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传承空间(8)
    帝央听到声音后左顾右盼,“你是谁?你在哪?”

    尹看到帝央这样子,眼睛若有所思地眯起,一言不发。

    “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我。”

    帝央犹豫了片刻才合上眼睛,果然看到了一个清秀的女子,只不过像个随时会消散的虚影。

    帝央尝试用心神说话,“我看到你了,你是谁?”

    那女子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但眼中满是沧桑与忧伤,语气淡淡地说:“我叫月灵,不过是一抹等死的灵魂。”

    帝央:“我叫帝央,是乌煞的主人,你知道为什么乌煞会在这吗?”

    月灵听到后,双眸一亮,看着帝央目光灼灼,“你是乌煞哥哥的主人?那你是阳帝陛下的什么人,是宫主的什么人?”

    帝央看到月灵眸子满是善意,之前的低沉散了许多,自己的语气也放缓,不像之前那么焦急,“乌煞说我爹是帝昭,我娘是宫霜。”

    好像乌煞之前是说过我娘是万狐宫的宫主,不知道和月灵口中的宫主是不是同一人。

    月灵听到后对着帝央就是盈盈一拜,“原来是少主,月灵失礼了。”

    比起月灵这悠然的样子,帝央还是更担心乌煞,“这些虚礼就免了,先说乌煞这是怎么了,能救醒他吗?”

    月灵一脸愤愤,“我在半个月前感受到了乌煞哥哥的气息,只是看到他的时候就昏迷不醒了,只好叫小伙伴把他带到祭台恢复。他是被妖气侵袭才这样的,要是知道是谁伤害了乌煞哥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说着,月灵的眼泪在眼角滑过,“乌煞哥哥身体太虚弱了,抵挡不住妖气的侵袭,呜呜……”

    帝央听了,一股罪恶感灌入脑海。

    帝央好后悔以为乌煞即便散去修为也一定很厉害,还放任他在这个危险的地方昏迷。

    帝央弱弱地说:“月灵姑娘……对不起,其实是我把他害成这样的,我不……”知道他原来抵挡不过这点攻击。

    帝央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乌煞这样子,任何理由都变得苍白。

    “为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乌煞哥哥,你不是他的主人吗?他对陛下都那么忠心,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月灵失控地大喊,那声音好不凄凉。

    帝央更加觉得心脏闷闷的,忽然觉得打伤乌煞的理由很苍白,但还是辩解了,“我只是不想受那传承之苦。”

    月灵:“每个妖族皇室都要接受传承洗礼,乌煞哥哥这是为你好,你不但不感激他,还打伤他,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月灵说话时虽然悲愤,声声控诉,但还是像小女孩那般,只会简单的几句表述自己的悲愤。但就是这简单的几句,更让帝央羞愧的不敢说下去。

    “乌煞哥哥这么虚弱是因为穿越空间吧,穿越空间从身体剥离修为比传承之痛疼了不下百倍,可是乌煞哥哥不知道穿了多少次空间。虽然我不知道这万年来发生什么事,但,应该和你有关,是吧?”月灵情绪平复下来了,双眼红彤彤的。

    比传承还痛百倍,也就是比之前第一步传承还要疼千倍吗?那也……帝央连想都不敢想,忽然觉得自己之前那行为好幼稚。

    帝央的眼泪在不知不觉间溢出眼角,“你能告诉我救醒乌煞的方法吗?”

    月灵:“方法是有,只要少主接受了传承,得到了认可,拥有真正的九尾狐皇室血脉,凝出精血就可以救乌煞哥哥。”

    帝央听到后,脑海闪出了亮光,“在哪里接受传承?”

    月灵瞪大眼睛,“你不知道?”

    帝央茫然地点点头,“我不知道,一直都是乌煞指引我,所以……”

    两人的眼眸都黯淡下来了,有什么比刚看到希望又马上看到希望覆灭更让人失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