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节
    mon oct 05 02:00:00 cst 2015

    ”不然还能怎样?高中时代不就是男生爱女生,女生爱男生?”

    ”就跟你说不是那样,喂!你不要……”

    他们连续攻防数次,一个不小心,她失手将纪念册拨落,看着那本纪念册第三次掉在地上,杜讪也不再有动作。

    木木小心翼翼瞧向他,呜哇!变脸了……

    他罕见地脸色一沉,弯身将纪念册拿起来,对着些许磨损的封面缄默片刻,再转向木木,用她从没听过的严肃音调,含融压抑的愤怒,大声说:

    ”像你这样总是自私自利过着嘻嘻哈哈生活的人也许不能懂,但一般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种过去,一种不管再怎么努力、再怎么想不惜一切也没办法挽回的过去。因为无能为力,所以才把它放在心底,只要放在心底,就不会被发现,不会被提起,不会那么痛苦……这些你能懂吗?”

    她紧抿着嘴,感到非常不愉快。她不喜欢他这样咄咄逼人,不喜欢他好像在指责她什么,她更不喜欢他那漠然到极点的语调!

    ”……我要走了。”

    她忍住那些紧绷到快爆炸的情绪,低声说完便走出去。可是不到五秒钟又快步走回来,狠狠瞪他一眼,从包包掏出什么东西就朝杜讪的床垫使劲扔,之后,才真的离开。

    目睹她这一串怪异行径的jack等到大门重重关上后,才去看那个被丢在床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杜讪走近,那是一条尚未拆封的药膏,他照念上头的药名:”喜疗妥?”

    ”她干嘛给你这个?”

    ”不知道……”

    杜讪也是一头雾水,将药膏翻来覆去,终于找到用法:

    ”去瘀消肿……啊!”

    他慢了半拍想到自己额头,恍然大悟:”这就是”第二件事”吗……”

    木木刚进门那犹犹豫豫的神情,还有最后愤而离去的气势,现在回想起来都有迹可循。木木,真的是他这辈子所遇过最难理解的人了。

    冯懿的花店”六个脚印”离杜讪公司并不算太远,平日就只有她和合伙人拉拉当家。

    这间店面比较特别的是,店内没有拥挤凌乱的花花草草,而是将花材有条不紊安置在店内两侧,让中央腾出一个大空间来。另外,墙壁和天花板漆上淡蓝和深蓝颜色的油漆,大概是这个缘故,才会有宽广的视觉效果。整齐干净的印象受到不少女性顾客青睐,冯懿保守地说,店内生意还过得去。

    ”抱歉,只能请你来我们店里坐,这间店刚起步,我走不开。”

    冯懿端来一壶花茶和两只杯子,杜讪趁她倒茶的时候观察这间店,客人虽然不能用络绎不绝来形容,但一个钟头内或多或少一定会有客人上门,没间断过。

    ”我才抱歉,这么晚才主动跟你联络。”

    他不为自己找借口,直接道歉。冯懿了解他的个性,笑而不语。喝下半杯茶后,她问道:

    ”杜讪,你觉得这间店怎么样?”

    ”呃……很棒啊!真的。”

    他真诚地表示意见,之后有些吞吐:

    ”不过,大家本来都认为你会去做律师或医生那一类的工作,没想到你真的开起一间花店了。”

    他还记得冯懿曾经私底下告诉他,海边没办法种出漂亮的花,看不到什么花海,甚至要找到一间花店也不容易,所以,将来她要开一间花店。

    对于杜讪的敬佩,她倒不以为然,作一次深长的呼吸,松下肩膀,好像刚刚才走完一段很长的路:

    ”不过,虽然当初尽力地想和海边老家有所区别,可是现在这间店还是被我不小心装潢成大海的样子。”

    一开始杜讪不解,等到再次将这间店细看一遍才明白她的意思,粉刷成一片蓝的花店十分有海洋味道。

    其实,就算没有这些蔚蓝颜色,单是和冯懿在一起,望进她清澄稳静的眼眸,在她递来茶杯时不小滑落到他面前的长发,隐隐闻得到她惯用的洗发精香味,这些小细节都能野火燎原地燃起关于那片大海的回忆。

    庆幸的是,想起来的大部份是美好片段,因此,他经常在忙碌的城市中悄悄回味,又因为种种美好只能追忆,他在沉浸在过去的片刻里,心,轻轻发着疼。

    ”对了,我再帮你上药吧!还肿肿的。”她伸出手,小心触碰他额头。

    ”我……我擦过药了,我同事……有给我一条药膏。”

    ”啊……上次跟你一起来的那位小姐吗?”

    ”嗯。”

    ”很难得看到你跟女生那么要好呢!以前在学校明明不太跟女生讲话的。”

    ”哪有要好?”

    他激动起来,态度不若稍早前的紧绷,反而滔滔念起木木这个人:

    ”她只会找我吵架,超任性的,又贪吃又狡猾,我从来没遇过那么我行我素的人。”

    ”呵呵!但是以前根本没办法想象你会跟女孩子吵架呀!”

    这时,冯懿的合伙人拉拉突然爆出夸张尖叫,就像粉丝遇上大明星那样,她对着电视兴奋地又叫又跳。

    杜讪和冯懿同时转头,原来电视正在回放前阵子当红的偶像剧,那位后来窜红的男艺人所饰演的男配角正为了女主角挡下一记拳头。

    这一幕,叫拉拉和她正在接待的女客人都暂停所有动作,痴痴地把那感人的片段看完,接着热烈讨论起剧情来。

    冯懿回过头,习以为常地笑:”她很迷呢!有那个人的海报、剪报、和dvd,还参加什么影友会。”

    杜讪看着自己和冯懿杯子里的茶谁都不再动,任它冒着袅袅白烟,直到那些白絮带离些许温度,他才吐出意味深长的叹息:

    ”人生真的很妙。有时候一些意想不到的发展,是从前想也没想过的,后来却像命中注定那样成真了。”

    冯懿似乎懂得他在说什么:”但是也有些时候,一回头,才发现一切都没变,一直都在那里喔!”

    然而她的话,他却怎么也无法参透。

    ”对我来说,杜讪都没变呢!我想,我大概是想见见一直都没变的杜讪,才主动找你。见到你真的跟我想象中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陌生的大理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