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节
    sun oct 04 15:00:03 cst 2015

    出社会以后,还会主动联络的高中同学不多。杜讪一面暗忖会是谁,一面走到墙上挂的白板前,白板上用磁铁贴住一两张缴费单,其中一张便条纸有jack龙飞凤舞的字。杜讪把纸条拿下,这时,jack欲走还留地从厨房探头,贼兮兮地:

    ”是个女的耶!认识你这么久,好像这是第一次有女生打电话找你。”

    冯懿。那个名字才映入眼帘,海边那三枚剪影之一的影像立刻在脑海中鲜活起来!

    她总是用素色发夹梳成公主头,当她抬起眼,一片清明宁静的湖泊便会透明地延展开来,她看着他,他觉得自己是**裸的。

    ”喂!怎么了?”jack见他半天不吭声,硬是唤他回神。

    ”呃……她有、有没有说什么?”

    ”就说她已经搬到大理来了,有空跟她联络。”

    jack想起自己的碗还没洗,认份退回厨房。杜讪面对纸条上的电话号码和地址,考虑良久,拿起话筒,小心按下纸条上的数字,但是一阵突来的胆怯让他快速按下切断键。

    听着话筒传来”嘟─嘟─”的声响,他为自己挣扎的情绪轻轻叹一口气。

    ”没有办法坚持到底的喜欢,只能算是半吊子的感情,根本没用。”

    想起木木那嗤之以鼻的口吻,他不由得扯开一丝苦笑。

    隔天早晨,杜讪比平常还要早出门,他骑着那台二手的自行车,在长人的身高压制下简直就像台小绵羊。拐个弯,杜讪将昨天木木硬塞给他的那双咖啡色手套丢进旧衣回收箱。放手之前,他还犹豫了那么一下,说不上来,尽管将纸袋里的物品扔掉是主人的意愿,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处理好纸袋以后,他继续骑着自行车朝公司前进,途中经过一座高架桥,如果时间抓得好,刚巧会有一班地铁经过。他喜欢看地铁细长的车厢在上面滑行的姿态,载满和他一样正在赶上班的人们,这会让只身在大理打拼的他多少获得一点归属感。杜讪的视力有一点二,在短短两三秒钟之间,还能清楚看见倚在车窗前的人们正在做什么事,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在玩手机,有的什么也不做,有的呈现尚未完全清醒,表情还一片荒芜。

    进公司打卡不到七点四十五分,杜讪习惯早到,他自认笨手笨脚,必须先到办公室确定今天有哪些事情要做,杜讪是勤能补拙的类型。jack也没精明到哪儿去,却有老神在在赖床的本事,经常在最后一刻才匆匆忙忙冲进公司。

    木木不久也进来了,她和杜讪对视一眼,杜讪以为她会主动提起昨晚那个纸袋的事,不过木木放好包包后,便径自去泡咖啡,神清气爽地和同事姗姗聊天,好像压根儿没发生过昨晚那档事。

    午休快结束前,有个眼妆化得特别浓的女人气冲冲走进企划部,当时留在办公室里的人不多,她稍微搜寻一下便找到待在座位上正准备享用铜锣烧的木木。

    那女人踩着”哒!哒”响的高跟鞋,气势逼人地来到桌前,不发一语将手掌按在桌上。木木抬头,见到是昔日同事,显得无动于衷。不对,真要说的话,这铜锣烧是知名店家的招牌商品,今天网购才寄到,现在享用美食的时间被打扰,她不太高兴,不过还是祭出一贯漂亮的笑脸,明知故问:

    ”找我啊?”

    ”少装蒜了,档案呢?”

    ”什么档案?”

    ”格桑客栈的企划书和logo!”

    ”不是在主任的计算机里吗?”

    木木开始慢条斯理拨开包装纸,眼妆女气急败坏地提高音量:

    ”不见了!今天早上我们要开会,才发现档案不见了,我怀疑是你偷偷把档案删掉。”

    ”我?”

    她瞥了对方一眼,搁下铜锣烧:

    ”弄丢档案,应该是主任的责任,怎么会来怪我?你认为我会知道主任计算机的密码吗?”

    ”因为……”

    原本盛气凌人的眼妆女突然欲言又止,状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办公室的人全都停止动作,屏息等待接下来的剧情发展。木木神色自若,率先打破僵局,再度动手拆包装纸:

    ”好吧!当初企划书是我写的,logo也是我设计的,请你们主任来找我,我就可以考虑再重制一份给你们。”

    透明包装纸在她纤细指尖悠哉地发出轻微声响,在眼妆女听来却异常刺耳,气得她咬牙切齿:

    ”你不要以为继续装蒜就行!除了你之外,不会有人干这么恶劣的事!

    一直笑脸迎人的木木听完她这句话,放下铜锣烧站起来,犀利的眼神钉在她脸上,正色说道:

    ”我告诉你三个方法。第一,调出公司的监视器;第二,去查主任计算机那边的指纹。如果这两个方法证明是我干的,我就三跪九叩到贵部去谢罪。再不然,还有第三个方法,叫你们主任来求我,本姑娘高兴的话,也许愿意帮忙,再重制一份档案给你们。”

    很显然第一和第二个方法早就试过,而且完全没有线索,第三个方法更是叫眼妆女恼羞成怒,嚷着”你不要脸”便要冲上前!说时迟那时快,有只大手掌及时阻止她,巨人般的手令她吓得花容失色,用力扭动自己手腕:

    ”你、你干嘛?你哪根葱啊?”

    杜讪不知何时出的手,他放开眼妆女,态度极为客气:

    ”我叫沪径乙,算是带木木的人,她如果有什么错由我来扛。她说她没做,就没做,我相信她。”

    眼妆女正想发飙,谁知木木望着他,蹦出一句:”为什么?”

    ”唔?”

    被当事人反问,杜讪愣住,支吾起来:”这个……呃……怎么说呢?”

    ”我们认识不到一个月吧?凭什么要相信我?”

    木木的追根究底等于抢走眼妆女的台词,她只能气呼呼瞪住杜讪,看他要怎么说。

    杜讪绞尽脑汁,最后徒劳无功地笑笑:”我不会说,可是,相信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