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节
    sun oct 04 16:00:00 cst 2015

    那一刻,木木眼底已经没有眼妆女的存在,她凝视他,千头万绪。一旁同事因为杜讪的挺身而出,激发他们同仇敌忾的精神,纷纷摆出”他们是同一国”的姿态。眼妆女眼看情势对自己不利,凶狠地撂下”就不要让我找到证据”便落荒而逃。

    ”我说那个木木,离开设计部果然有什么内情。”

    jack和杜讪在茶水间泡三合一咖啡,jack信誓旦旦地推理。杜讪瞄他一眼,不怎么在意,专心将咖啡粉倒进马克杯:

    ”就算有,那也是她在设计部的事,跟现在没关系。”

    ”姗姗好像有朋友在设计部,我看叫她去探听看看好了。”

    jack一想到这点子显得跃跃欲试,这时后方传来一声娇懒嗓音:

    ”不用那么麻烦,直接问本人好了。”

    ”猪头,哪能直接问本……”

    他端着杯子回头,撞见木木带着邪气的笑脸,立刻吓得跳开:

    ”喔!出现了!”

    ”喂!小心……”

    咖啡从杯中洒出来,溅到杜讪,木木不疾不徐走进两人中间,伸出手:”我重新帮忙泡一杯吧!”

    ”不行不行……不是,不用不用……”

    jack用手掌护住杯口,从夹缝逃走,杜讪还忙着擦拭裤子上的咖啡渍,偶然间抬头,触见木木意味深远的注视。

    ”怎么了?”

    ”厂商打电话来,说现场布置和当初说的不一样,要我们过去确认一下。”

    ”喔!好。”

    杜讪骑车载木木前往新品发表会会场,途中曾对着转阴的天空喃喃自语:

    ”该不会快下雨了吧!”

    他们到了会场才发现,所谓的布置”不一样”不过是一个展示柜摆错地方,对方经理却吹毛求疵地嫌东嫌西,硬是要杜讪多给些优惠。杜讪频频道歉,直线式思考的他也不懂转弯,只会跳针般重复”他没有那个权限”。

    木木原本在楼梯间打电话回报主管这边的状况,讲完手机回到会场,杜讪还像个点头娃娃,鞠躬不停。

    她先置身事外地观看,看着人高马大的他向一个又矮小又不懂尊重的烂人卑躬屈膝,忆起稍早他面对那个眼妆女的正气凛然,为他感到不值。

    木木终于启步朝他们走去。不晓得她是再也受不了杜讪笨到有剩的交涉技巧,或是对那位矮小经理的厌恶,她的出面的确适时解救了杜讪。

    ”前辈,怎么说都是我们的疏忽,没有理由再让何经理为难。”

    看到甜美可人的木木,何经理当下眼睛一亮,语气自然更加婉转:

    ”咳!这个……疏忽是难免的,不过……”

    ”不行!即使是一点点的疏忽也不能容许。”

    木木打断他的话,并且转向杜讪,口吻强硬:

    ”前辈,虽然很可惜,不过我认为我们应该主动退出这次的合作,以表示本公司诚意。”

    ”啊?!”

    那是两个大男人不约而同发出的疑问声。杜讪慌张地想反驳她的话,没想到先被木木的高跟鞋狠踩一脚,他痛得无语问苍天。木木继续对何经理说:

    ”何经理,是我们公司不对在先,如果贵公司要跟我们解除合作,我们一定可以理解。至于违约费用我们可以另外谈,这点不是问题。”

    她的姿态虽然放得客气柔软,说话却十分强势,每每在何经理正要提出质疑之前,就先接下去回答,逼得那个不可一世的何经理开始支支吾吾。

    ”这个……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嘛!”

    他清清喉咙,不很成功地挤出笑容:

    ”我刚刚只是希望大家合作,彼此都要谨慎一点,尽量不要有什么差错。但是如果只有一点点,马上修正回来就好啦!是不是?”

    木木就在等他这么说!于是不吝啬地送出一枚迷死人的微笑:

    ”是啊!我就知道何经理是个明理的人,我们公司如果能多几个像您这样的主管就好了。”

    这件小风波顺利落幕。他们准备返回公司,春末最后一道锋面带来了倾盆大雨,杜讪赶紧把自行车转向路边,和木木站在一间歇业的早餐店门口躲雨。

    这是天气预报所说过的豪雨,不一会儿工夫,路面便积着薄薄一层水光。杜讪移动到木木前方,掉头要她站后面。

    ”为什么?”

    杜讪并没有回答,反倒提起她摆平何经理的神乎奇技:

    ”你说要终止合作的时候,我被你吓到心脏都快停了。喂,你怎么知道这招管用?”

    ”前辈。”

    她当他”朽木不可雕也”:

    ”他们的产品发表会就在下礼拜了。请问他们有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再去找下一家广告公司?和我们的违约金相比,他们发表会失败的损失更大,量那猪头也没胆承担这个责任。”

    他还是疑惑:”所以你是用猜的?要是何经理真的要解约呢?”

    ”就解约呗!一直跟猪头打交道,劳民伤财。”

    瞧她说得轻松,杜讪不禁怪她草率:”你做事太随性了吧!如果有个万一,对公司的影响有多大你知道吗?”

    木木反瞪他:”你这是什么态度?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还一直碎碎念。”

    他闭上嘴,和她大眼瞪小眼地安静片刻,很干脆地说:”谢谢。”

    杜讪的坦率一向是木木招架不住的死穴,他见她怔着,又说一遍:

    ”谢谢你帮忙。如果不是你,刚刚真的不晓得该怎么收场。”

    为了掩饰自己的仓惶,她别开头:”现在才道谢也没什么好高兴的。”

    ”那你到底是想怎么样啊……”

    他咕哝几声,发现鞋带松了,低身重绑。夹着雨滴的风迎面吹来,木木身上套装马上湿掉。她摸摸落在脸上的雨水,再望向起身的杜讪,他正昂头打量雨势。

    说起来,杜讪是她所遇到过身高最惊人的一位,这样的身高有利有弊,比如他经常撞到不熟悉的门楣,又比如他可以为她遮风挡雨。

    不知怎么,他胸前那片被雨水打湿的水渍,落入木木眼底,她觉得心里有什么也融化成水,再也武装不起来。怪怪的,但好舒服。

    想抗拒又沉溺的自己,她不太习惯。

    ”哇塞!今天的雨下得跟我们搭地铁那天一样大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