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节
    sun oct 04 22:00:00 cst 2015

    现在这么乖,满可爱的啊!

    那个念头才闪过,杜讪立刻收回视线,质问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

    木木皱起眉头:”看什么?”

    ”唔……没有啊!你进食的样子满可爱的。”

    他老实招供,却惹恼了她。什么进食?又不是动物,对女生怎么可以讲进食?就算是说她可爱,说她可爱……

    脸上一阵管控不住的躁热!她火速转头,交叉双臂:

    ”我讨厌被说”可爱”,又不是小孩子。要说”漂、亮”。”

    他觉得她拗得有趣:”你讨厌的事情真多。你有喜欢的事吗?吃东西不算。”

    当他提起”喜欢”两个字,她的目光不由自主游移到他等候的笑脸上,一瞬间,竟莫名害怕自己的某些思绪会被解读出来!

    ”啊!有了!”

    急于转移注意力般,木木突然笔直伸出手,指向马路对面。杜讪顺势望去,有一间名叫”六个脚印”的花店,招牌画有六枚足迹状的黑色脚印。店面窗明几净,整体感觉不错,最重要的是,摆在店外的花束成品,叫人一看就喜欢。

    木木对它的店名觉得有意思:”不像花店的名字呢!”

    杜讪联想到什么似,还在发呆。她催促:”要不要去看看?”

    ”喔……嗯!”

    过了马路,才走近,迎面扑来淡淡花香,不是一堆香气乱七八糟混在一起的味道,而是更井然有序的。木木也不会形容,总之这家店给人的印象又清新又舒服。

    如果可以,希望就是它了。她私心属意。

    ”你好!”

    木木先进去,好声问候。杜讪跟在后头,冷不防撞上挂在门口上方的吊篮,装满泥土的吊篮剧烈摇晃一下,马上脱落,花店老板和刚回身的木木同时惊呼!

    幸好,种植铃兰花的吊篮不偏不倚落入杜讪的大手掌,平安无事,大家这才松口气。木木朝他跑回去:

    ”你在干什么?哇……额头好红。”

    下一秒,她发现他根本没听见她的话,杜讪睁大的双眼落焦之处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她掉转视线,找到花店老板。老板是女性,一位清秀素颜的女性,梳着柔顺的公主头,她有娴静的气质,聪慧的眼神,年纪和他们相仿。

    不到美艳的程度,但是漂亮,是会让杜讪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的那种漂亮。

    花店老板并没有像杜讪那么惊讶,而是挂着云淡风清的笑意深深望住他。

    ”好久不见,杜讪。”

    返回公司以后,杜讪向主任报告合作的花店已经找到了。

    木木留在座位熟练地打合约,偶尔抬眼,瞥向前方把主任整个遮住的杜讪身影。

    一定有鬼!肯定有鬼!她从没见过杜讪那个大木头露出那么复杂的表情。他栖息在花店老板的眼神饱含情感,足足停留了一分钟之久才恢复说话能力。仅仅是简单的老友寒暄,对他而言却像是艰难万分。

    冯懿,他这么称呼她,温柔的嗓音。

    表明来意后,冯懿翻阅店里的行事历,再三确认,才承诺可以接下这次的案子。谈公事之前,她先帮杜讪检查额头上的大肿包。

    她弯腰站立,杜讪笔直而坐,僵硬成一个木头人。被晾在一旁的木木冷眼观察这好笑的一幕,忖度他们之间八成不只是朋友这么简单。

    ”我打过电话去你家,电话号码是你奶奶告诉我的。”冯懿一面上药,一面说。她轻细的声音有着超龄的沉着。

    ”我知道,我、我室友有告诉我。”

    她停停手,故意追究:”但是你从来没有回电话呢!”

    杜讪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头低得厉害:”对不起,我……”

    我我我!跳针哪?不会推说最近很忙、号码弄丢了吗?木木听得都有点火气了。

    冯懿看透他不会撒谎的个性,体贴为他找到理由:”还没准备好跟老朋友联络吧!”

    他不语,安份得像只被驯服的野兽,让她把药涂好,稍后,才主动问起她的事。

    ”你什么时候到大理的?”

    ”四个月前,我住在我阿姨家。”

    ”这间店是你的?”

    对于他口气中所透露出的惊叹,冯懿轻轻笑两声:”跟朋友合资的,我阿姨也有赞助一些。”

    她示意要他看正在帮客人包花束的合伙人,也是一位年轻女性,体型微胖,很会哈啦。

    杜讪顺势望去的同时,这才注意到木木满脸不耐烦,大剌剌朝他投射过来。他赶紧回到正事上,确定好合作概况,然后和木木返回公司。

    路上,杜讪完全陷入自己思绪,没吭半句话。

    向主任报告完毕,他走回座位,途中被同事姗姗逮住。姗姗是两个小孩的妈了,对受伤这种事特别敏感、热心,杜讪额头那明显的肿包令她大惊小怪:

    ”这个一定要持续擦药才行喔!不然会愈来愈肿,而且很难消。我跟你说,”喜疗妥”的凝胶最有效!”

    ”喔……没关系啦!黑青而已,我常常撞来撞去。”

    他摸摸额头,启步往前走,触见木木揣思着什么的眼神,问:

    ”干嘛?”

    ”没干嘛。”她继续打字。

    ”……怪里怪气。”

    才坐下,旁边飞来一块橡皮擦,他及时闪过,正要怪她作乱,木木先一步呛来:

    ”再怪也比不上你。”

    ”你在说什么?”他爱理不理地开始整理桌上文件。

    木木灵活的眼珠子转呀转,坐在椅子上的身体朝旁边倾斜过去,小声问:

    ”欸,前辈,刚刚那个人是你的谁?”

    啪!木木看着那迭文件掉落在地,又和慌张的杜讪对看一下,等他笨手笨脚把好几张纸一一捡齐,索性也跟着蹲到地上帮忙,嘴上还不忘追问:

    ”是同乡?高中同学?一起长大的老朋友?”

    ”都是啦!”他低着头,佯装现在捡文件比较重要。

    ”那,也是初恋情人?”

    这个问题一出口,止住了杜讪忙碌的动作,也止住木木想要逗弄他的兴致。杜讪抬起脸,没有任何表情:

    ”这跟你没关系吧?”

    她闭上嘴,将手中文件搁在他桌上,坐回自己座位,目光重新移到计算机屏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