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节
    mon oct 05 04:00:00 cst 2015

    她在说那些话的时候依旧保持与世无争的淡定,杜讪无法猜到她此刻的言语以及表情会不会有什么特别涵意。也许什么意思都没有,但他就是怎么也体会不了,最了解冯懿的人并不是他。

    话说木木离开杜讪的公寓以后,便直接到会场去,监督工人把所有增设的监视器都架好,已经是下班时间。正要离去,又发现厕所的水管破裂,大量自来水不断地冒出来,溢出厕所,朝会场漫去。

    她先打电话叫水电工来修缮,自己赶紧把会场物品移到安全的地方,等到淹水问题全部解决,墙上时钟早已超过八点了。

    木木没遇过这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衰事,一边气呼呼把物品归位,一边痛骂场地疏于保养还敢出租。搬到一半,远远听见搁在桌上的手机作响,她犹豫一秒,决定先把眼前的工作搞定再说。

    经过半小时,手机又响,刚刚还推得动的桌子现在怎么也移动不了,木木正在气头上呢!她重重扔下桌角,气冲冲走去抄起手机,看也不看便作势要往外丢,杜讪正好进来了。

    ”呜喔!”

    杜讪吓得退后,木木也及时收手!她怔怔望着他手机还贴在耳畔的模样,改看自己手机屏幕,原来这两通来电都是杜讪打的。

    她狐疑瞥了他一眼,问:”干嘛?”

    ”你才在干嘛?为什么不接电话?”

    她嘟起嘴,没好气:”有空我就会接。话又说回来,你来做什么?”

    ”看你回去了没有。”

    ”有没有回去,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还在为稍早被他凶而生气。杜讪不跟她争,拎高手上的袋子:”吃饭了吗?我买了饭团。”

    是、是没吃晚餐啦!而且经他这么一提,肚子居然开始强烈发饿!

    杜讪见木木顽固地动也不动,索性从袋子拿出一个饭团塞到她手上:

    ”一起吃吧!都快九点了。”

    为什么他会晓得她还在会场?为什么明明电话没接通,却还是跑来了?为什么粗枝大叶的他,会想到她或许还没吃晚餐呢?

    那些问题她没有问出口,只是想呀想呀,心头暖呼呼的。

    木木接下那个路边超市的三角饭团,怎么办?好高兴哪……一个不经意,她发现杜讪还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连忙拆开包装纸,故意抱怨:

    ”说起饭团,还是要吃我们公司转角那间店卖的饭团,人家的米是用日本的新潟米,海苔特别用温火烤过……”

    ”是是是,吃人家的饭团还跩得二五八万。今天就将就一下嘛!”

    杜讪拿她没辄,木木显得得意,喜孜孜吃起饭团。哇……好好吃喔!以前从不会把这种路边超市卖的三角饭团放在眼里,不过现在她却一口接一口把它解决掉。杜讪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笑了笑。

    他们吃完饭团,杜讪注意到会场某些物品异位,问明来龙去脉以后,起身要将它们搬回原来的位置。

    ”不用了,你今天不是休假吗?”

    她没来由变得懂事,叫杜讪受宠若惊:”这案子是我负责的,怎么可以丢着不管。”

    ”哎呀!可是前辈不是还要跟花店老板约会吗?”

    原来她的好意是为了酸他。杜讪闷闷走到一旁,动手搬桌子:

    ”见过面了,还有,那不是约会。”

    ”那算什么?只是互相寒暄吗?前辈,到底怎么样才算是约会呢?”

    ”你很烦耶!”

    他被闹得很无奈,木木便乖乖走来和他一起搬桌子,搬到一半,手机铃声又响起,她很自然地放开手走去拿手机,害桌脚差点砸中杜讪。

    ”喂!木木!”

    没理会他抗议,木木瞥过来电显示,”啧”一声,很干脆地把电话切断,然后回来继续搬桌子。杜讪纳闷:

    ”干嘛挂人家电话?”

    ”是那个人渣前男友。手机还留着他的号码是为了方便过滤来电,不然我早就想把他的资料删得一乾二净。”

    她说得不痛不痒,又表现出极度厌恶,杜讪对于她的无情感到讶异:

    ”之前要你把档案还给他的时候,你还一副很难过的样子,现在这么快就恢复啦?”

    这个低能的问题让她报以怜悯的微笑:

    ”前辈,每天想要送我回家的男人一堆,我何必执着在一根回头草上面呢?”

    ”没必要说得那么绝吧?毕竟是交往过的人,难道一点都不会舍不得?”

    木木反瞪他一眼,认为他的想法才是不可思议:”我这个人一向往前看,留恋过去是胆小鬼才会做的事。”

    这是第二次了,杜讪觉得木木的话扎心。乍听之下只是一个年轻女孩自我的宣言,不过,总能刺得他隐隐作痛。

    她察觉他有些分心,坏心质问:”怎么了?你又想说我自私自利,然后……还有什么来着?”

    ”拜托,你还在记恨啊?亏我刚刚还觉得你不错。

    她一顿,感到心脏噗通得好大声,悄悄远离他一点,以免被听到。

    ”什、什么不错?”

    ”就是不留恋过去这件事啊!我觉得这样很了不起。”

    杜讪走到看台搬架子,他徒手搬运那么重的东西,既认真又辛苦的,木木在一旁愈看愈脸红心跳。这样不妙,为什么心情这么不听话呢?被那个大木头稍微称赞一下,就像个笨蛋似的高兴起来。为了对抗这份古怪的心情,她只好另外找事做,面向监控屏幕,这样总可以眼不见为净了吧!

    ”对了,谢谢你的药膏,jack也说很好用。”

    ”jack?”他若无其事地道谢,木木却警戒起来:”为什么他会说好用?”

    ”你走了没多久他就撞到桌角,超级夸张的黑青喔!我就把药膏给他用了,他说要留着慢慢擦。”

    ”给他?为什么要给他?”

    由于她提高音量,杜讪一整个莫名其妙:”因、因为他撞得很严重啊!”

    ”就算他撞到内出血也不能给他啊!那是我给你的耶!”

    ”你干嘛那么生气?不过就是条药膏……”

    他真觉得这女生脾气晴时多云偶阵雨耶:

    ”不然,我钱给你嘛!当作我跟你买的。”

    ”问题不在这里!本小姐这辈子亲自到药局买药,可是五根手指头就能算出来喔!你竟然……竟然……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