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节
    sun oct 04 20:00:00 cst 2015

    她冷漠端详他,似乎在享受前男友狼狈的模样,接着将随身碟扔在桌上。他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浮木般一把抓走随身碟,火速插入计算机,等到确定里头的档案是企划书和logo以后,这才如释重负。

    ”谢谢!太谢谢你了,这真的救了我一命。”

    她冷眼看着他从起初的冷汗直流,到这一刻夸张的热情,不怎么领情:

    ”要谢就谢我后面那个雨人吧!是他坚持要我赏这个脸的。”

    设计部主任瞧瞧门外正忙着擦掉脸上水滴的杜讪,对他颔颔首。木木摆出”没事我走了”的率性,转身朝门口走。

    ”木木”。他唤她,温柔的语调:”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已经走到门口的木木止住脚步,定格两秒钟,顺畅回头,弯起一道他们相识以来最妩媚的微笑:

    ”吃屎吧你。”

    ”早安!”

    笑容可掬的木木一进公司便一一打招呼,也收到不少回礼,那当中混杂着男性同事的倾慕和女性同事的嫉妒。

    ”早啊!”

    杜讪总是比她早到,他待在位子上写报表,跟着其他同事回头对她笑。

    那一笑,让木木站住。她从后方瞅住杜讪埋头写字的背影,困惑锁眉,刚刚心脏揪了那么一下是怎么回事?

    听说设计部和格桑客栈的合作总算顺利定案,设计部主任来找过木木几次,名义上是要感谢她出面帮忙而猛献殷勤,状似是想吃回头草。不过这个前男友在木木心中的形象就像中了什么剧毒,以极快的速度恶化**,一落千丈的地位比蝼蚁还不如,如今她单是见到他都嫌碍眼。

    唯有和美食为伍的时光才是令人愉快的。她用纤纤手指剥开一层层铝箔纸,巧克力香气瞬间沁入嗅觉,浓度百分之八十的巧克力,对她来说刚好,啊……光凭这味道就晓得一定入口即化。

    ”喂!”

    头顶被一迭文件轻拍一记,木木住手,板起脸瞪向杜讪。他不等她抱怨,先声夺人:

    ”吃吃吃,第几个了?第十个?”

    ”十一个。不管我吃第几个,关你什么事啊?”

    ”整间办公室都是你拆包装纸的声音,吵死了。”

    木木停顿一下,拉开抽屉,拿出一对耳塞,推向杜讪方向,抿笑:”不用客气。”

    为了食物争吵,差不多是邻座的那两人每天固定上演的戏码。

    ”哎唷!整间办公室最吵的就是你们两个啦!”

    正互杠到不可开交,jack适时介入,交给他们一份差事。

    最近部门接到的一件案子是要帮一家知名蛋糕店作试卖,杜讪负责会场布置,原本答应帮忙的花店临时反悔,现在必须赶快另找花店顶替。

    ”上来吧!”

    坐上自行车的杜讪交给她一顶安全帽,那顶表面有些磨损的白色安全帽俨然已经成为木木专属的外出公具。她照例嫌了几句安全帽的土气,搭住杜讪的肩跨坐上车,一时之间,被手指底下**的触感吓得抽回手。

    那温度提醒了她那个雨天杜讪透过集点卡印在她额头上的暖意。

    ”怎么了?”他回头。

    她却闪避,不知所措的手偷偷在背后攒了攒:”没……没有。”

    奇怪,心又揪了一下。

    杜讪的自行车在大理的车水马龙间钻行,直到一个漫长的红灯前才停下。

    对面大楼有一大面广告屏幕,正在强力放送目前最夯的矿泉水广告,就是由拥有最性感背部的男艺人在海边所拍摄的那支广告。这不是海报,所以能够见到那位艺人帅气的卢山真面目。他原本是无名小卒,因为演出一部偶像剧中痴情的情敌一角而爆红,最经典的画面便是他用**的背部为女主角挡住喷溅过来的火花,至今还在女性观众间传为佳话。

    ”欸!”

    木木不客气地朝杜讪安全帽敲去,他才回神,后方车辆早已不耐烦地按喇叭,杜讪赶忙催动油门前进。

    木木从斜后方打量他半边表情,乱严肃的,不像平常那个憨憨的杜讪。

    ”你对那个艺人有兴趣啊?”她直接问。

    ”嗯?不是啦……”

    他稍微回一下头,笑瞇瞇解释:

    ”那个广告里面有海,我老家就在海边,所以特别怀念。”

    他开始告诉她关于海边老家的点滴。说他有个年近八十岁的健朗奶奶,父母在沿海工作的缘故,从他初中起就和奶奶一起住。他还说,像广告里那么热的大白天,一般不会有人在沙滩打球,不然不消十分钟就会中暑了。去海边,还是清晨去最好,可以看见海平面的日出,不过,他最爱的还是海上的繁星。

    木木想,这个人真的很不懂得怎么跟女孩子打交道耶!净聊些在海边的琐碎生活,还有奶奶多凶多爱讲大道理,这样怎么把得到妹嘛?难怪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

    尽管暗地里为他摇头叹气,木木倒也安份聆听。她喜欢看他说起老家时,那傻气的笑脸,彷佛还是那个在海滩奔跑的孩子;她也喜欢听他转述奶奶那一大串做人的格言,活脱是个嬷宝,肯定是个孝顺的人吧?她还喜欢……等等,喜欢!喜欢?

    ”**!”

    她不自觉骂出声,把讲得正起劲的杜讪吓一跳。

    ”怎、怎么了?”

    ”呃……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忘记做的一件事。”

    她信口带过,杜讪想了想,体贴咕哝:”要上厕所就说一声啊!”

    不是啦─!真是个大木头!

    从网络上所查到的花店,他们拜访过七成左右了,可是没有一间合适。有的规模太小,肯定不能接下这份工作;有的被木木打枪,理由是看店里摆出的花束和花篮,就知道这家店的品味难登大雅之堂。

    因此耗了大半天,可以合作的花店还是没有着落。顶着艳阳,他们杵在街头,漫无目的环顾四周,大理市到底有多少花店?又有多少花店能符合他们的需求?说不累是假的,至少肚子开始饿了。

    ”给你。”

    一颗被砖红色铝箔纸包裹的巧克力送过来。他看看嘴里早已吞进一颗巧克力的木木,又敬佩又没辄:

    ”你是不是有个哆啦a梦的口袋?为什么随时随地都可以变出食物来?”

    她含着浓郁巧克力,笑而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