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节
    mon oct 05 00:00:00 cst 2015

    不对,不是什么表情都没有。他刚刚的表情其实稍早前也曾闪现过。就在那间花店,当冯懿转身去橱柜找药膏时,他望着她微跛的步履,不仔细看并不会发现和一般人不一样的步履,悄悄露出伤痛的神情。对了,是伤痛,不严重,但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愈合。

    ”有啦!我有吃,我没有常常吃外面的,真的,我会自己煮,我没有乱煮……真的啦!奶奶。”

    斜躺在沙发上的jack从杂志中拉高视线,瞥向电话机旁的杜讪不断重复刚刚的对话,然后见怪不怪地将杂志翻到下一页。

    杜讪则继续和难缠的奶奶耗:

    ”啊?喔……有,我有遇到青青了,她很好,对,花店也很好,生意不错,我们公司这次还要跟她一起合作,会啦!我会照顾她。子建……子建也很好,他现在好像很有名,到处都可以看到他的广告,真的,你看电视就会看到啦!户口誊本喔?好,我找一找,找到再寄回去。”

    就这样又讲了十几分钟,杜讪才挂电话。jack放下杂志,信口问:

    ”你有朋友拍广告喔?”

    ”唔……嗯!”他避重就轻地笑笑:”我们很久没联络就是了。”

    jack还想再问,杜讪已经转身走进房间。

    他的房间很简单,一张单人床垫摆在地板角落,中间一张和式桌,靠墙两旁分别是衣橱和书柜,就这样。

    杜讪的爸妈在他初中时便到沿海投资作生意,将杜讪托给奶奶带,杜讪大学毕业,父母希望他可以搬到沿海一起住,他却表明不希望离奶奶太远,可也不能不工作,于是便孑然一身到大理打拼。

    他平常省吃俭用,一个月固定回老家一趟,将一部份薪水交给奶奶,在同事眼中是个不懂玩乐的异类。

    他在书柜上上下下翻找户籍誊本,一个不小心,把其他书一并弄掉了。杜讪闪开脚,摊开的书本内页印有几张相片,他一眼就认出那是高中毕业纪念册。将它拿起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翻到有他班级的那一面。

    许多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在他捧抱的手中笑着、跳着、作怪着,他看呀看呀,不自觉笑出来,直到视线在一张合照上停住。

    是他和冯懿,还有堂哥的三人合照。冯懿站中间,两个男生宛如护花使者分侍两旁。冯懿一点儿都没变,不论多么高兴,多么激动,脸上漾起的依旧是沉稳宁静的弧度,犹如涟漪般轻淡易逝,彷佛即使好几年好几年过去,她都会是这个样子。

    ”喔喔!怎么是你!”

    外头响起jack惊恐的叫声,将杜讪自回忆中拉出,丢下纪念册冲出去!

    ”jack,怎么……”

    jack以退避三舍之姿缩到冰箱前,直挺挺瞪住门口人影。木木只手扠腰,环顾室内一遭,发现杜讪后,淡声招呼:

    ”午安。”

    ”午什么安?今天是我们两个男人的休假时光,你不好好坐办公室,跑过来干嘛?”

    jack一副地盘被侵犯地张牙舞爪。事实上他多少有耳闻木木怎么把设计部搞得鸡飞狗跳,从此便对她严加防范。

    木木心知肚明,还故意笑嘻嘻的:

    ”打扰了,不过,我也不是自愿要来,实在是因为前辈的手机打不通啊!”

    ”啊!”杜讪掏出裤袋中的手机:”没电了。”

    jack立刻凶巴巴提醒:”不会打我们这里的电话喔?”

    ”那个也试过了,可是一直在通话中,不知道是哪位在长舌呀?”

    jack只好无言地转向杜讪,杜讪不好意思地搔头,走到她面前,客气问道:”有事吗?”

    木木八成为了他昨天的冷言冷语而记恨,不怎么客气:

    ”有两件事。第一件是会场的钥匙。听说厂商要求增设监视器,我要去开门。”

    ”喔!那,第二件呢?”

    她踌躇起来,漫不经心晃晃旁边,才说:”第二件等一下再说。”

    ”一起说有什么关系?”

    尽管嘴上小小抱怨,杜讪还是开始动身找钥匙:

    ”你等我一下。”

    他再度走进房间,木木打量起客厅摆设,不一会儿就觉得无聊了。见她开始启步朝杜讪房间走,jack一个箭步挡在前面:

    ”男未婚,女未嫁,不要随便走进男生房间啦!”

    ”哎呀!难得有女生来,不是应该要觉得骄傲吗?”

    ”喂!人家杜讪等一下要去跟那个冯懿见面,你这样闯进去不是会造成误会吗?坏了人家好事怎么办?”

    冯懿?花店老板那张没什么表情变化的脸立刻浮现在木木脑海。她半套话地问:

    ”他们……确定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吗?”

    ”呃……这个……”

    原本口无遮拦的jack又变得退缩:

    ”是不确定,不过,杜讪在电话里跟她约见面的时候,看起来满紧张的啊!就像是要去跟喜欢的女孩子约会那样的紧张喔!”

    哼……喜欢的女孩子啊……

    木木噘噘嘴,不管jack的抗议,径自踏入房间。杜讪还在翻箱倒柜寻找钥匙,嘴巴喃喃念着”明明放在背包啊”。木木站在门口,迅速将他房间扫视一遍,简单朴素,干净整齐,简直就跟他这个人如出一辙嘛!不伪装,不欺骗,这样很好啊!

    才这么想,她的嘴角轻轻上扬,一转身,从对面穿衣镜照见自己莫名开心的模样,马上敛起所有表情,皱皱眉头。

    为什么她的心脏最近偶尔会因为这个大木头”噗通噗通”的?更重要的是,噗通噗通也就算了,她还不讨厌,不讨厌。

    木木心情复杂地垂下头,不意瞟见掉在地上的毕业纪念册。她好奇捡起,摊开的那一页正好是杜讪班级,那张三人合照很显眼,她第一眼就发现。

    看到青涩的照片才真正感受到,杜讪和冯懿真的相识很久了,那个她所不认识的杜讪,冯懿肯定清楚了解。

    ”啊!”

    纪念册被抢走了。杜讪不太高兴,她却故意闹他:

    ”看一下有什么关系?跟初恋情人一起合照不是很棒吗?”

    ”不是你想的那样……喂!”

    木木探身想趁机盗取他手上的纪念册,杜讪连连闪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