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节
    sun oct 04 18:00:00 cst 2015

    为了制造话题,杜讪提起那天在地铁巧遇的事。木木瞟瞟他,有点心不在焉,杜讪的体贴引发她一些感触,为了不让古怪的心情持续下去,木木选择不和他四目相交,转而面对滂沱大雨。

    ”我会进这间公司,是为了设计部的主任。在我家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就喜欢他了,他来找我爸,我无意间偷看到他的。”

    她兀自说起私事:

    ”我会喜欢烘烤屋的菠箩面包,也是因为他请我吃的关系。后来我们交往,就约定好要把烘烤屋的集点卡集满,拿到它的贵宾卡,然后要常常一起吃菠萝面包。不过……”

    ”不过……?”由于她毫无预警地讲出自己的感情事,害杜讪尴尬地不好意思回头。

    ”他只有去过三次,盖过三个章,然后就懒得再为菠萝面包那么辛苦。这也不要紧,因为我爱吃那些面包,所以由我去完成集点任务也可以。但是就在快要拿到最后一个章之前,那个衣冠禽兽劈腿了……啊!对象就是那天闯进我们办公室大呼小叫的那个女人。”

    ”咦?”

    ”我对感情非常有洁癖,只要对方对不起我,我就不要了,那张集点卡也不要了。”

    所以,她坚持让只差一格就可以盖满的集点卡维持一栏的空白。

    杜讪不解:”那,那双手套又是什么关系?”

    木木困惑一下,后来恍然大悟:”那是为了不留下指纹用的。”

    ”指、指纹?”

    ”你看嘛!既然他的人我不要了,那我的东西他当然也不能留着。所以那天晚上我就把企划书和logo的档案从他计算机里面删得一乾二净。”

    刚开始,杜讪的脑袋转不过来,过几秒才和那个眼妆女冲进来嚷嚷的事串联在一起,瞠目结舌大叫:

    ”你─!”

    她依旧笑得天真:”谢谢你帮我消灭证据啊!”

    杜讪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傻眼:”原来你真的是凶手?”

    ”什么凶手?企划书和logo都是我一手包办,那废物一点贡献都没有,我把自己做的东西删除掉有什么不对?”

    初识木木的时候,她刁钻滑头,这样的女人后来会对杜讪这傻大个爱得死心塌地,jack原本还猜测会不会是她的什么诡计。不过爱上杜讪,却是她这辈子未曾事先预想过的。

    ”你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犯人不是你!”

    ”请你好好回想,我从头到尾都没否认过。”

    ”你……你……”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这么狡猾任性?他一时半刻竟吐不出半个字

    ”我是看你当时出面挺我,有那么一点点过意不去,现在才好心告诉你真相。”

    ”你应该过意不去的不是这件事吧?”

    杜讪发火了:

    ”明天厂商就要来开会,没有企划书和logo是多么严重的事,你不知道吗?”

    ”就是知道啊!”她仍旧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从容,带着半戏谑的笑。

    杜讪猛然抓起她的手,快步朝自行车走:”跟我回去,马上把档案还给人家。”

    她踉跄几步,试着把手抽回来:”不要!放开我!我死也不交出去!”

    ”你怎么可以为了私人恩怨把一堆人都拖下水?这件事一搞砸,受到牵连的不只是设计部的主任而已耶!

    ”我才不管呢!你又不是设计部的人,插什么手?唔……干什么啦?”

    她奋力挣扎,因为杜讪正粗鲁地朝她身上套雨衣,自行车置物箱只有一件雨衣,他费了一番工夫才勉强木木穿好,接着要她上车,

    木木抿紧唇,和他对峙片刻,毫不避讳坦诚自己的想法:

    ”你告诉我,那家伙不仁不义在先,现在有机会捅他一刀,我为什么要收手?”

    杜讪眉宇蹙锁,第一次大声吼她:”你是要跟别人比烂的吗?”

    木木被他吓着,杜讪痛心的眼神,彷佛作痛的是自己一般:

    ”报复这种事,受伤的绝不会只有单方面而已。要伤害别人,势必得用自己的一部份去做,不管手段是什么,到头来受到伤害的一定也会是自己。”

    木木不能体会他的话,却因为他此刻的神情和语气而怔住。杜讪见她动也不动,暗暗为自己的失态感到抱歉,他拿出两顶安全帽,将一顶递出去。

    木木盯着那顶安全帽,开始转小的雨随着风打在漆亮外壳上,又顺着圆形弧度滑落。她看着,觉得心头有某种东西也跟着陨落,她说不出那是什么。

    杜讪不明白她的神情为什么蓦然转为哀伤,拿着安全帽的手无路可退地晾在半空中,而木木安静一阵子以后,像个乖巧孩子自动伸出手,将它拿走。

    那个接近下班时间的下午,杜讪骑车载着木木冒雨飙回公司。木木有穿雨衣,没什么大碍;杜讪就惨了,全身上下就像刚跳入水池游泳上来一样,他鞋子”啪咑啪咑”踩在大理石的地面留下一滩滩水渍。

    木木上电梯前,从自己包包拿出一只随身碟,里面存有企划书和logo檔。不过她没有马上便走进电梯,显然还不是很乐意做这么慷慨的事。

    ”我会陪你去。”杜讪以为她有所顾忌。

    ”……到头来,这随身碟里的东西比我还重要。”

    ”你在胡扯什么?”

    ”要得到一个人真心的喜爱,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才对。但是对我来说,或许是全世界最困难的也说不定。”

    说完,她黯然走入电梯,电梯里原有的乘客一见到滴滴答答的杜讪,有两三个赶紧退出去。

    还没走到设计部,远远就能看到里头乱成一团,有的人在搜寻计算机,期待或许能找到失落的档案;有的人在连络设计师,看能不能赶出一个logo给他们。

    木木的出现,无疑是为焦头烂额的昔日同事带来一线曙光,她直捣黄龙,走进主任的隔间办公室。杜讪则留在外头,隐约看到曾让她迷恋过的男人果真有令女人一见倾心的外表,文质彬彬,笑起来还意外的阳光。

    ”木木!”他喜出望外,搁下讲到一半的电话站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