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节
    sun oct 04 03:16:57 cst 2015

    杜讪暗暗估算一下,惊讶接腔:”那不就六点多要出门,买到以后又得飙过来上班?”

    ”就算再怎么喜欢那面包,一般人也不会那么拼命啦!又不是什么山珍海味。”

    jack笑嘻嘻转向杜讪,准备听他认同附和,谁知木木忽然变了脸色,严肃声明:

    ”我对喜欢的事物向来都是全力以赴!没有办法坚持到底的喜欢,只能算是半吊子的感情,根本没用。”

    她的理直气壮叫两个大男人哑口无言,jack想不到更有魄力的话驳倒她,杜讪则是愣住了。触见他略带受伤的神情,木木莫名奇妙皱眉:

    ”你干嘛?”

    他回神,对于她霸气的瞅视,失笑地摸摸她的头:”没有,突然觉得你说得真好。”

    被他突然以小孩子方式对待,木木登时有点慌乱,闪开他的手。她很快恢复冷静,弯起一抹过份聪明的甜笑:

    ”前辈,该不会你也有喜欢的事物……之类的?”

    为了报复他在食物上的作对,木木故意不和其他人同样叫他”杜讪”,而是要拉开距离般,尊称他”前辈”。

    ”你……关你什么事?”

    他的掩饰没有木木来得好,开始结结巴巴:

    ”总、总之,这面包你不要就算了。”

    ”哼!不是烘烤屋的我就不要。”

    那天下班前,杜讪临时被叫到客户那里,处理好事情以后便可以直接回家。

    遇到那场大雷雨,刚好是他拜访客户后要直接回家的路上。春夏之交,对流旺盛,经常是白天艳阳高照,不到一会儿工夫就变天。当杜讪察觉到微风中异常的湿气,才抬头,一颗大雨滴便重重打在脸上。

    哗啦哗啦!乌云密布的天空瞬间下起倾盆大雨,周遭行人十分有默契地加快步伐,纷纷从杜讪身边掠过。杜讪赶忙从背包拿出那把从老家带来的雨伞,又旧又黑,来大理已经快满半年,今天总算有它派上用场的机会。

    那是他出发前,奶奶硬是塞进他行李袋,说大理多雨,带着总是有备无患。

    当初奶奶霸道的坚持,现在想来不禁感激莞尔,他甚至可以想象奶奶翘高嘴,既强势又得意地说:”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

    杜讪跟着人潮走上地铁车厢,即使过了下班时间,里头却没有空位,他站在靠近门的位置,为了避免撞到天花板而压低着头。突兀身高照例引来乘客们的侧目,他本人倒是习以为常,在行车间微小的摇晃中,无聊看着墙上张贴的矿泉水广告。

    那张海报横刷满版的海洋,一位上半身半裸的男性面向大海,正做着伸懒腰的动作,脚边有一罐矿泉水以同伴之姿斜立在沙滩上。那名男性是最近演出偶像剧而窜红的演员,被女性观众票选为背部最性感的艺人。

    杜讪的视线落在后方那片海,宽广而闪亮的海水,与他记忆中一模一样。

    来到大理之后,他经常想起老家的海,还有夕照下沿着沙滩走的三枚黑色剪影,有时清晰得甚至能闻到又腥又黏的海风气味。小而拥挤的车厢里,却满溢海洋般的回忆。每当他想起这简单的画面,心脏会痛痛的。

    经过两站,下一站是他公司的站点。平常杜讪都骑摩托车上下班,今天要拜访的客户地点比较远,这才破例搭地铁。

    车门开了,这一站的乘客轮流上上下下,最后一位上车的乘客几乎是用跑的冲进来,以致于杜讪和其他人匆匆退后。

    那是一个年轻女人,穿着轻薄的风衣外套。她一进来,便抢走方才驻留在杜讪身上的所有目光。这女人全身湿透了,雨水不停从她长长的卷发和袖口淌下,她脚下所站立的地方很快就晕湿一片。

    ”抱歉。”

    似乎意识到自己造成其他人的困扰,她一面将滴水的发丝顺到耳后,一面轻轻道歉,但冷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歉意。她不在意自己狼狈不堪的状况,就是直视前方玻璃,外头斗大的雨滴被强风狠狠甩在车窗上,相较之下,年轻女人十分平静,明亮双眼含着某种怒气和强劲风雨相对。

    杜讪也和其他人一样,忍不住偷偷打量她,这一看,大吃一惊!咦?木木!

    她怎么这么晚才走?一定是刚刚没能躲过那场大雷雨而淋湿的,也没有随身带着伞,看全身上下只有手上那只纸袋,连皮包都没有。

    杜讪犹豫要不要开口打招呼,不过一想到昨天为了菠萝面包不欢而散,不禁有些别扭。

    车内开始广播他的站快到了,杜讪瞥瞥还握在手上的伞。

    ”那个……不嫌弃的话,伞借你。”

    他低着声音开口,木木侧过头,一时之间被迫人的身高微微吓到,又因为发现对方是杜讪而露出更诧异的表情。起先她也尴尬,稍后低头看那把黑鸦鸦的伞,迟疑片刻,无好无不好地伸手接去。

    车子停住了,乘客们朝门口涌出。

    ”喂!”

    她忽然轻声唤他。杜讪纳闷回头,看她递出那纸袋。

    ”既然你这么好心,就好人做到底,帮我把垃圾丢掉吧!”

    ”咦?”

    他狐疑瞧了纸袋一眼,不敢随便拿。

    ”拿去,一定要丢掉。”

    她颐指气使起来,害杜讪下意识收下纸袋,才回神,车门已经关闭,他着急上前一步:

    ”喂……”

    杜讪在月台无措地和车厢内的木木对望,她并没有继续理睬他,伸手将流到眼睛的雨水抹去,优雅的动作逐渐变小,杜讪束手无策地守望,直到车子灯光消失在朦胧雨幕。

    那班列车如同梦境一般远离,杜讪走出地铁站,滂沱大雨让他有初醒的错觉。

    他曾经打开纸袋察看,是一双咖啡色皮手套,和一张集点卡。手套状况完好,集点卡背面的表格已经盖满二十九个章,只差一枚就可以兑换贵宾卡。到底是什么的贵宾卡?杜讪好奇翻到正面,上头用澄色油墨压着大大三个字,”烘烤屋”。

    ”喔!你回来啦!”

    jack刚吃完晚餐,端着空碗走进厨房,下一秒又倒退回来,说:

    ”对了,刚刚有通电话找你。”

    杜讪在玄关脱鞋:”谁啊?”

    ”嗯……说是你高中同学,我有把名字和电话抄下来,就在白板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