ”啊?”

    ”掰掰,前辈。”

    她举手挥一挥,便启步朝地铁站走,走不到五步,直觉性回头,发现杜讪还留在原地目送。

    ”前辈,我们不是说再见了吗?”

    ”是啊!不过,至少看你走到地铁站吧!”

    她颔颔首,继续往前走,可是很快又转过身:”我不喜欢有人看我走路。”

    ”你走你的,哪来那么多规矩?”

    他顿觉有趣,笑着赶她走:

    ”快走啦!不然我真的要送你回去了。”

    她调皮一笑,前方绿灯正好在闪烁了,才快步穿越马路。等到抵达对面街道,木木再度望向马路另一端,杜讪果然还像只忠狗守在原地,一和她四目交接,傻气笑笑。

    隔着月光的距离,他在夜色中颀长的身影,化作一股暖流,顺着交接的视线滑入她心底,满满的,满满的。

    刚才因为担心而紧抱住她的力道,到现在还炙热地印在她肌肤上,膨胀发烫。

    杜讪见她杵在原地不再走,大声喊来:”一直这样下去,你永远都到不了地铁站喔!”

    她轻轻地笑,有一种冲动……

    ”杜讪!”木木将手放在嘴边,用力喊出去。

    这是她第一次唤他”杜讪”,他有点反应不过,但还是认真响应:”干嘛?”

    有一种冲动,宛如《卡农》旋律,随着急促的呼吸,在她胸口不断回旋反复,不停连绵推进,此起彼伏。

    她停止不下。

    ”除了吃东西,我也有喜欢的事情喔─!”

    他怔一下,依稀听见”喜欢”两个字,望着她明亮的笑脸,不确定地问一次:

    ”你说什么?”

    木木深呼吸一口气,不管一旁刚好路过的一对老夫妻,使劲朝马路对面大喊:

    ”我说,木木小姐,很喜欢沪径乙先生!”

    别说那对吓得瞠目结舌的老夫妻,杜讪本人早就呆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